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三十八 且看某蓝玉的手段
  “您要防着点燕王!”

  这话,被朱雄英听了个真切。他能听见,想必常茂和李景隆也能听见了。

  可那二人,脸色一点没变,浑似没听到一般。

  朱雄英趁朱标不注意,向前几步,竖起耳朵。

  “你胡说什么?”朱标不悦道。

  蓝玉继续小声道,“臣前几年在辽东打仗,燕王手下管着辽东都司,经营得水泼不进,铁桶一般。所有的兵丁调拨,都要经过燕王的首肯。臣等在辽东时,节制的那些武将,也都只听他燕王的话!”

  “而且,在臣看来,燕王所图不小,将来恐怕.......”

  “他是大明的塞王,在边关自然要一言九鼎!”朱标淡淡一笑,“这些话,你和孤说说无妨,别到处张扬。不然,惹一身臊,还要孤护着你!”

  “臣就是和殿下说而已!”蓝玉笑道,“殿下就是心善,防人之心不可无,殿下还是心中有数的好!”

  “他心中比谁都有数!”朱英雄听了二人的对话,心中暗道。

  大明开国十五年,开国老将渐老,蓝玉等人则为军中新生的领军人物。既有太子朱标的刻意扶持,又有常遇春的军中故旧情谊,前程不可限量。

  朱标之所以扶持他,大概也是不愿意再看见,军中都是淮西勋贵集团的老军功公侯们,一家独大。

  而蓝玉也没辜负朱标的扶持,日后功勋赫赫,战功无数。

  只是可惜,这位千古名将日后被皇帝猜忌。又为了维护自己孙子的皇位,连同军中无数宿将,一并给屠戮了。

  想到此处,朱雄英有些黯然。不过随即又释然,这一世因为有了他,这些功臣名将,他都要保全。

  这时,前方一队骑兵策马而来,朱棣在侍卫的簇拥下,穿着一身贴身的束腰猎装,英武非凡。

  朱雄英注意到,朱棣的亲卫之中,许多是梳着发辫的胡人,神色桀骜。

  “臣弟见过大哥!”燕王朱棣翻身下马,行礼道。

  “又不是朝堂上,不必多礼!”朱标一笑,虚扶道,“怎么不在宫中,陪父皇母后说话?”

  “好几日没有跑马射箭,闲得难受!”朱棣大笑。

  “臣,见过燕王!”蓝玉行的是军礼,而不是叩拜之礼。

  “哦?”朱棣淡淡道,“永昌侯也在!”说着,又是一笑,“云南大战,听说永昌侯率八百骑兵,奔驰千里,抄了元梁王的后路。一战破数万大军,永昌侯被誉为军中之胆!”

  “不敢!”蓝玉拱手道,“些许功劳,不足挂齿!”

  朱棣撇嘴道,“这怎么能算是小功呢?”说着,大笑起来,“不过本王看来,那元梁王麾下的兵马也不甚精锐,若你对上的是北元的本部草原骑兵,怕是讨不了好!”

  “北元骑兵又如何?”蓝玉冷笑,“某看来,不过是插标卖首尔!”

  双方两句话,火药味十足。

  “臣也不是没和鞑子交过手!”蓝玉继续道,“当年随魏国公,颍国公征漠北,臣屡次为先锋,毛都没掉过一根!”说着,忽然一笑,“说这些干甚,当年臣远征的时候,燕王千岁还是个孩子!”

  “你..........”朱棣大怒,双眼喷火。

  “你这厮!”朱标对蓝玉训斥道,“有这么和燕王的说话的吗?是不是仗着有几分功劳,就妄自尊大?现在就如此,日后你若是再有功劳,岂不是连孤都不放在眼里了吗?快,给燕王赔不是!”

  朱标说话,蓝玉郑重的听了。

  也不分辨,与方才判若两人一般,躬身说道,“臣粗人一个,心直口快,千岁恕罪!”

  朱棣一笑,“本王岂是小肚鸡肠之人!”说着,又看看蓝玉,“你说的也没错,当年你们出征的时候,本王还小。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本王执掌辽东,跟鞑子也是真刀真枪的厮杀。”

  “诸皇弟之中,四弟最为勇武!”朱标点头道。

  朱棣又是傲然一笑,斜眼看着蓝玉,“久闻永昌侯弓马无双,可敢和本王比试一番!”说着,笑道,“不算你以下犯上!”

  “臣学的是上阵厮杀的本事,万一收不住手,伤了您,臣可担待不起!”蓝玉不冷不热。

  “哦,既然如此,那就跟本王麾下的勇士比比如何?”朱棣又道。

  蓝玉看看朱棣的亲卫,眯起眼睛,“臣乃朝廷大将,更是大明侯爵。胡人贱种,如何能和臣相比?”

