夜卉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赵十六忘生 > 第39章 林中花妖其五
马车内,赵十六全然没有了方才的傲气,小心翼翼的瞧着忘生。

“阿笙,嘿嘿。”

他盯着忘生发冷的面孔瞧,那对单眼皮此时眼皮下垂,露出浓密的睫根和小半只茶色瞳孔,眼皮的褶皱也淡淡的,很好看。虽然此时忘生显然一副不愿意理他的样子,可依旧没有打扰赵十六觉得忘生长得漂亮的念头。

他从前觉得,女孩子的眼睛总得大而圆,一定得有双眼皮,那般才是个美人,可他自打瞧见了忘生,他便觉得,原来单眼皮也好看,众多美人面孔里一放,打眼便瞧见的独特漂亮。

“阿笙,你武功那样厉害,怎么会叫那些侍卫伤了你?”

赵十六问道,给忘生倒了一杯茶。

“我怕出手会伤到他们。”

不仅伤到,还会吓到,自己的身份能力,还是收着为好。忘生茶色的眼珠微微转了一下,食指在杯盘上沿画。

“哦。”

赵十六算是明白过来,点了点头,他的心里,出现了一抹莫名其妙的情绪。

这种情绪,从自己五岁时养的那只小狐狸死后便再没有过了,他一时心里酸酸涩涩的,但依旧抬头一笑。

“你去英王府做什么?给我家大侄子报仇吗?”

忘生摇了摇头。

“我感觉到了柳小姐的气息。”

准确来说,是她身上附着的精怪的气息。

“常世子是被柳小姐害死的?”

赵十六一惊。

“嗯,只是我慢了一步。”

“唉,今儿个常世子还和我家大侄子打架来着呢,眼下就给死了。”

赵十六低声喃喃,很有人情味的哀叹了一下。

忘生闻言,手上动作一停。

忘生这一夜,住在赵十六的王府,隔日一早,两人便一同去了四方客,到的时候赵子墨已经等在那儿了。

五皇子脸上淤青未消,不过却是消肿了,总算没有那么难以见人。

三人一一见过,赵子墨问道。

“小皇叔,你喊我来是有什么事儿?”

“不是我找你,是忘生有事儿要问你。”

赵十六摆摆手,翘起个二郎腿,干净利索地喝了一盏茶。

赵子墨遂转头看忘生。

“五殿下,我想问,你昨日在四方客,是因为什么和常世子打斗,还有是否遇见了柳小姐?”

忘生问道。

赵子墨那双丹凤眼朝赵十六那边一瞟.

“你瞧小皇叔做什么?实话实说就是,害什么羞。”

赵十六原以为赵子墨是因为自己打架输了的事情害羞,却不想赵子墨是在想要不要将事情合盘脱出。

“柳小姐昨夜未曾回府,五殿下应该是最后一个瞧见她的人。”

忘生又道。

这下赵子墨知道柳美生不见踪影,才道。

“我昨日,的确瞧见了柳小姐,她——”

赵子墨唯恐说出有损柳美生闺誉,神色犹豫。

“柳小姐出来是和常世子见面的?五殿下和常世子争斗也是因为柳小姐?”

忘生虽然是猜测,可是语气十分肯定,赵子墨手指一抓,点了点头。

昨日美生走后,他和常世子多说了几句,常岭说到后来,一句“你先前不是瞧不上她,怎么这会儿就又黏上来,柳小姐虽然生得一般,那身段却是诱人。”

便是因为这么一句轻薄的话,让他怒火中烧,和常岭打了一架,但现在却得知常岭死了,且还和柳美生有关,让赵子墨面色发白。

“五殿下,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知?”

忘生接着问。

“啊?没有,没有了,我只知道这么一些,之后就再没有见到过柳小姐。”

赵子墨隐去柳美生给她擦药的那一段不说,面上快要出汗,紧张之下,听到对面忘生嗯了一声,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见问不出什么话了,忘生便起身离开。

“阿笙你去哪儿?”

赵十六拉住忘生的衣袖,被忘生扫了一眼,又默默松开。

“我去柳府看看。”

“那我同你一块儿去!”

