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光之荻花题叶 > 第八章 百代昆吾
  身不动、气自发,皇甫霜刃道元微提横指划空,蓦现气旋纳魔流,摩弄四野邪氛,引灵化式成就赤芒激扬。
  浩荡逸风拱卫下,神兵自行浮空盘舞,横斜身前划出难逾界限,剑格朱红妙玉灵光闪烁。
  冷峻绝艳的典雅黑剑犹未出鞘,霎时剑气落地如星点,剑路奔腾似流云,疾锋迅光点落八方,摧折近身逼迫而来的链刀连环。
  男子懂剑、擅剑,却鲜在人前用剑,因而这柄名锋未曾如铸者设想的一般闻名江湖,成就绝代美名。
  然纵使沉埋若久,人剑之间,仍是无二的浑然一体、无分彼此。
  名锋认主,盛时,甘为男子释放无边光彩;隐时,自愿为之收敛所有神妙。
  百代昆吾之名,便是皇甫霜刃所命。
  一方面是对坚持所谓起名格调的铸者付出心力的回应,另一方面,也是对己身藏锋守正、韬光养晦作风的自我剖白。
  环缨剑穗垂落曳风,男子温凉手指沿鞘身慢移而过,于触及剑柄刹那豁然握紧,抽剑腾身踏步而上。
  皇甫霜刃曼妙扬锋,启式凌空虚发锐光,动荡梁皇无忌护身真元。
  气罩显形化变刹那,骤见男子手下动作不停,剑锋吟啸,突兀一剑拟似白云出岫,直取入魔道者眉心灵印。
  致命压逼在前,梁皇无忌目光稍凛,红发张扬飞舞似狂,战中心思却是反露昔日千锤百炼的应变沉着。
  只见帝鬼之盾左臂速抬,五指成爪空握擎下百代昆吾,粗粝指尖抵住剑身,封闭手不让无俦锐芒寸进分毫。
  旋即梁皇无忌蓄势运气,内力饱提,右臂悍举巨鹏亮翅,雄沉一掌挟势压上,沉猛掌劲映见莫大威能,不偏不倚推中剑尖。
  紫红血影蹿腾层叠压来威势万钧,男子眸露讶色,借力抽离青锋,而后化退步伐一转,有若燕徊朝阳。
  百代昆吾流利划落,驻地刹那,锋口豁转,意走却别苍松,平削反撩魔之左手下盘。
  见状,梁皇无忌眉心陡紧,右足一顿一挪,收放自若,扎实重击带偏长剑三分,身形再走金雁横空,争得施术界限。
  并非所有术者均同紫微星宗一般,魔之左手虽是仰赖功体之助,无畏近身厮杀,但也难有一展咒术长才之机。
  因此争得敌我空间已是必要,然而,梁皇无忌仍是有所疏忽。
  毕竟,无论是皇甫霜刃,亦或是荻花题叶,均非单纯的剑者。
  身定气沉,皇甫霜刃右手扬袖震气,泠然御风排空破云,虚转其实化纳无边浊浪为用,移气化极翩然上手。
  随后男子手腕敛内,名锋竖收回翻掠空,掌中百代昆吾呼应此间魔煞残息,剑芒浩渺拨弄赤雨朱风,竟是借天地瀚气,倾一式沛然。
  浩劫剑法·血劫苍穹
  瑰丽绯红,带出血样梦幻。
  利剑一过,却见剑锋未及之处,竟是无声无息地多出一条狭长血练笔直而去。
  赤光看似风中火烛明灭摇曳,实则精纯坚韧,速快划破长空逼向帝鬼之盾。
  有赖诗雅赠书,钻研当中内容的男子精擅掌握各种气息,更以术合之,引灵化气纳为己用。
  魔气浓度不足时,莫说影响皇甫霜刃神志与功体,对他而言甚至与亲手所布阵式无异;唯有魔气十分浓郁,才会令本质上更为亲和自然生力的男子感觉不适。
  但对习有病体入剑玄理的皇甫霜刃而言,这层上限,又有谁能说清。
  本意魑鬼合围于外,此间沉重魔氛可以引为己身奥援,殊料皇甫霜刃所创灾变剑武异军突起,此刻梁皇无忌反受其害,为此方天地所排斥。
  面对不受异境邪氛影响,甚至借机反攻的对手,魔之左手眼下能做的也唯有秉持一身超凡根基强势应招。
  “天地逆轮!”
