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莽夫从打穿肖申克开始 > 第七十六章 拜月,再遇酒剑仙
  南诏国国都,拜月教内。
  拜月身披一袭白色的宽松长袍,一头已经夹杂着白丝头发不修边幅地披在肩上,面貌虽已经有些老态,但是依旧儒雅,看上去像是一个毫无威慑力文人。
  他的身旁,是堆积如山的书籍,杂书,文献,史册,五花八门,包罗万象,而此时,他的手中捧着的,是一本已经昏黄的皮革古卷,看模样恐怕已经有些年头了。
  “南瞻部洲,依照古籍所言,千年之前,大唐所在地域,乃至于包括南诏国,都属于南瞻部洲领域,除此之外,还有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和北俱芦洲。”
  “东胜神州多岛屿,苏杭出海以外恐怕便是东胜神州所在之地,西牛贺洲在极西之地,传闻妖魔甚多,却又是灵山所在之地,我曾不远万里去过,只不过是一片荒芜之地。”
  “而北俱芦洲终年寒冷,凡人不能生存,如今倒是依旧有土著存活。”
  “所谓仙佛,到底藏在何处?”
  他口中喃喃自语,最终长叹一声:“天地封绝,难道以我天资卓绝,也要永远被困在这凡人进阶,不得长生吗?倒还不如妖魔,最起码天生寿命悠长。”
  他随手将手中皮革放在一边,长身而起。
  “时不我待,天庭和灵山如此虚无缥缈,恐怕穷极我的寿命也寻不到,果然,最后的希望还是得落在女娲秘宝之上。”
  “好在,水魔兽的镇压阵法快到了彻底消磨殆尽的时候,女娲后人也重新出世,只待收集五灵珠,打开女娲秘宝!”
  “不过,这次不能再如此粗暴,顺人性行事而道成,逆人性行事而道损,算算年纪,那巫后子嗣刚刚成年,应该不似当年巫后那般坚持己见。”
  “情报上,女娲后人旁边还有一名修行人随行,也许可以从他着手,以利诱之,以理服之。”
  这时,一名穿着黑红色教服的拜月教徒低着头走进来,低声道:“教主,底下人传话,说似乎在国都里面见到了赵灵儿的踪迹。”
  “这么快!”拜月猛地转过头,“日行千里,昨日才刚收到情报,今日便到了南诏国,看来我们这位女娲后人归心似箭啊。”
  “他们在哪里落脚?”
  拜月教徒道:“揽月阁。”
  拜月愣了一下:“和前两天来的那酒疯子同一个酒楼?”
  他微微皱眉:“莫不是认识?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教徒不打扰拜月思考,只是恭敬低头等候命令。
  良久,拜月摆手开口道:“吩咐下面的教徒们不用监视,他们感知敏锐,若是被发现反而会坏了事,这件事情,我得亲自去。”
  ......
  已是夜幕降临,既然已经到了南诏国,吴行知便也没有急于一日。
  这一日倒是风尘仆仆,从长安城一路赶过来,中途还顺便杀了个黑山老妖,夺了火灵珠,距离吴行知拿到第一枚风灵珠,也不过短短数日。
  这样的收集效率,实在骇人听闻,当然,这都归功于吴行知用智慧铸币兑换了气机感应之术,再加上本身实力惊人,若是换做其他人,即便是拜月,想要收集五灵珠,也得以年计。
  开了四间客房,几人好好修整了一番,在揽月阁二楼大厅集合,南诏国风情确实与长安不同,最起码台上没有吵吵嚷嚷的说书先生,让小青有些失望,也让白素贞松了一口气。
  “继续上酒,不够!远远不够!”
  东南角靠窗的座位之上,一邋遢道人醉醺醺地大呼小叫,他的脚边,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坛,让堂内其他人纷纷侧目。
  “咦?”吴行知轻笑了一声:“这倒是巧了。”
  “这不是当初在余杭的时候一剑破天的那修行者吗?”小青惊呼,当时她才刚刚出世,确实被酒剑仙醉中舞剑,一剑破天的情景印象深刻。
  “没错。”吴行知点了点头,走上前去:“还想着找个机会去寻他,没想到送到眼前来了。”
  这可是活生生的一点超凡属性,此时仙佛觊觎,吴行知哪里肯再放过。
  “小青,那酒葫芦呢?”
  小青顿时抱胸,道:“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借来用用......不对,你抱胸干嘛?”
  吴行知视线扫过对方胸前,感觉就这体量,也藏不下那么大一个酒葫芦。
  “相公,你不对劲。”
  小青一翻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酒葫芦,上次对方的长剑也是如此,想来小青也有须弥芥子之类的手段。
  吴行知没好气瞪了她一眼,接过酒葫芦,上前一屁股坐在酒剑仙面前,酒剑仙迷迷糊糊,双眼无神,根本没有注意吴行知的存在,只是摇头晃脑,机械式地饮酒。
  和上一次见相比,此时的酒剑仙显得更加落魄了。
  以前背负长剑,腰间挂酒葫芦,还有那么些游戏风尘的味道,现在,纯纯的就是一个老酒鬼。
  说起来,这两件东西都是被吴行知拿走了...特别是那柄长剑,还被关在吴行知的内世界里面,若不是这次见到酒剑仙,吴行知都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
  吴行知也没有出声,只是拿起一个海碗,从酒葫芦之中倒出一碗酒,在酒剑仙面前晃了晃。
  “嗯?”酒剑仙鼻子动了动。
  “好...好酒!”
  他身子情不自禁前倾,朝着酒碗凑了过来。
  “灵气充沛,还带着妖气炼化其中,好手艺!”
  “当然是好手艺,毕竟这是你自己酿的酒。”吴行知将酒碗往回收了收,开口道。
  酒剑仙愣了一下,头脑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片刻才将视线抬高,落在吴行知的脸上。
  “有点眼熟。”他用力晃了晃脑袋:“喝多了喝多了,看来是出现幻觉了。”
  他晃荡着站起身来,扶着桌子:“咦,我记得我是到了南诏国来着,难道这里还是余杭?”
  “相公,这人看来醉神志不清了。”小青伸出白嫩的手在酒剑仙面前晃了晃。
  “没事,我给他醒醒酒。”
  吴行知抬起酒碗,伸出窗外,微微一倾,酒水顿时流淌出去。
  “别!”酒剑仙瞳孔猛地收缩,奋不顾身扑了上去,张嘴接住酒液,吴行知适时止住了倾倒,将酒剑仙拉了回来。
  “醒了没?”
  酒剑仙叹了一口气,盯着吴行知的脸。
  “果然是你小子。”
  “晦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