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赵十六忘生 > 第58章 君臣之礼其六
第二日,赵十六睡到了日上三竿,起来之后便是马上收拾一番,拉着赵子墨到了一处地方——丞相府。

“小皇叔,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赵子墨昨夜喝多了酒,头还疼着,眼下被赵十六带到这儿原本心中还有几分烦躁,只是待知道自己来的是这么一个地方之后,面色一白,露出一分懊恼的神情来。

“不说不说,进去就成。”

赵十六卖了个关子。昨夜花生便是和他说,五皇子近日似乎对柳家的小姐十分上心,有时候甚至是魔怔了一般,自己作画,画一幅柳家小姐的画像,念叨着东西,所以他觉得赵子墨的异状,多半和这位小姐有关,便铁定了心来这边看看。

而丞相府中,此时会客的花厅正坐着人。

正中间自然是柳丞相,淡眉长眼,眼角下垂,鼻子有些塌,但是生得挺斯文,能瞧得出来是个文臣,只是小眼里时而流露出的那么精光,就像是商人一般狡黠精明。

而在柳丞相对面坐着的,是个黑袍的姑娘,面容清淡,肌肤细腻,周身气质有些冷漠。

却也不妨碍柳丞相对她尊重敬畏的态度。

“忘生仙姑能赏光到我府上坐坐这是我柳某的荣幸啊。”

柳丞相热情道,看着忘生的眼神竟是还带着崇拜。

“柳相叫我忘生便可。”

忘生低头道,将茶杯放在了一边,没有去喝。

“啊哈——柳某在那寺中得您相救,喊一声仙姑不为过,若是没有您出手相救,只怕是连命都没有了。”

想到两日前在外遭到的那般险境,柳丞相只觉那野鬼咬人脖颈的样子还在面前十分清晰,吓得人都一抖,看向忘生的眼神就越发充满感激。

忘生的嘴唇抿了抿,不再说话了。

“柳某冒昧请忘生仙姑过来,除了想答谢您救我的恩情之外,还有件事情,想要麻烦忘生仙姑。”

柳丞相说着,终于到了正题,一面抬手,让身边的奴才丫鬟都退了下去。

忘生眉眼微抬,才听到柳丞相说道。

“这另外一件事,便是想请仙姑替我看看我家小女究竟是怎么了。”

“柳相请说。”

忘生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温柔的声音从嘴里吐出。

“唉——我家小女不知为何性情大变,往日总是安安分分的待在屋内,哪儿都不出去,最近几日却是日日出去玩,早晨出去,快到夜里才回来,柳某心下便有些奇怪,小女母亲早逝,我也不好过问,但也能觉察到不妥之处”

柳丞相较为简单的将自己发现的一些端倪怀疑告诉了忘生,末了神色沉沉。

“仙姑,敢问我家小女这般样子,是不是,被什么邪祟缠上身了?”

柳丞相问得谨慎,神色里还带着惊慌。

忘生凝眸想了一会儿,茶色的瞳孔此时看上去透着一点很淡的金光。

“未见着柳家小姐,还不可过早判断。”

少女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语气听着柔和,无端的就让柳丞相慌张的心沉静几分。

“柳家小姐可在府中?”

忘生接着问道,便看到柳丞相面上一僵。

“这——小女昨夜便没有回来。”

柳丞相近日刚回来的时候管家便告诉他了,他女儿昨天一早便出门,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行为实在是反常,所以他才将忘生给请回家中来,想看看是不是又什么邪祟。

“那便等柳小姐回来再说吧,柳相可否带我先去柳小姐闺房看看?”

“哦,自是可以的。”

柳丞相准备起身,门外管家却是走了进来,屈身道了一句。

“大人,有客人来?”

“谁?”

柳丞相面上疑惑,他最近几日都没有收到拜帖啊。

“是铭小王爷和五殿下。”

管家回道。

“诶呦喂,五殿下怎么来了?还有那个小祖宗。”

柳丞相面色一白,拍了拍脑门,打算先将忘生安置好,可是外头却已经传来清朗的男声。

“柳狐狸,本王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迎接我呢!柳狐狸!”

这道声音听起来,便是直爽率性得很,尾音一贯带着点儿吊儿郎当。

忘生听得眼皮一跳,好看的嘴唇抿了抿,觉得这声音很熟悉。

循声望去的时候,果然便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却熟悉的人。

赵十六。

那一位还拉着个人,一进来便像是主人家似的往位置上一坐。

“柳狐狸你有客人啊——咦?”

赵十六声音郎朗,说着话的时候面上带着一贯的笑意,而后视线一扫,就在垂眸的忘生身上一落,眼底一喜,跟个猴儿一样的窜到了忘生的面前。  “阿笙你怎么在这儿?好巧好巧!”