  话甫落,帝鬼之盾猛一动念,足下反走九宫合咒法,厚重衣袍急摆,魔世秘传倏然上手。
  凄凉阴风呼啸而起,鬼哭阴唳环响不休,黑煞罡轮凝实呈递。
  招未发,威压已若万重山,令人无法喘息。
  轮身伏藏暗刃随之圆转,刃尖及至刃周似漩涡塌陷,雄劲内藏,蒸腾煞气消磨凛冽锐芒,浑然绝掌撼破鲜红剑光。
  伴随魔属真元顷刻迸发,一点理智本心抓准契机动摇魔性,掌势稍缓,未有反攻表现,流动气罩浮现短暂停顿中空,中门陡开。
  “到了现在,你仍是坚持。”同样没有进逼打算,皇甫霜刃仅是兀自道出喟叹言辞。
  只因眼前盈满一身魔气邪扰的人,仍是那位善良到几可令人自惭的梁皇无忌。
  “魔就是魔,杀戮成魔,狂心成魔。”放任此身重拾邪神将身份,只会遵循魔心呼召,打开魔世带来更多杀戮。
  伴随沉沉低语声回荡风间,幻彩眼影在迷离夜色愈显苦楚深结。
  “我——便是魔!”
  自承言辞再落,象征道者踏上无可回转的血腥路途,一点理智化作更为深沉的执念,抢攻男子而上,意在逼迫敌手做下决断。
  “莫要逼我!”男子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遭遇戏文情节的时候。
  哦!这该死却又令人熟悉的台词。
  “剑在你手,生死自负!”
  在场二人心知肚明,“剑”非指百代昆吾,而是指道者日前心血来潮下所托转为克己所打造的断邪灵刃,更是隐喻皇甫霜刃此刻应当具备的决然杀意。
  “你!罢了,朝阳入阙!”
  男子对自家大师兄不自信的表现倍感心疼之余,冷硬铁面下眉目更紧,只因入魔道者掌随语动逼命在前。
  皇甫霜刃胸感气闷同时,头疼之下不忘凝神出招。
  清啸一声震响虚空,男子藏形纳气,气震似浪,长剑划空,看来竟是同道者所愿一般的分毫不留情面。
  剑气虚化万千剑影,青山隐隐间,立现紫气霓虹弥天。
  不吝元功幻成旭日初升,风送紫霞犹如光芒散入黑暗,无声涵养道者脑识、稳固灵修理智,却是藏而不露。
  随即百代昆吾复演古柏森森,遥映此地诡氛,应变魔性本能驱使下攻势愈趋刚烈的魔之左手,封锁帝鬼之盾退避空间。
  风过发梢,不觉清凉,反增杀机昭然,武息勃发,魔之左手周身气劲澎湃,魔元回气迅捷,梁皇无忌再提魔世所学,浑厚真元排山倒海而出!
  萧风拂叶飒飒,幽远剑意若有还无,然心分二用仓促应招,甫接手无有保留的邪神将,皇甫霜刃仍感敌者浑厚内力远超寻常高手,足下不由震退数步。
  见对方向后身退,眼中厉芒陡现,电光火石之间,梁皇无忌连发重重三掌,皇甫霜刃快足点地,身影踏浪逐风。
  名锋随念迅动,并步点剑、燕子抄水、虚步下截信手拈来,破招连绵。
  奇步合正剑,男子身随步转,东驰西掠,三分化、七分挡,紧守周身无漏,牵引帝鬼之盾游走战圈当中。
  神兵圆舞,将出探海式倏变洗剑怀中抱月,长剑横格抵住魔灵并济的邪能厉掌。
  侧身化气,偏头让过无俦真力,皇甫霜刃反手再赞天殊法印,硬拼大地之怒。
  而后稳抓魔之左手倒退时机,男子五指握剑轻轻一挥,眸光有若目送归鸿,写意姿态顺接黄龙转身吐须势。
  青锋平扫,纵横逆顺合乎道上阴阳,百代昆吾直向气甲破绽袭来。
  攻不得,守难全,进退无路!
  幽深微易、神乎其技的一剑偏偏拒之不能。
  剑锋过眼即将错身取命,但觉心头警铃大作,梁皇无忌怒喝一声,奋起伟力,拳背正迎慑人锐光而上。
  凝厚拳劲遭遇离尘剑芒,外呈气罩难承高邈意蕴,流露内陷征兆。
  虽是剑意难防,但守护帝鬼心脏要处的魔之左手岂是空谈,梁皇无忌犹有应招能为。
  上身后仰,双足前端离地化消进逼之势,右手斜翻,径自将气罩、剑芒搅在一处,随后梁皇无忌掌发霸猛一击,反按皇甫霜刃要害而去。
  一剑未尽全功,男子亦不强求,抽身提锋,步影瞬化,人比掌风更快,眨眼退出数丈,避过崩地漫天飞散的乱石溅射。
  秋莹扬波水如烟,游离剑光伴随入魔道者护体真元运作,化为细碎毫光倏尔消散
  急促喘息交叠,不灭魔身虽是刀剑掌气难伤,但亦难能规避太极妙蕴,梁皇无忌临危化去剑上真力,却亦被绵远剑意穿透筋脉。
  数指疾封要穴,帝鬼之盾扬袂再运绝式,手凝混元双极,阴阳奇劲变幻不定,连发九道厉掌。
  掌掌催魂夺魄,却又虚中藏实,主辅有序,瞬息扳平早先劣势。
  顷刻之间,数招一晃而过,皇甫霜刃名武迭出,百代昆吾动与神会,迅捷无伦,流利拆招。
  甫出极招刹那,早先于气罩当中所埋暗劲一点引爆,强如帝鬼之盾其人,亦不由气力不济,竟也喘息不止,胸膛起伏不定,颓势难挽。
  心念一转,男子身形幻动提步再进,骈指抹锋藏招暗伏,百代昆吾速递而出,剑啸沧澜快似流星,正正落向道者心口。
  强势不让的危剑入目,梁皇无忌心思沉定,提起双掌合拢在前,强烈飙风鼓荡袖袍,吹得紫红发丝纷乱而舞。
  “乾坤无忌·风雷受命·阻气断灵·封!”
