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赵十六忘生 > 第78章 伊人如梦其一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

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儵而来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

孔盖兮翠旍,登九天兮抚彗星。

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九歌·少司命》

忘生觉得熟悉无比,也危险无比,脊背生寒的一瞬间,眉头拧起,已经是一掌轰出,身形也迅速无比的后退。

然则依旧是比不上男子动作。

赵十六已经侧身躲开,向上一跃,不知何时就轻巧无比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少女纤细得不盈一握的腰肢被他一环,耳旁便多了一道炙热的吐息。

“幽洲判大人怎么舍得打我呢?你不是素来就对我这身子宝贵得紧吗?呵呵。”

男子一声轻笑传来,环在忘生腰上的手,紧了几分。

“好香,好软。”

他接着道,忘生眼底一寒。

“滚开,你究竟是何人!”

她觉得太熟悉了,可是全然想不到究竟是何时见过他,而这人,又是如何上的十六的身。

少女拳头捏紧拿手肘向后一撞。

男子闷哼一声。

松开了忘生。

瞧着面前人浑身戒备像是刺猬一般的模样,心中好笑,绿色的眼瞳幽光一闪。

“吾名,宿海。”

男子狡黠一笑,再度不怕死的扯过她,嘴唇贴上她额头。

带着冷香的一吻,蜻蜓点水一般。

“等下次再见面吧。”

未等忘生反应回来,男子已是消失无踪。

少女胸口腾起的怒气,让一向冷清的面孔都浮现出几分生气。

“宿海。”

她说出这两个字来的时候,便觉心头泛起钝痛,抬眸之时,眼底风起云涌已经平息,最后出现的却是一抹黯然。

很淡,很快便消失不见。

而后,少女单薄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徒留海浪翻涌,海风呼啸。

离海五百里,有群山绵延之处,此地林木葱茏,百兽汇聚,因其地势险要,鲜少有外人来此。

故而极少数人知道,此处有个族群,名曰司水族。族人自成一派,从不外出,于深林之中,男耕女织,宁静富足,但最为不同的,是无帝王管辖,却依旧平和安定,所依仗依赖的,是千年前传下来的习俗——每年一次的祭典。

司水族只信奉一个神——主管人间子嗣的少司命。

此时正值秋季,司水族领地最中的一处四角方屋中,围了一圈男子,着祭典时候特制的袍服,面上图三色tú印,点燃了熏香,在细细腾起的白色薄烟中开始祭祀。

满院的秋兰,茎叶皆是带着香气,最上头吐露一些淡紫色的小花,味道更为浓郁。

蘼芜被拥成一簇一簇,细叶芎藭软和的铺在地上,嫩绿叶子中夹杂着白色小花。香气扑面而来,像是清凉小蛇,钻进鼻间,同烟雾混作一团,让人几乎迷醉起来。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有女子悠扬的歌声在外头传来,一墙之隔,屋中立着的是十来男子,外头却是数十个仰首企盼的妇人,为首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圆脸姑娘,容貌甜美可爱,歌声也是清甜。

她幽幽唱,见院里升出的淡白烟气,眼神稍空。

不多时,里头便传来了男子低沉的嗓音。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

我等待你,要陪伴你去咸池清洗你的秀发,在阳阿之地晒干它。因为久等你不至,所以在晕端恍然站着,临风高歌。

男女对唱,像是从天上而来,柔和梦幻,又包含绵绵情意。

等一曲终了,天空忽而腾起皎白空灵的云雾,空气里香气越发浓郁,叫人连头发丝都是香的。

秋兰蘼芜开始生长舒展,不断向外延伸蔓延,嫩绿叶片中伸出花的紫茎。

模糊之间,云中出现了一辆马车。

孔雀翎制车盖,翠鸟羽饰旌旗,九天之上,那女子款步而来。

来到了院中。

她容貌端庄美丽,身穿藕荷色裙衫,腰系蕙带,周身芳香馥郁,面上神色黯淡,一言不发。

仙巫团的男子垂下了头,唯恐自己的视线都过于轻佻,亵渎了女神,院外的妇人们,眼眸发亮,满怀期待的望着那女子。

是天神降临。

他们区区凡人,不敢亵渎。

仙巫团中为首的族长,也便是唱咏之人,低着头,听着女子的脚步,踩在香草之上,她身上淡雅香气也逐渐朝自己靠近。

阿亚敛声屏气,却依旧抬眸看了一眼。

像极了九年前,仍是少年的他,紧张得连头都不敢抬,手掌握拳,出了满手心的汗,以至于除了闻道艾姬身上的香气之外,不曾瞧见她的面貌。

但此刻,他是瞧见了的。

女神容颜,九年都未曾改变,皮肤细腻而润泽,像是南海珍珠一般,眼瞳幽黑,是夜幕星子,能叫人深陷其中。她的面孔,处处完美,却始终笼罩着一层忧愁,浓得化不开。

阿亚觉得心中一紧,有一股羞愧油然而生,又把头垂了下去,双手翻转上抬,虔诚恭敬的举起了一束紫艾,口中又念叨起来。

艾姬始终目视前方,但紫艾被举起来的时候,她垂首,乌黑的眼瞳缓缓转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才将手伸出去。

