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伪装圣地,我被签到千年 > 第两百四十八章 三万年前,绝天地通
  张鸣在这一刻也心神震撼。
  果然,这位女帝陛下从来不打无把握的战,她在祭天大典开启之前,就算记好了一切!
  三宗、世家、宗门、妖兽、魔宗……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还有那衡阳王武凌之乱!
  她费尽心机,诱骗天下强者竞争国师之位,再以姜叶镇守东陵边境、京都空虚之机,诱使衡阳王大军压境。
  她想做的, 其实就是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啊!
  可是,她怎么敢!?
  那可是十二位天人境的强者,背后更是站着无数古老的势力啊!
  她有什么把握,将所有人留下,又有什么把握,在事后对抗那纷乱、怀恨的宗门、世家等势力?
  张鸣的目光落在那璀璨的女子身上。
  她就那般站着,对着整片天空, 对视整个天下, 手里唯有一柄剑而已。
  “你在用自己的命作为献祭,临时登上天人境,然后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两仙山上的所有叛乱之人啊!”
  这一刻,张鸣恍然大悟。
  只是,他没想到,这位女帝武明仙会如此决绝。
  “你真的想好了一切,要将大晋皇朝的未来,交在清泉和我身上吗?”
  这时候,他如何不明白,武明仙想依靠一己之力,将所有人留下。
  而在事后,对抗那些纷乱、怀恨的宗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这位大晋第二任国师、当代灵枢观观主啊!
  可是他无法明白,这位女帝怎么可以如此信任自己和清泉?
  她就不怕,大晋皇朝亡在自己两人手里吗?
  衡阳王武凌哈哈笑道:“武明仙,你以为你登上了天人境, 就能与我等抗衡吗?真是笑话, 你可看清楚了,朕四周可是有十二位天人境!其中还要三宗的至强者!”
  他在嘲笑武明仙的底牌,原来不过如此。
  然而,那立在祭坛广场上的绝代女子,只是握剑,轻轻的笑:“土鸡瓦狗罢了,我自一剑斩之!”
  说完,她挥剑横斩,斩向那天空!
  时光长河仿佛在这一刻显现,那剑不是落在敌人的身上,而是自时光里逆流而上。
  一个个虚影在半空里,如走马观花一样轮换。
  圆光禅师、曲三多和清雩等人面色大变,因为那些虚影赫然是他们这些强者的往昔模样。
  有中年、青年、少年、幼时……
  “不好!这灵枢剑能斩过去未来!”
  修为最高的圆光禅师惊骇欲绝的叫喊道。
  然而,一切已经迟了。
  只见灵枢剑在时光长河里,向那些虚影横斩过去,无数模样在剑锋下支离破碎。
  药王宗的曲三多身形一僵,随着那虚影破碎,而一起崩溃是碎末。
  然后是妖师鲲鹏、地冥宗偃师、洞明书院王浩然、世家强者李叔同……
  一位位强者在这一剑下湮灭。
  “陛下, 小心!”
  立在衡阳王身侧的两名将军, 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就很快身躯崩毁,消失在众人眼里。
  衡阳王武凌面色难看,唯有他没被武明仙视为对手,因此也没被这一剑斩去。
  “呼——”
  半空里陡然有一团火焰炽烈燃烧,从中走出一位紫纱女子。
  那祖妖洞的方菀儿竟然死而复活了!
  随后,是悬空寺的圆光禅师,自寂灭处升起一团佛光,凝聚成一位苍老的和尚。
  他是轮回殿的首座,也有复生还阳、重走轮回的手段。
  不过,此时的圆光禅师极为狼狈,身上尽是油尽灯枯的模样,怕是活下来,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他连声咳嗽,颓然道:“不愧是灵枢子的佩剑……是我错了,不该走这京都一趟。”
  圆光环视一圈,太一仙门和药王宗的两位强者也已不在。
  他看向唯一存活的方菀儿,眼里有些凝重:“祖妖洞帝君,神兽毕方?”
  武明仙也望向她,皱眉道:“这是浴火重生的能力,你竟然是祖妖洞的当代妖帝?”
  方菀儿眼眸下落,与她对视在一起,有些后怕的道:“不错,本帝正是祖妖洞的当代帝君。我真没想到,你还有镇国神剑这种至宝。只是不知道,你还能斩出几剑?”