赵十六道。

“小皇叔,你等等,我想问你些事儿。”

赵子墨却道。

“我自己便可。”

忘生示意赵十六可以不和她一块儿去。

“不成不成,你先下去,在马车里等等我就行!”

赵十六拿了个法子,忘生见他态度坚定,点点头离开。

忘生下了楼,找到个酒楼小二,带她去找赵十六的马车。

“诶诶!你们瞧,那不是昨天夜里英王府原本要捉去的姑娘吗?我可是听我那在英王府当值的表亲说了,常世子死得蹊跷,浑身上下什么伤口都没有,就是眼睛瞪大,浑身泛白,这不就是被人吸食了精气死的吗!”

有个粗嘎的声音喊道,话一开始,便像是石子掉进湖里,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忘生耳边的声音便多了起来。

“吸食精气?那,那不是狐妖会做的事情吗?”

“我之前听说这位姑娘是在远郊救了柳丞相的仙姑,杀了恶鬼,还给将军府闹鬼的事儿给解决了,很了不起的。”

“什么了不起,指不定和那恶鬼是一块儿的呢,不是还有更可怕的妖怪吗,就是靠残杀同类提升的!”

这些话,越说越是过分,其中也有几个是觉得忘生确实是个除鬼的仙姑的,但大多数语气不善,忘生原本不同于常人,这些话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只不过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自顾自走起来。

“谁给你们的胆子说阿笙是妖女,几个大老爷儿们欺负一个小姑娘觉得了不起是吧,都给本王长点儿心吧,阿笙,我们走!”

却闻后头赵十六怒气冲冲的跑出来,拉着她的手就走,而有铭小王爷这么中气十足的一吼,再没有人敢议论忘生什么。

忘生心头微动,看着前头赵十六的背影。

他比忘生还要高出大半个头,脊背挺得笔直,她忽然觉得,赵十六比她想象得有意思一些。

待上了马车,赵十六还气得脸颊鼓鼓。

“阿笙你傻啊,那些人骂你你也不做些什么?”

话噼里啪啦就炸开。

忘生瞧着他,头微微一歪,那双眼睛似乎弯了一下。

“做什么?”

语气很淡。

她早就习惯了,骂她的话,夸她的话,她都听过,若是什么都太在意,她自己也活得不好,她在世上五百多年,最清楚人是个什么样子,但是赵十六让她觉得有些不一样,他是闲散王爷,吃穿不愁,身上却没有皇室的娇气蛮横,很热络善良,虽则每日穿得花鹦鹉一眼,话也多,咋咋呼呼的,可是忘生并没有觉得太讨厌。

“揍他们啊,就知道耍耍嘴皮子逞威风,我最瞧不上。”

赵十六猛然看到忘生歪头的那一瞬间,便觉少女肌肤细腻如玉,两颊透出健康的粉色,他心一跳,将声音放大了一些。

“嗯。”

忘生木着一张脸,点了点头,只清淡道。

见及这幅“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赵十六瘪瘪嘴,手心撑着下巴。

“你去柳府做什么?”

他问道。

“那面铜镜。”

忘生眼珠子在眼皮底下微动了半圈,道。  那面铜镜,忘生一直觉得很有问题,所以她便回到了柳府过来看看。

一入府,柳丞相便迎了上来。

“忘生仙姑,小王爷。”

柳丞相一礼。

“仙姑,我家美生又不见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儿?还请仙姑千万呀帮忙啊!”

中年男人此刻面上只剩下对自己女儿的担忧了。

“嗯,我能否再去瞧瞧那面铜镜?”

忘生向来不习惯安慰人,便点头问道。

“铜镜?什么铜镜?”

“哎呀,就是柳小姐屋里那一块,柳狐狸你放心,你女儿没事儿,但你若是再不放我们过去,有没有事儿就说不准了。”

赵十六站在忘生身边,道。柳丞相一听,赶紧将两人带到柳美生院中。

忘生来到里间,那一大面的铜镜前。

铜镜映出她的影子来,但比不得西洋镜清晰,她眉眼一眯,盯着那面铜镜正上方的一个玉色圆环看。

“柳丞相,梳妆镜是从哪里来的?”

