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二十九 惊人之言
  朱雄英坐在龙椅上,仰望着眼前那个高大的背影。

  朱元璋的肩膀很宽,宽得几乎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脊背很直,直得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

  他忽然有些感叹,揭开历史的面纱,真正来到时代,才能看到在那些历史上被人刻意抹黑扭曲的背后,朱元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皇帝,是个何样的汉子。

  放才,他让锦衣卫去传旨,在朱雄英看来,就很有几分老派带头大哥的味道。

  “告状的百姓以后就是我的人,谁都不许欺负,明里暗里都不行。但凡以后这些人遭遇点什么,哪怕走路崴了脚,都要算在他们的地方官头上!”

  不讲理!

  可听着,真他娘的提气!

  此时殿中,韩国公李善长请罪。

  朱元璋微顿片刻,开口道,“你何罪?”

  李善长行礼道,“臣弟存义有失察之罪,臣亦有教导无方之错!当时应天府尹出出却,是臣举荐臣弟担任。如今出了这等事,臣悔不当初!”

  朱雄英注意到,李善长一开口,站在御阶旁的朱标顿时微微皱眉。而朱元璋也渐渐转身,神色有些不悦。

  这爷俩为何会同时不高兴呢?

  李善长说错了什么?

  “陛下爱民心切,痛恨蠢官坏官,对玩忽职守深恶痛绝。臣弟管理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却不能管束部下,使其知晓陛下爱民之心,可谓德不配位,有失圣望!”

  朱雄英再次注意到,背着手站在龙椅前的朱元璋,手指忽然用力的相互捏了捏。

  显然,李善长的话,让老爷子听了有几分不舒服。

  “是喽,若真请罪,不该在朝会上请!”朱雄英心中暗道,“他李善长是开国的老臣,皇家的儿女亲家,还是太子太师。若真心请罪,该私下里上折子,或者私下觐见时请罪。”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如此这般请罪,皇帝怎么处罚?罚重了,会有人多想。罚轻了,会让人以为皇帝迁就老臣!”

  这是,把难题交给了皇帝!

  看着殿内,须发皆白,已经垂垂老矣的韩国公。朱雄英忽然生出几分朱标曾有过的心思,这么大年纪了,荣华富贵已经到了顶点,为何还要在朝堂上贪恋权位呢。

  早点退休,享受天伦之乐不好吗?

  现在是洪武十五年,再过几年,朱元璋对这些淮西旧人耐心耗尽的时候,李善长全家七十余口。除了当驸马的儿子,还有公主儿媳妇所出的两个儿子,全被杀尽了。

  “你说你也有罪?”朱元璋淡淡一笑,环视群臣,“既然韩国公说他有罪,那你们谁来说说,该如何处罚?”说着,目光落在一众文臣身上,“御史茹太素,你来说说!”

  “臣以为,韩国公无罪!”茹太素出列说道,“应天府巡检不许百姓进京告状,但追查巡检上官主官之罪。李存义有驭下不严之罪,陛下已免除其官职算作惩戒。不能因李存义乃韩国公之弟,亦说韩国公有罪!”

  “哦?”朱元璋口中拉个长音儿,没有说话。

  “但臣以为,韩国公有错!”茹太素又道,“错在不该举荐其弟担任应天府尹,虽说举贤不避亲,但应当避嫌。”

  这茹太素是山西人,素来以忠直著称。他话中避嫌的意思是,你韩国公已经位极人臣,何必再举荐自家弟弟,管理天子脚下,京师重地。

  “嗯,避嫌这个词儿,说的好!”朱元璋道,“那你说说,他虽无罪,但有错,该不该罚!”说着,又大笑,对殿中群臣道,“来,你们都说说,该不该罚!”

  殿中群臣有人说点头,有人摇头,但却没人先开口。

  看到群臣这等样子,朱雄英心中知道,没人先开口,是因为大家都不想无故的得罪李善长。再者说,谁家都有三亲六故,他们心中,也并未认为这是何等的大事。

  朱元璋背着的手,又用力攥了攥。然后回身,欲坐回龙椅上。

  但转身之时,忽然见朱雄英正若有所思,心中一动,开口道,“大孙,你来说说,韩国公该不该罚!”

  话音落下,群臣惊愕。

  皇太孙虽然身份贵重,但毕竟是个八岁的孩子,他知道什么?

  就连朱标也紧张起来,生怕朱雄英在这个场合说错话。

  “皇爷爷,孙儿以为,有错就该罚!”朱雄英站起身,走到朱元璋身边,用力的大声说道,“且不说李存义是不是他的弟弟,就因为是他举荐的,他就应该受罚!”

  说着,朱雄英看向群臣,继续大声道,“官员之中,素来有引荐的传统。按理说为国举才是好事,可诸位爱卿想必心里也清楚。古往今来,能真正一心为国举才的举动,有多少?”

  “孤虽年幼,但前几日在大学堂听翰林学士讲史时说过。前朝赵宋时,党争此起彼伏,盖因大臣们相互举荐的,要么是自己的门生,要么是同乡,都是他们的自己人。。”

  “还有一些大臣,把举荐官员当成了敛财的法子!”

  “当然,孤不是说本朝官员大臣亦是如此,可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被举荐人身登高位,自然会对提拔他的人感激涕零,如此一来,没有党争才怪!”

  朱雄英一开口,朱元璋眼睛一亮,而群臣则是目瞪口呆。

  因为皇太孙这个调子,定得实在太高。李存义说破天不过是玩忽职守的罪过,最多是免官罢职。可皇太孙一上来,直接拔到了党争的高度。

  李善长更为惶恐,直接跪地道,“陛下,臣绝没有结党之心!”

  “韩国公不必如此!”朱雄英在朱元璋眼神的鼓励下,继续开口,“孤说的不是你,只是因为应天府不许百姓告状,而联想到此处。”

  “孤所说的,不过是四个字,防微杜渐!”

  “举荐是好事,但若举荐之人德行不端,从而做了错事,那举荐他的人,也应该收到责罚!”朱雄英继续道,“此乃官员追责,试想一下,数十年之后,我大明国运升平,繁花似锦之时。官员举荐,会不会如前宋一般,成为某种官场规则,谁也不知!”

  “但现在定下这种调子,若被举荐人有错,举荐提拔之人也有连带责任。那想必,可以防患于未然。起码,举荐之前,都会深思熟虑。更不会把举荐官员这等事,弄成手段!”

  “完了,这将来又是个不好伺候的!”

  群臣心中惊涛骇浪一般,八岁的孩子,能从官员的玩忽职守,联想到党争,再想到举荐官员的弊端,简直闻所未闻。

  而且,八岁的皇太孙说话时毫不怯场。更可怕的,是他这种敏锐的洞察力。还有说话时,不容旁人辩驳,直指人心的霸气。

  有人偷偷抬头,朱雄英小小的身影在前,皇帝的身影在后,渐渐的这一老一少,竟然似乎在视线中,重叠在一起。

  “这种问责,也是一种监督,对事不是对人!”朱雄英继续说道,“孤以为,从此次事起,当实行问责。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

  朱元璋站起身,走到朱雄英身边,弯腰看着他,笑道,“你说这个法儿有些连坐的意思,那咱问你,若是官员们都因为害怕问责,不给朝廷举荐贤才了,那岂不是因小失大?”

  朱雄英笑笑,眼神格外坚毅,“*******,*******!人有私心,自然趋避厉害,明哲保身。但若无私心,全然公心,又怎么会把个人得失放在国家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