细白的指尖在草叶上一拂。

紫色的叶茎顿时焕发出柔和的淡光,其上开出了洁白的小花。

“司水族民谢过艾姬女神恩赐,愿女神神力长存,荫蔽我司水族族民。”

阿亚先道,整个仙巫团统一跪地,送少司命离开。

而后光雾撒射下来,那架华贵非凡的马车便已是出现在众人面前。

女神面容平静,眼底染上哀愁。

来时寂静无声,走时也庄重小心。

司水族族民还在感慨女神天颜之时,远方的天空已变得澄澈一片,再没有女神踪影,似乎之前所见都是他们的幻想罢了。

唯独空气中的香气证明女神降临。

“艾姬大人生得真美呀,我族人之中都寻不出这样美丽温和的女子了,只是她总是一副忧愁模样,叫人心疼。”

方才在院子外头唱歌的姑娘说道,因为兴奋于见到艾姬大人,圆脸蛋上的红润还未曾退去,显得十分可爱。

“圆圆,艾姬女神忧思司水族族民,故而才如此,你下次不可这样说。”

院子里头的阿亚已经出来了,被叫做圆圆的女孩子一瞧,像是小鸟儿一样的飞出去。

“阿亚你来了!我方才唱的好吗?”

女孩将头一歪,想要得到夸奖一般。

“嗯,唱的好。”

阿亚点点头,憨厚又坚毅的面上出现一抹笑容,牙齿很白。

“哼,都已经是嫁人了,还这样孩子气,我都给你丢人!”

男子后头跟着走出来的是个中年男人,背有些佝,但一双眼睛和鹰一样,显得极其有威严。

这位是司水族的老族长,郎飞,也便是现任司水族族长的阿亚的岳父,郎圆圆的父亲。

“嘻嘻,阿爸,谁说我嫁人了就不能撒娇了,阿亚也不会觉得我幼稚呀,阿亚还说我可爱呢,是不是阿亚?”

女孩将头一转,嘴角上扬。

阿亚点点头。

“哼,祭典已经结束,有时间还不如好好想想,何时给我生个外孙才好!”

郎飞胡子一撅,便大步离开了。

惹得方才还得意洋洋的郎圆圆面色羞红,抬头看了一眼阿亚,嗔怪一句。

“都怪你。”

也小跑着离开。

阿亚挠挠后脑勺,也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紧跟着追上去。

司水族族民便都是带着善意的微笑打趣。

这一幕,便变成了光影,折射在寂静无人的松林中。

除了松脂的清淡香气之外,还多了一丝一缕秋兰花香。

“艾姬。”

忘生落在松林中,低声喊道。

被唤的女子立在原地,先是被吓了一跳,眸中流转的黑色变暗,随即将手一抬。蕙草衣带晃动几下,宽大的袖袍飞扬,方才的光影便消失不见。

而后女子朝忘生看来。

淡然得像是水一般的面孔上,忧愁才少了几分,换上一分惊喜。

“忘儿?”

艾姬向前几步。

“你方才在看什么?”

忘生问道。

艾姬动作快,忘生未曾瞧见先前她瞧看的是什么东西,但忘生本能觉得,艾姬有事情瞒着她。

“没有什么。”

女子很快解释。

“忘儿如何到了这儿?”

艾姬与忘生在六百多年前相识,那是忘生早就是幽洲判,而艾姬才刚刚成为少司命不久,掌管司水族的子嗣生育,忘生帮助了她许多,是以友谊深厚。

只不过幽洲判足迹遍布天下,不可能长久的呆在司水族,所以两人已是长久未曾见过。

“我来此要找个人,有些事情也想问一问你。”

“忘儿要找什么人,要问我什么事情?”

艾姬的语调一如她人平和温柔,也十足端庄,但因为对面的人是自己故交,故而透出几分亲昵。

但是忘生却是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语气稍促。

“艾姬,你的神力为何不增反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