  护身气罩波涌层浪,轻薄却是犹如坚钢,护住心口难以突破,掌心冷热阴阳持续变转,在剑尖逼近胸膛三寸刹那,将之稳稳截住。
  浩劫剑法·浩劫天险
  此刻,伏藏后手一展全貌,剑身上晦暗不明的光华,竟兀自收敛,一点点的凝向剑尖,随即夜月影刃倏地探出,进而侵脉蚀骨。
  眸光深沉邪睨,眼中忌惮之意大盛,而后梁皇无忌有了动作,虚步后挪,一步反踏,玄阵屹立而生。
  这一瞬,男子惊觉剑身术法融合之效竟被悉数剥离而去。
  皇甫霜刃视线定格于道者相结十指之上,意在勘破个中玄机,暗中心思电转,加紧回忆战中细节——
  脑中早先梁皇无忌履足之处逐一浮现。
  伴随最后一步落下,仿若自然而然地,明了道者于早先腾挪间未雨绸缪,布局藏阵的皇甫霜刃这才惊觉魔之左手战中机变意识之强。
  纵然仅是仰赖魔性本能对战,帝鬼之盾犹是一般无二的果决善战。
  “这是——”
  乾坤无忌·风雷受命·十地封止·法禁
  法语起,法阵升,顿时风雷呼啸、天地低鸣,紫黑光华引为屏障,成就岳立结界,封地大阵禁绝引灵举动。
  失却术力撑持的浩劫剑法,仅留下男子单以道元催动之剑芒,已然不具突破魔躯之可能。
  一招用老,剑路将尽,只剩最为直接的碰撞!剑与盾,所灌真力的差距,在这一刻尽显而出。
  “无处借力的你,打算如何突破我之防御呢?”换言之——你,何来胜算。
  百代昆吾锋尖险险凿穿不灭魔身,面色沉冷不辨喜怒,脱口冷嘲一句,梁皇无忌应变更快一步,指诀再变,双手疾速翻动。
  “圣灵之风。”
  昔日道门真法临阵以发,竟带格格不入的邪异之气。
  磅礴气劲力可摧山倒岳,将发未发之际,魔之左手复见对手一如往常清冷淡定的从容眼神,指尖动作不由微挫。
  “都说黑化强三倍,洗白弱三分,大师兄,哦不,邪神将,你之魔化,大概是用脑智补足身体。”
  仿若信口揭破事实不以为意,自认为算不得嘲讽。
  毕竟早先暗自赞叹梁皇无忌藏招用心之巧,本意魔性本能善战,不料竟是一般无二的妄自尊大。
  孰言术剑相合的浩劫剑法运招时,有力可借乃是必须,先前举动不过术者结合太极玄之用,本能御气合锋而已。
  男子从来不会仰赖所谓根基为胜,能降低所负内创何乐而不为。
  身陷如斯困境,四周无有灵机可借,秉持一身脱俗道骨,皇甫霜刃足踏坤位,隐而祭法,意守空无,竟是于无力处再起新力。
  随即但见男子周身焦灼炎流油然而生,蹿腾袭向帝鬼之盾。
  “天地玄黄·阴阳妙法·真极烈焰。”
  化天地阴阳,逆奇门五行,阴流阳炎呼应间,玄解混沌,道门真火克魔而生,皇甫霜刃剑尖所指,金火所向,魔气登时溃散一空。
  “唔!”
  真火焚风灼痛瞳仁,更是直指魔躯魂体的炼魔之招,梁皇无忌闷哼一声,无奈撤手忙退。
  却说卸去其上术力,流露原本典雅沉练之态的百代昆吾,其上忽而浮现虚影符箓,素光清辉闪烁。
  四野灵火竟似遭受莫名牵引,蜂拥汇聚青锋之上,以木生火,火势连绵,凝练风火林动。
  “浩劫剑法·幽火长燃。”
  声无丝毫变化动摇,玄法会灾剑,圣木奇能染成一片殷色,皇甫霜刃剑出一瞬,人与锋,偕同冲霄而起,百代昆吾一式方外天坠。
  理通太极剑法·青龙出水,却在满目鲜红幻影,冷焰怒腾的渲染之下,尽付夜龙一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