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巨门卷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继承衣钵
听到这声呼喊,韩梅儿与小石头同时转头,入目就见良辰正在淡淡的看着几人。
“师傅您回来了!梅儿好想你。”韩梅儿立刻忘了刚才失败的悲伤,立刻笑靥如花的冲上前去,然后顺手带了一下还愣着的小石头。
“参见师傅。”小石头这才反应过来,他一招手将那只赤蛟傀儡收回手中,然后惴惴不安的行了一个大礼。
“一天到晚,搅得地动山摇鸡飞狗跳,惊扰到其他师兄弟修炼怎么办?不知提前布置一个隔绝大阵?!”良辰略带怒意的质问。
“布置了师傅,师伯安排人在九曲路布置了几道呢。”韩梅儿调皮的笑答。
“还有你,我送的赤蛟,留你这样用的?!”良辰扭头望向小石头,开口质问。
“启..禀..师傅,不是这样,是徒儿..徒儿知错了!”小石头闻声顿时一惊,语无伦次的回答,额头竟有汗珠沁出。
寻常比武,竟然以师傅赐下的宝物攻击同门师兄,这罪名倒也可大可小,而且这赤蛟还是师傅炼制的第一个元婴傀儡,若是被师兄一剑斩成两半,那问题可就更大了!
“知道自己错在哪了?”良辰再问。
“不该为了一时之争,以师傅赐下宝物攻击师兄。”小石头低声回答。
“师傅你别气,我们太想赢大师兄了,小石头也是一时心急,我们绝对不敢了!”韩梅儿见状立刻上来给师傅捶肩砸背。
“哼~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良辰闻声却摇了摇头,
“越阶对战,上手就不能心软,一开始就应把赤蛟放出来!以赤蛟之威集合玄木阵和银蛇阵之利,或许还能有一丝胜算。”
“你等银蛇阵被破,玄木阵也成强弩之末,你再放出来有什么意义?”
良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我....!”小石头闻声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
“师傅骂你放迟了!明白了吗?”一旁韩梅儿立刻明白师傅只是佯装生气,她立刻朝小石头眨了眨眼。
“徒儿明白了。”小石头这才慢慢安下心来。
下一刻,良辰却对着韩梅儿说道:“你啊你!天天就知道捣鼓这五花八门的阵法,贪多不精。更是连师兄的实力都没摸清就敢挑战,夜郎自大!”
“所谓兵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师兄悟风雷剑意,得杀伐之势,与其对战要么布金铁大阵,以强对强,以利对利。要么布土石大阵,以重克轻,以坚御敌。你非搞个玄木阵,还不如上次你布置的那个水灵大阵!”
“罚你闭关三月,背我修炼手札阵法运用篇!”
“师傅——!梅儿不想闭关。”韩梅儿闻声顿时嘴角一撇,几乎要哭出来了,捶背的手也没了力气。
“那三天吧。”良辰见状心一软,又似乎感觉惩罚太轻,补了一句:
“什么时候倒背如流,什么时候出来。”
言罢,良辰再看向林涛,点了点头,却只说了两个字:“不错。”
“师傅教诲,从不敢忘!”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林涛却眼中一亮,彷如得了天大奖赏。
此子天赋中等,但是性格最是坚毅,从当年在山中讲道,他连悟了四天最后才起身,就明白此子对剑道的热爱非常。
从随后观察,却也证实了自己的眼光。
刚才一场大战,他以一己之力对战韩梅儿布置的玄木阵加傀儡阵,最后依旧有实力困杀赤蛟,等同于以元婴初期境接连对战了三位同阶修士。
虽有前后之分,但也已经极为难能可贵!
良辰自己一路走来,自然明白当年自己所谓惊艳天赋,全靠过人勤奋和无数汗水堆积而成。
所以在他心中,坚毅,机缘,天赋,三者之中坚毅占第一,机缘占第二,天赋排在最末。
古往今来,有多少少时天赋过人,最后都落入平庸的漩涡,再不见一点浪花。
但凡能崭露头角的人,无一不是有着坚毅的品质,才能锲而不舍坚持不懈,为心中目标奋斗到最后一刻!
