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赵十六忘生 > 第44章 林中花妖其十
忘生的头一转,微微歪了一点,眼神中出现了一瞬间的懵。

“嗯,这儿。”

但也只是一瞬,少女葱管一样水嫩的指尖就指了指绣图最左边的一处瀑布。

“绣法不一样。”

更详细的说,是绣图之人心境的不同。忘生瞧见这幅山水绣图的时候,便很清楚的意会到,这幅绣图,好几处的落针,其中所含的情感皆是不同,

或是落寞,或是喜悦,或是悲愤,又或是懊恼。

这样复杂多变的感情叫她很奇怪,她自有记忆起,已是活了五百多年,知道感情是可以寄托于事物之上的,只是这幅绣图反映出的主人情感也实在是太复杂了一些,只是按照起针落针的习惯,能够看得出是同一个人,除了瀑布那处是另外一人所绣。

“还真的不一样。”

赵十六也道,眼神闪闪。

忘生抿了抿嘴唇,原地立好,便抬脚朝内间走去。

外间内间有一处圆形的拱门,上头挂着两片香妃色纱帘,以作隔离遮挡。

“哎呦喂,这么大一面镜子。”

进得其内,赵十六便被房中正对着的那一面大镜子给震住了。他是男子,平时也很爱臭美,只不过到底也不用铜镜啊什么的,因为一来他嫌弃那玩意儿太娘了一点儿,二来呢那铜镜不比西洋镜清楚,他拿盆水照都比铜镜爽利,拿这么个东西,看着碍眼极。

但是忘生的注意力,被赵十六这么一喊,也看向了那台铜镜。

实则是个梳妆台,台面有一张小几那样宽,其下还有几个小抽屉,上头摆几只盒子,除了铜黄色的镜面外圈雕刻有古朴的花纹,其它便没有什么装饰了。只是忘生觉得,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故而将视线一凝。

赵十六这会儿早就别开了眼,在周围看起来,只听得忘生突然问了一句。

“为什么叫我阿笙?”

他于是乎转过头来。

“你叫忘生,忘却的忘,生命的生吧,我想着叫你阿笙,是笙箫的笙,你性子看起来冷冷清清的,这样叫我觉得热闹一点儿。”

赵十六笑道,眼神清亮而干净,嘴角抿起,显得很乖巧。

忘生原本背着他,只能在铜镜中看到他模糊的轮廓,听他说话的时候便已经转过了身来,沉默着看他。

“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

赵十六接着问道。

“随你便。”

忘生摇了摇头,继续检查起那面镜子来,手指滑过光洁的乌木线条,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夹杂着一点淡淡的喜悦。

阿笙,阿笙。

还挺好听的。

不过忘生到底觉得名字不过就是个称呼的方式罢了,怎么叫都没有关系。

“你一直看这个镜子,可是有什么问题?”

赵十六问道。

“我还不确定,得先见过柳小姐再说。”

“你见柳小姐做什么,诶不对,我都忘了问你,你怎么突然来了皇城,柳狐狸还对你这样恭敬,叫你仙姑。”

赵十六凑过来一点,左手的食指和拇指在下巴上摩挲,十分好奇。

“远郊有所野寺,其内主持作怪,出手救了柳相,柳相便请我来看看他家女儿。”

忘生原本不打算多说,只是想到这么两次和赵十六接触下来,了解他性子几分,再想到他的身份,似乎想要知道什么都是轻轻松松的事儿,所以也就简单一说。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儿事儿啊。”

赵十六是个人精,很快就也想清楚了,接着道。

“阿笙你这么一说吧,我大侄子似乎也提起过柳家小姐性子好像变了不少。”

见忘生朝他看来,赵十六努了努嘴。

“就外头那个呆子。”

忘生于是照着赵十六的话想了一下赵子墨的模样,发现的确有几分相像,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抬脚离开。

走到外头的时候,柳丞相已经迎上前来。

“仙姑可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忘生摇了摇头,不说话。

“没什么不妥,没什么不妥,柳狐狸你把心放进肚子里啊!”

赵十六一面说着,先是看了柳丞相一眼,而后又看了看赵子墨,见后者果然是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只心下摇头感叹。

一行人便是离开柳美生住的院子,方走出不远,却是遇到了丞相府的管家。

“大人,小姐回来了。”

“美生回来了!在哪儿?”