  此人自祭天大典以来,就没有全力出手过,原来是一直在隐藏手段。
  这一场国师之争里,恐怕还是以她的修为最高。
  天人境巅峰,神兽毕方血脉,祖妖洞的当代妖帝,方菀儿!
  衡阳王武凌像是看到了救星,叫喊道:“方菀儿,今日你若助我称帝,朕允诺,这大晋皇朝之内,任你祖妖洞予取予求!”
  此时,一众强者陨落,他所依凭的唯有四周的大军。
  可是,面对天人境的武明仙,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灵枢观观主,他已经没了必胜的把握。
  而武明仙像是看出了他的底细,向四周轻轻笑道:“武凌,你想称帝?呵呵,我便断了你的念想!”
  说着,她提剑向外斩去。
  剑光如长河一样荡漾,霎时间将两仙山四面八方的衡阳军显露在众人视野里。
  密密麻麻的虚影,在剑锋下零落成碎渣。
  “不——”
  “冲上去,杀了她!”
  “跑,快跑……她是恶魔……”
  衡阳军在这一刻爆发出骚乱,有的人誓死向前,有的人掉头就跑。
  然而,不论他们如何努力,都逃脱不了灵枢剑的这一斩。
  随着剑光收敛,长河退去,原地只剩下一具具尸体,歪倒在山林里。
  十万衡阳军,尽数死于这一剑。
  武明仙的眼里有一丝痛惜,这些军队若能为大晋皇朝所用,本可镇守一方,庇护一域。
  可惜,他们是叛军!
  她目光一转,落在上方的衡阳王武凌和方菀儿、圆光身上。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
  她的话令三人的眼里升起惊恐。
  他们没想到,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竟然还真的有挥剑再斩的能力。
  只是,武明仙的手掌刚想提起剑,就脚步一个踉跄,嘴里有血液汩汩冒出。
  “咳……”
  她竭力的摇摇头,脸上反而露出笑容。
  “能让你们……陪我走一遭地府轮回,也算我武清娥……不枉此生了!”
  她用力举起剑,重重的向外斩出。
  随着这一剑,倒下的还有她自己……
  衡阳王武凌的眼里生出无限惊恐,天人境陨落,衡阳军覆灭,如今轮到他自己了!
  “我的帝位……”
  他望向那祭坛的方向,又望向不远处的皇宫,倍感落寞。
  然而,在这最后一刻,那祖妖洞的方菀儿却身形一晃,挡在了他的身前,嘴里丢下一句:“武凌,别忘了你刚才的允诺,这笔交易……我祖妖洞做了!”
  下一刻,她的躯体就淹没在灵枢剑的剑光里。
  而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斩向武凌的这一剑抵消,使之没有继续斩了武凌。
  圆光禅师目色寂寥的望向西方,口宣一声:“阿弥陀佛。”
  他再也没有第二次走出轮回的能力。
  这位悬空寺的轮回殿首座,在阳光下,一点点消融成虚无。
  火焰在半空里燃烧,方菀儿的身影再次从中走出。
  不过,这一次的她虚弱了许多。
  但是她望向下方跌坐在地的武明仙,眼里生出笑意:“武明仙,你再也斩不出下一剑了。”
  清泉冲出,眼里含着泪水,将武明仙扶住。
  “你……你何苦要以性命为祭啊……”
  他哽咽着对仍然死死握紧灵枢剑的武明仙说道。
  而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帝只是嘴角扯动,露出浅笑,随即将灵枢剑拉到身前,虚弱的说道:“清……清泉,镇国神剑也……也交予你了!”
  说完,她便再也吐不出清晰的话。
  天人境的境界快速跌落,转眼之间,她就成为一个虚弱的凡俗女子,身上再无一丝修为。
  而她身上的生机也正在快速褪去。
  武明仙脸色苍白,将目光越过清泉的脊背,落在那屹立在祭坛上的蓝袍道士身上。
  “清……清徽……靠你……了……”
  她张张嘴,无声的说道。
  武明仙脖颈后仰,缓缓闭上了双目。
  张鸣微微摇头,终究是一步一步迈出,立在清泉的身前。
  “这是天香续命露。她油尽灯枯,魂识皆毁,怕是救不活了,但还能吊住一丝气。”
  他将一瓶丹药放在清泉手里,同时将一缕不灭真元灌注在武明仙体内。
  这是他能为这位女帝做的所有了。
  至于她能吊住多久,就看天意了。
  然后,他才抬头望向半空,凝视方菀儿,说道:“你一意孤行,助衡阳王叛乱,可曾想过后果?”