除却惊喜之外,语气还十分熟稔。

“老臣拜见铭小王爷,拜见五殿下,忘生仙姑和小王爷认识?”

柳丞相一一拜过,又见到如此,疑惑道。

“柳狐狸你叫阿笙仙姑?是是是,的确改叫仙姑,本王被水鬼捉了还是阿笙救的我哩。”

赵十六一挑眉头,笑嘻嘻的看一看柳丞相,见后者面上表情十分精彩,心下只觉开心得很。

“阿笙,那日你我在街上走散,我都没法子去寻你,现下好了,在重紫国遇上,你的恩情我总算是可以报了,这样吧,你住到我那儿去,我带你在重紫国四处逛一逛,吃住都包在我身上。”

赵十六说得开心,眼睛清亮而干净,像是一汪清泉,闪动着粼粼波光。

忘生抬眸去看他的时候,见赵十六发髻高束,戴个紫金冠,穿一件红底绣金蝶小衫,下头是件同色料子轻软的长裤,腰上坠一块碧绿玉坠,并一个五彩丝绦小荷包,竟是比第一次见到他时色彩穿得要素净不少,可也是多种鲜艳的颜色压在一块,却未曾叫人觉得俗气。忘生便从心里觉得,赵十六该是她活这么久见过最有鲜活气的少年人了。

虽然他如今已二十二,及冠了的年纪,可看起来却依旧比身边的五皇子要年轻许多。

忘生想到这里,不免幽幽叹了一口气,收敛心思再不多想,眼观鼻鼻观心淡道。

“不过举手之劳,小王爷不必如此。”

铭小王爷被人拒绝了!

这是柳丞相在看见两人来往后的第一反应,他为官这么久,在赵十六手上吃过几次瘪,也知道在这世道上,怕是没有什么人敢这样冷淡的对待铭小王爷的,然而见忘生如此赵十六都没有生气,心里头不免又敬佩起忘生来。

果然是仙姑,气概便和常人全然不同。

“柳相,可否带我去看看柳小姐闺房?”

忘生想着先完成正事儿,说道。

与此同时,赵子墨的手在赵十六衣摆上一拉。

赵十六会意,想起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

“啊那本王也去,柳狐狸,柳家小姐可在?”

柳丞相被赵十六的话吓得一惊,但下意识摇摇头,回答了赵十六的问题。

赵子墨便是眼神一黯,心里松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几分失落,那感情十分复杂。

“怎么能不在呢,柳家小姐不是一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

赵十六疑惑道,便催促着柳丞相领路,只是女儿家的闺房,忘生进去看看也就算了,赵铭和赵子墨两个男子,怎么能进去看呢,不就是坏了他女儿的清誉,柳丞相自来读的便是儒士的那一套,很守规矩,自然不会让两人进入他女儿的屋子的。忘生见柳丞相的神态,便道她自己一人进去看看就行,只是没有想到赵十六那般厚脸皮,竟然也跟着她进来了。

至于赵子墨,重紫国的五殿下,依旧守着本分站在外头等,虽然他也很好奇,里头是个什么样子。

柳丞相的女儿柳美生,闺房与普通官家小姐的无异,分为内外两间,外间放着一张美人榻,旁边一张小几,中央一张大些的桌子,再边上就是一个梨木绣架,上头展开一幅山水绣图,远山青黑,近处佳木葱翠,但也瞧得出来,山峦间的薄雾还没有绣上去,便叫几座山峰中间断了一截,显得有些奇怪。

见忘生拧着眉头在那幅绣图上看了许久,也便凑过去,仔细打量了绣架上的绣图,还蹲下了身子,伸出食指在梨木架子上一擦,而后一卷。

“柳小姐看来许久未绣这图了。”

赵十六道一句。

忘生听闻,眉梢微微挑了一下,也低头凑近去看。

这时候两人便贴得有些近了,故而赵十六马上便闻到了忘生身上那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淡香,便像是山谷里的百合花,很幽静,让人心很熨帖。

他僵硬的转了一下脖子,偏头去看少女的侧脸。忘生的眼皮很薄,可是不显得眼睛小而无神,反而是格外的有自己的神韵,眨眼的时候眼睫毛像是蝶翅一样的颤动几下,有细微的震颤,让他的心像被黄蜂蛰了一下,酥酥麻麻的。

“不是同一个人绣的。”

忘生的玫瑰色的嘴唇里吐出来这么一个字。

就像是一滴水,落入了一汪泉水,发出轻灵通透的声响,叫赵十六心神一晃。

“啊?怎么说?”

赵十六心里头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异样的感觉,准确来讲,似乎是遇上忘生开始,自己好像总会有很特别的感觉,想要了解她更多,迫切而真挚。所以他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