南峰传承,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弟子。
“千秋师伯应该忙好了,你去山门迎接师伯。”良辰朝林涛吩咐,再扭头望向一旁故作可怜的韩梅儿和一言不发的小石头开口:
“你们二人随我去落日崖,明日再去闭关。”
“是师傅...”韩梅儿知道这闭关是跑不掉了,但是师伯的到来说不定是个机会,若能找机会求个情未尝不能让师傅收回成命。再加上还要听听师傅这十年间的经历,她更不愿错过,故而立刻将闭关的不悦抛之脑后,欢天喜地的跟着良辰后面大献殷勤,一如小燕子般叽叽喳喳问着一些问题。

落日崖。
凉亭。
茶具早已摆好,泉水咯咯哒哒烧的滚开,梅儿正轻轻拆着师傅带回的冰域新茶。
虽是盛夏,这山巅却一派凉意,再加上偶有山风卷着瀑布的水汽拂面而来,更添几分凉爽。
片刻之后,伴着一声大笑,就见千秋师兄出现在崖畔。

“小师弟,你可总算回来了!”
“师兄安好。”良辰招呼。
“安好只得一半呐!”千秋宗主却摇了摇头,重重的坐在了藤椅上。
“此话怎讲?”良辰摆手示意梅儿开始泡茶。
“整天忙东忙西,一刻不得安宁,安好,只得了一个好字,所以只占一半。”千秋宗主两手一摊,满脸的无奈。
“哈哈,人生哪能全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嘛!”良辰闻声顿时笑道。
“对对对,万事只求半称心。”千秋宗主说着话,端起灵茶轻轻吹着。
“师伯师伯,这可是师傅从冰域带回来的如意茶,清香似水,沁人心脾,最是安神,你喝了这茶就连另一半也有啦!”梅儿笑着说。
“哦~?你这丫头最会说话,我来试试真假。”千秋宗主端起灵茶轻轻一吹,再一抿,先有暖意入喉,再有点点冰凉之意悄然浮现,随之有点点麻麻擦擦的冰霜之觉蔓延全身,顿时四肢为之一轻,百骸为之一松,他眉头一扬,赞道:“咦~果然可得安宁之意!”
“如意如意,如我心意!”千秋宗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别听这小鬼乱说,这是冰域的银蕊莲心茶,却也有宁神之效。”良辰见梅儿调皮,轻斥道:“再骗师伯,回头闭关加三天!”
“师傅~我和师伯说笑。”
“师伯你求求师傅,师傅要关我和小石头三天,我宁愿去给师伯捶三天背。”韩梅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着话便拉着小石头站在千秋师伯身后,一左一右的给师伯捶起了背。
“为什么要关你们?说给师伯听听。”千秋宗主笑问。
“因为我们两个打不过大师兄。”韩梅儿避重就轻的答。
“啊?你们两个一个元婴初期,一个金丹初期,打不过才对。”
“莫说你们两个,就是在这座山上挑两个元婴初的弟子联手,也不一定能打过你这徒弟。”千秋宗主道。
“师兄,你以前总爱给我戴高帽,现在连我这徒弟也开始了。”良辰闻声立刻笑道。
“我说的可是实情,你问问她们,你这大徒弟现在叫什么?”千秋宗主连忙摆手,一脸的正经。
“哦?叫什么?”良辰问。
“启禀师傅,师兄经常在比武场比武,已经连胜十一场,人送绰号,南峰十一剑!”韩梅儿回答。
“啊!”
“南峰十一剑!”
“哈哈!!!”
良辰听到这个熟悉的绰号顿时脸色微红,然后放声大笑起来,仿佛想起当年自己在请剑之战连败十一场的神勇经历。
“哈哈!”
“南峰后继有人了!”
“连小师弟的绰号都一并继承了!哈哈!”千秋宗主好久不曾看到师弟这般糗状,也笑的前俯后仰。
“师傅,不是徒儿想要抢你名号,而是十一场之后,再没人愿意向我挑战,他们好像不约而同故意避战.....”
林涛略有些尴尬的在一旁解释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