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二十六 如何处置?
  历朝历代,官府对于百姓所有的管理和约束加起来就两个字,顺服。

  所有人,都要做顺民。

  民告官,无罪也要发配三千里。

  官即是法,法即是官。

  但在洪武朝,朱元璋鼓励的就是百姓告官。

  他曾在圣旨中亲自说道,若百姓有冤难平,无处可诉。地方忠义豪侠之士,可抓捕罪官至于君前处置,抓者无罪。

  大义就是,若官员贪污纳贿,或者使百姓蒙冤,又没地方说理。那就直接抓到京城来,老子朱元璋亲自给你们说理。

  古往今来,唯有洪武大帝如此!

  怪不得后世有人说,即便是当了皇帝,朱元璋也是一个有着分明的阶级立场,并且是站在百姓这边立场的皇帝。在对待天下时他是皇帝,但当百姓有冤屈时,他就是一个感同身受的百姓。

  之所以这样,正是他深知百姓的艰难,更深知官员的厉害。

  给百姓公道,其实看起来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的事。但有时候,这却是世界上最难的事。

  朱元璋此举,等于和天下的官吏对着干,直接推翻了他们千百年来统治百姓,并且不许百姓反抗的特权。也无怪,后世一些人,刻意的把他刻画成一个刻薄寡恩的暴君形象。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大队的差役簇拥着一群官员,毫无体统形象的朝这边跑来。

  “父皇!”朱标到朱元璋身边道,“此地人多口杂,还是找个清净的地方吧!”