柳丞相自是心中一喜,但马上脸孔就染了怒色。

管家领着几人过去,才见不远处缓缓走来个女子。

齐胸白纱襦裙,鲜红罗衫,发髻松挽,步步走来便似脚踩莲花,轻盈而有风情,还带一分散漫。

赵子墨瞧见这道身影,便是浑身一僵。  待及女子走进,忘生方见其容貌,方脸厚唇,眼睛稍圆,鼻子也不算高,长相偏向大气端庄,是不算出挑的美人,只是柳美生涂着鲜红的口脂,眼尾还拿炭笔拉长了眼线,两腮淡扫胭脂,又让三分的姿色成了七分,剩下三分,靠着一身妩媚的气质,成就了十分的美人儿。

忘生心中,有些奇怪,下意识的便将眉心一蹙。

那边的柳美生也将目光在面前过来的一行人上一落,尤其是在忘生身上多留了一会儿。

“女儿见过爹爹,女儿给爹爹买了周记的点心回来,已经叫小伙计送过来了,爹爹记得去吃。”

说完,柳家小姐腰肢一摆,如垂岸杨柳一般就准备离开。

“美生!你去哪儿,为父的客人你没有瞧见吗?”

柳丞相面上一恼,音量也高了一些,若是从前的时候,他的女儿见着客人都是会怯懦的打个招呼,而后再离开的,可是这会儿是怎么了,王爷和五皇子就在她面前,她都不反应一下。

“美生见过铭小王爷,五殿下,还有这位姑娘。”

赵子墨见柳美生朝他望来,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抹薄红,喉结滚了几下,舔舔莫名干燥的嘴唇,没有说话。忘生也只点点头,不曾言语。

倒是赵十六,嘴巴油滑得很。

“哎呦,本王这儿许久没有见过柳家小姐了,你怎么变得好看了不少,这通身的气度吧,不输咱们皇城第一美人。”

柳家小姐一听,面上嘴角一弯,便道。

“美生知晓自己什么姿色,哪儿比得上铭小王爷,芝兰玉树,丰神俊朗,可真正是个大美人儿。”

一面虚心接受称赞,一面还夸了赵十六一番,说话说得滴水不漏。

“美生——”

柳丞相上前一步,低声接着道。

“你昨夜又去了哪儿,为父和你说过多少次,出去要同府中说一声,你是姑娘家,清誉最重要。”

柳丞相虽然压着声音说得轻,但是赵十六等人耳目皆是出色一些,也能听得到。

便见柳美生面上没有出现什么表情,反倒是屈身一福,清清淡淡道。

“爹爹,美生身体不适,便先回屋中休息了。”

说罢,已是不管不顾的抬脚离开,气得柳丞相的脸色涨红起来。

“美生你午膳——唉”

知晓自己也拦不住柳美生的脚步,柳丞相终于是叹了一口气。

“小女顽劣,让几位见笑了。”

柳丞相朝身旁几人歉意的一笑。

“不打紧,不打紧。”

赵十六摆了摆手,面上笑嘻嘻的。

“午膳已经准备好了,几位可要赏光一同用膳?”

柳丞相换了个话题,说道。

“哎呦,怎么不吃?吃啊,这么难得,阿笙也——”

赵十六想着能和忘生一块儿吃饭还挺开心,就准备答应下来。

只是忘生却道。

“我不习惯和他人同桌吃饭。”

“那我差人送到仙姑的住处去,于叔,你带仙姑去安逸居吧。”

柳丞相赶忙接上,着了身边的管家吩咐道。

忘生便被于管家领着离开,不过离开前还是很有礼貌的和在场几人点了点头。

“诶,阿笙,我——”

赵十六还想要说什么就被赵子墨一拉衣袖。

“柳狐狸,那什么,本王和大侄子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出去酒楼吃哈,改日有空再来拜访。”

说罢,也急匆匆地和赵子墨一块儿离开。

等及两人都出了丞相府,坐上马车,赵十六挑眉看了满面愁苦的赵子墨一眼。

“大侄子,多好的能和柳家小姐亲近的机会,你怎么就这样放弃了呢?”

那边赵子墨抬头望天,叹了一口气,回想起方才匆匆一瞥,心中揣揣。

“小皇叔看不出来,柳小姐不想与我多作交谈吗。”

“怎么会,从前皇兄有意给你们做媒的时候,那柳家小姐可是多喜欢你啊,只不过你不喜欢她罢了。”

赵十六撇了撇嘴。

听到赵十六的说法,赵子墨的眼底忽然一亮,但随即黯淡下来,涌动起一丝复杂难辨的失落来。

“许是我从一开始便做错了。”

赵子墨喃喃。

“啊?你做错什么?”

赵十六好奇道,一面掀了马车帘子朝外看一眼。

“也不知道阿笙来这儿是遇上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打算明日再来找阿笙。

而猜到赵十六打算的赵子墨眼皮一垂,丹凤眼光华收敛几分。

“小皇叔还是算了,没瞧见那姑娘压根就不想理你,你还是别赶着去混脸熟。”

赵子墨话才刚刚说完,对面那人就是一个爆栗子打在他头上。

“怎么和你小皇叔说话的,长辈和晚辈的礼节你给忘了?小心我叫皇兄给你多派些任务做!”

赵十六仗着自己辈分大,威胁道,那边赵子墨才不再说话。

她这一次不理我,还有下一次,我ri日在她面前晃一晃,她自然就会与我熟悉起来,话也会多起来的。

赵十六在心里是这样想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