忘生见那圆环有一个成年男子的拇指那样大了,先前她以为是铜镜外层的雕饰,但眼下看来总觉得有些奇怪。

“小女闺中大半都是从小云楼采买定做的,这铜镜可是有什么问题?”

柳丞相面上有疑。

忘生的眼皮一垂。

“小云楼是皇城最出名的木匠工坊,里头出的家具木器皆是精品,家里有些富余的都喜欢去买上一些。”

一边的赵十六担心忘生初来皇城,不知道小云楼是什么地方,便给她解释道。

那面忘生歪头看了一下他,茶色的瞳孔十分平静,赵十六被她瞧得心跳不已。

“嗯。”

忘生点头道,又转头瞧起铜镜来。

“诶,阿笙你一直看这里做什么?这儿怎么还做个孔?”

赵十六为了掩饰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慌张,眼睛往铜镜上一落,也瞧见了那处玉色圆环,左手拇指下意识的朝那中间处一放。

“啊——”

圆环里层像是有尖锐的东西往他拇指里一扎,疼得他一叫。

顿时铜镜发出蓝红交织的亮光,把赵十六给吸了进去。

情况发生得太快,眼见赵十六被那亮光给吞噬不见,忘生眉头皱了一下,眼底金光一闪,也没入了未曾消失的光芒之中。

等她也进去,那光芒顿消,恢复如常,亲眼看见忘生和赵十六消失的柳丞相却是面色发白,朝地上一摔,眼神难掩惊惧。

赵十六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儿的,他左手拇指一痛,而后便起了光,他眼睛被刺得一闭,再睁眼已是到了此处。

但这个地方,他再熟悉不过。

重紫国皇城,大大小小的地方,他都走过,街道什么个样子,有哪几家店铺好吃好玩,他都清楚,自己现在在的,分明便是崇明街,四方客酒楼便在这儿。

“诶!柳小姐!”

赵十六在街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见她上了四方客,走上楼阶,恰好对面楼阶有两人下来。

正巧他也熟悉,一个是他的大侄子赵子墨,一个,却是同他生得一模一样。

“咦?怎么还有一个我?”

赵十六挠了挠后颈,很奇怪。

“这位小姐,你的帕子掉了。”

赵子墨眼睛一瞧见柳家小姐的背影眼睛就再没有错开,见她落了一方帕子,赵子墨赶紧捡起,想要瞧一瞧伊人美貌,但结果却叫他失望。

这位姑娘生得再平凡不过。

而柳美生也注意到赵子墨的神色变化,眼底的一抹惊喜转而被失落黯然替代。

“美生见过五殿下。”

“嗯,柳小姐帕子掉了,拿回去吧。”

将帕子一递便走了。

柳美生面上更是难掩黯然,手抓得帕子变了形,眼眶发红。

“啧啧啧,怎么这么不怜香惜玉。”

看戏的赵十六调侃了一句,那生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也奚落了这么一句,他便忽然想起,似乎之前是遇到过柳家小姐的,那时候两人还感慨柳家小姐背影生得这样倾城,怎么容貌就差了许多。

正是如此,赵十六眼前的情景又是一转。

马上便到了柳家小姐的闺房。

柳美生一言不发,便坐在自己的梳妆台前,连丫鬟来了都不知道。

“小姐,老爷喊您过去吃饭呢,小姐?”

“小蕊,我是不是生得很丑?”

柳美生问道。

“小姐这是说什么话?小姐生得很好看啊,又知书达理,皇城哪一个不羡慕小姐您呢。”

小蕊道。

“你在说谎,我生得并不好看,不然,五殿下便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了。”

柳美生面上哀凄,道。

“小蕊,你下去吧,我不想吃。”

小蕊将头一抬,欲言又止地退下去。

人是铁饭是钢吗,怎么能不吃饭呢?在一边的赵十六心下嘀咕。

“柳小姐喜欢五殿下?”

他耳边传来了温柔妥帖的女声,像是春风吹过,岸边垂柳袅娜的舞动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