  方菀儿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清徽道长,你莫非以为刚才本帝没有出手与你争国师之位,是真的怕了你,亦或真的技不如你?”
  张鸣伸手握住灵枢剑,自清泉怀里抽出,问道:“若是贫道再加上这柄剑呢?”
  方菀儿面色一变,下意识的向后退出三步。
  张鸣又将灵枢剑插回清泉的怀里,笑道:“开个玩笑罢了,这灵枢剑贫道还没有办法动用。”
  灵枢剑的威力虽强,但是用法也有一定传承,武明仙并没有告诉过他们。
  方菀儿的眼神有点冷,说道:“清徽道长,你若此时退去,我祖妖洞与灵枢观无仇无怨,可以饶你一命。”
  说完,她向四周瞧了瞧,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张鸣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正要探查,突然觉得脚下的大地轻轻震颤,像是有什么怪物要从中钻出。
  “不好!难道这两仙山下也有……”
  然而,还没等他思索,就听上方的方菀儿森冷喝道:“清徽,祖妖已经复苏,一切都该结束了!你们……全给本帝君留下吧!”
  原来刚才她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祖妖洞的真正筹谋,其实是为了复苏两仙山下被镇压多年的祖妖!
  衡阳王武凌一脸惊喜的叫道:“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祭坛上的众人也慌乱起来,唯有绯红骑一个个握剑在手,护持在四方。
  “不好!都给贫道我——起!”
  张鸣一步踏出,立在半空,随即挥袖向下,施展出袖里乾坤之术。
  众人一个趔趄,顿时觉得上方的袖口里传来无穷吸力,他们不是傻子,立即明白这是清徽道长试图救他们。
  随即,他们放弃一切抵抗,被快速收入袖中。
  清泉抱着昏迷的武明仙,飞身立在张鸣身侧。
  下方的绯红骑见女帝和清泉陛下无恙,也顺从的被张鸣收入袖中。
  唯有符菁将军持剑守在清泉身旁。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不过是眨眼之间。
  下一刻就见天崩地裂一样,两仙山自山峰主体中间裂开,祭坛崩毁,从中露出两只巨大的兽角。
  “吼——”
  沉重的兽吼自山峰里面传出,然后整个山峰被巨大的兽躯掀翻下去。
  一只巨大的凶兽从中露出身形。
  它头生双角、羊身人面,似虎,又似恶狼,头颅又有些像苍龙,腋下还长着一枚枚眼珠子。
  “上古凶兽——饕餮!”
  张鸣目光一凝,认出了这只凶兽的来历。
  方菀儿更是面色激动,恭敬的叫道:“祖妖洞当代帝君方菀儿,见过饕餮妖祖!”
  那重现世间的巨大凶兽眼眸里全是凶光,它听到方菀儿的声音,似乎想起了什么,眼里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灵枢子……仙帝……本座……本座又回来了!”
  它的嘴里发出轰隆隆的呢喃,旋即它抬头望天,像是那天空的对岸立着一群许久未见的敌人。
  它发出愤怒的嘶吼。
  然后,它目光一转,望向立在半空的张鸣和清泉。
  “灵枢剑,灵枢经,你们……是他的传人?”
  饕餮目露追忆的问道。
  张鸣略微皱眉,回道:“如果你说的是三百年前的灵枢子,那么他确实是贫道的祖师爷。”
  饕餮有些讶然:“三百年……我竟然只睡了三百年?”
  它似乎有些疑惑,因为在它的认知里,它应该已经沉睡了数万年。
  “有人篡改了这片时空的记忆……”
  饕餮再次抬头望天,终于从那天空里看到了一丝痕迹,恍然道,“绝天地通,世间再无登仙之路。小道士,我问你,绝天地通距今已经有多少年?”
  张鸣再次皱眉,没有回答。
  因为他对于这些事情,知道得实在不是很多。
  唯有祖妖洞的方菀儿恭敬回道:“启禀饕餮妖祖,绝天地通距今已经有三万年了。只是不知道为何,其他人都说……那是三百年前的事。”
  饕餮沉默了一下,许久才缓缓道:“我明白了。灵枢子,是你,原来是你自三百年前跨越时光长河,回到三万年前,引发了我等仙妖大战,绝天地通,篡改了这片时空的记忆。”
  “可是,你现在在哪里?”
  “是你骗了我等妖族,也骗了漫天仙佛!”
  “我……我要生吃了你啊——”
   PS:8400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