  朱元璋点点头,“刚才那茶楼就不错,去那!”说着,看了眼那些赶来的官员们,不悦道,“让他们在茶楼里跪着等!”

  ~~~

  茶楼的二楼雅间中,朱元璋坐在上首,朱雄英紧挨着他。

  几个告状的农汉,有些惶恐不安的站着,他们脚边还倒着一个被五花大绑,嘴被堵着,不能发声,鼻青脸肿的男人。

  就是常熟的县吏,周四。

  “路上他不老实,俺揍了几拳!”农汉中,一老实巴交模样的汉子,局促的开口道,“俺可没使劲打!”

  “放开他!”朱元璋一声令下,自有人上前抽出周四嘴里塞的东西。

  周四能说话了,上下颚动了几下,对几个农汉骂道,“我可是县吏,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你勒索人家钱财,不许人家打鱼为生,还卖了人家的船是吧?”朱元璋开口问道。

  周四眼珠转转,他不知眼前这老人是谁,但见周围这么大的阵仗,也心中慌乱。

  “不是那么回事?那船本就是他们从官府租的,到期了,自然要转租给他人,靠打鱼为生的,又不止他们一家!”周四说道,“您别听这几个穷汉胡说,他们就是刁民,胡乱攀扯,不合他们意,他们就说衙门故意刁难他们!”

  “啥租的?当初俺们落户那之后,在河堤上干了半年的活,船是衙门当工钱给俺们的!”一个农汉嚷嚷道,“俺们几兄弟,一大家子人,就指望着打鱼过活。你这杀千刀的要钱不成,卖了俺们的船,还要说俺们的不是!”

  “呸,你当我闲的没事做,要刁难你们几个外乡人?”周四骂道,“告诉你们,如今你们绑了我,已经等于杀官造反!”

  “哟!”朱元璋在边上笑道,“你不过是个吏,哪里算是朝廷命官了?绑了你等于杀官造反,那杀了你呢?”

  顿时,周四面露惊骇,不敢再言。

  瑟瑟发抖的问道,“老人家,您是?”

  “他能见着皇上,说话好使!”一农汉开口道。

  朱元璋翘着二郎腿,脸上看不出表情,“咱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勒索人家钱财,扣押人家的船,然后私下给卖了!”说着,冷声道,“实话实说!”

  周四惶恐不已,一时说不出话来。

  朱元璋也没说话,只对那边努下嘴。

  一个侍卫上前,唰地抽出腰间藏着的短刀,顺着周四的大腿根,贴着要害就扎了进去。

  “别!”

  鲜血涌动之时,周四哭嚎起来,“是是是,我是拿了他们的钱财,卖了他们的渔船!”

  朱元璋点点头,制止侍卫,对楼下喊道,“刑部的人来了吗?”

  不多时,刑部尚书开济走上二楼。此人原本是蒙元名将察罕帖木儿的掌军书记,后投身大明。这个人原先和已被朱元璋处死的胡惟庸关系较好,但却在涉及数万人的胡惟庸案中,得以保全。

  “臣,参见陛下!”

  “你在楼下停着了?”朱元璋问道,“按律,如何处罚?”

  “官吏勒索钱财,又侵占民财为己用,按律当斩!”开济说道。

  “地方官有偏袒失察之罪,如何处置?”朱元璋又问道。

  “正官斩首,辅官刖足,去膝!”开济回道。

  旁边一直听着的朱雄英,也是有些心惊肉跳。所谓刖足就是断脚,从膝盖以下把脚给砍断。这种刑法,因为太过残忍,在宋代就不用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朱元璋杀起贪官污吏,或者有罪的官员来,手法五花八门。刖足起码还留条命,不至于死。可怜的周四那个县的县令,最多是个玩忽职守的罪名,直接被砍了脑袋。

  “应天府的人来了没有?”朱元璋又对楼下说道。

  没一会,一个头上冷汗淋漓的官员上来。

  这人朱雄英认得,韩国公李善长的弟弟,太仆寺丞,应天府尹李存义。

  开国之后,李善长就是文臣之首,位高权重。但由于前年的胡惟庸一案,如今也正在韬光养晦。甚至,隐隐有退居二线的意思。

  “你的人,不让告状的百姓入京,如何处置?”朱元璋问道。

  “回陛下!”李存义战战兢兢的回道,“枭首,弃市!”

  “不!”朱元璋盯着他,“这等事,是咱今日发现了。咱以前没发现的,说不定还有多少。”说着,冷笑下,“那不许百姓进京的巡检,凌迟!”

  李存义的身子明显晃了晃,“臣,遵旨!”

  “还有,他说是听了上官的令,不许百姓进城。着锦衣卫去审下,是谁的令?不不管涉及到谁,一律凌迟!”朱元璋又道,“咱亲口说过,不许阻拦百姓告状,跟咱对着干,这就是下场!”

  雅间中鸦雀无声,几个告状农汉已经傻了,那周四已经吓昏了。他们别的不知道,可陛下两个字还是知道的。

  “你是应天府正官,你该如何处置?”朱元璋又开口。

  李存义赶紧跪下,叩首道,“臣驭下不严,有失察之罪!”

  “明日交还官印,滚回家去!”朱元璋道。

  说着,他站起身,走到楼梯口,对着一楼的那些官员们,开口道,“咱知道,咱让百姓可以告官,可以进京告状,你们心里都有些不舒服,认为咱是乾坤颠倒。”

  “认为咱让百姓告官,是乱了国法纲常,是不分尊卑。”

  “是打了你们的脸!”

  “咱就是要打你们的脸,倘若天下官员人人都有良心,人人都勤于王事,为民请命,这脸咱也打不着!”

  “百姓为啥告状,有冤屈?凭啥当官的,就能给百姓气受?就因为你们是官?”

  “大元朝为何天下大乱,为何民不聊生,为何尸横遍野?就在于,当官的都没良心!百姓活不下去!”

  “咱当皇上,就是要给天下人做主!”

  说着,忽然对朱标道,“标儿,传值!”

  “儿臣在!”

  “从今以后,凡地方官员有阻碍百姓告状者,有拦截百姓告状者,有不接状子官官相护的,一律夷三族!”

  “儿臣遵旨!”

  然后,朱元璋慢慢走到几个农汉身边,忽然换了笑脸,对已经几个吓坏的农汉说道,“咱就是皇上!”

  “哎哎,别跪!”朱元璋亲手搀起一个农汉,笑道,“咱给你们出气,可还满意?”

  几个农汉拼命点头,都不敢抬头看。

  “既然来了京城,先别急着回去,在京里住几天,咱给你们安排!”朱元璋笑道,“过几日,咱还要见见你们,问问话!”

  说完,对朱雄英招手道,“大孙,来,跟咱回宫!”

  出了茶楼,爷孙二人登上一辆马车。

  车厢中,朱元璋问道,“大孙,你可知,咱为啥允许百姓告状,告官呢!”

  “您也说了,您当皇上就是给天下人做主!”朱雄英说道,“对君王而言,给百姓公道,是天经地义!”

  朱元璋赞许的点点头,“还有呢?”

  “上至君王,下至百官,受天下人百姓的奉养,所用的都是民脂民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