  “你看,你这人小心眼!”朱棣大笑道,“方才你那么呲打本王,本王都没没生气!”说着,朱棣对朱标道,“大哥,您说是不是?”

  朱雄英一直冷眼旁观,蓝玉话中带刺,朱棣也是省油的灯,朱标含笑不语,只在双方火星碰撞的时候说话控制。

  “四弟此言差矣!”朱标开口道,“蓝玉既是猛将,又是帅才,个人勇武是其次,兵法谋略才是首位。动不动就比武,这不是儿戏吗?”

  朱棣摘下纱冠,露出额头的伤疤,“大哥说的也不全对,若不能在战上亲冒弓矢,领军冲杀,算什么帅才?”

  “好,比就比!”蓝玉忽然道,“既然燕王想看看臣的本事,臣在藏着掖着,好似不识抬举一般。”说着,又笑道,“就是不知燕王您,想怎么比?”

  朱棣沉思片刻,“你是大哥的爱将,伤了你大哥没脸面。本王看这样吧,咱们文比。”说着,指着自己的亲卫道,“就比骑射!”

  说到此处,对亲卫中一胡人大喊,“帖木儿出来!”

  “末将在!”一个汉话说的十分别扭的胡人汉子,从马上下来。

  他身材不高,有些敦实,两条腿微微罗圈,手臂悠长。走路时,呼吸跟着步伐的节奏,像只养精蓄锐的豹子一般。

  “这位是永昌侯蓝玉,你同他比比骑射!”朱棣笑道,“比得好,有赏。”

  帖木儿看看蓝玉,“请指教!”

  蓝玉背着手,看都没看对方,嗤笑道,“你先来!”

  帖木儿又看了蓝玉一眼,直接吹了个口哨。

  那边,一匹高大的战马听了声音,飞奔而来。

  眼看战马就要冲到朱标等人身边,帖木儿动若脱兔,呼哨一声翻身上马。

  战马前蹄腾空,鬃毛飞舞。在地上迅速的转弯,朝马场的箭靶子疾驰而出。

  此处那时皇家马场,自然有练习骑射的专门跑到,两边都是箭靶子。

  “好马!”蓝玉赞叹一声。

  “往前些,这边看不清楚!”朱标说道。

  随后众人朝前走,朱雄英也迈步跟着。

  “你来作甚,回去读书?”朱标见了朱雄英,开口道。

  蓝玉在旁笑道,“殿下,就让太孙跟着去看吧。那些瘟书生的书,没什么好读的。咱们大明是打下来,可不是念书念出来的!”说着,对朱雄英和颜悦色,“今日让殿下看看臣的手段!”

  朱雄英假装没听到朱标的话,一个侧步跟在蓝玉身边,朱标无奈摇头。

  此时,跑道上,帖木儿的战马已动。

  战马好似利箭,破弦而出,速度极快。

  帖木儿在马背上,一手持弓,一手抓着一把箭,身体微微前倾。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常茂在朱雄英耳边小声说道,“燕王这个亲卫,一看就是精于骑射的军中探马斥候,殿下您看,他手中抓着箭,若开弓,就连绵不绝!”

  朱雄英看得心潮澎湃啊,“可是连珠箭?”

  常茂笑道,“殿下好见识!”

  “哈!”

  场中忽然一声大喝,帖木儿策马冲锋之时,忽然身体在马背上挺直了,手中弓箭,连珠而出,快得根本让人看不见。

  嗖嗖嗖,纵马冲过五个箭靶,竟然箭箭命中红心。

  眨眼之间,就要冲到箭靶最后。

  帖木儿竟然直接在马背上站了起来,张弓搭箭如满月。

  这样的场景,朱雄英以前只在电影中看过。

  “哈!”又是一声大喝,紧接着砰的一声。

  最后面的箭靶子,居然在弓箭的射击之下,四分五裂。

  “好!”场外众人欢呼呐喊。

  “如何?”欢呼中,朱棣傲然道,“永昌侯,接下来就看你的手段了!”

  蓝玉微微摇头,“臣射这些死的东西,一向不准!”

  不等朱棣说话,蓝玉对远处大喊,“过来!”

  片刻之中,三五个在马场远处的蓝玉亲卫,策马而来。

  都是方脸雄壮的淮西汉子,其中有人只有一只手臂。

  “给太子殿下,太孙殿下,演示一番!”蓝玉开口道。

  “喏!”众亲卫敲打胸膛。

  众人不解之时,这些亲卫纵马排成一个骑兵的冲锋队形,开始让战马热身。而后,竟然在战马疾驰之中,摘下腰间的水壶,双手举过头顶。

  蓝玉走到自己的战马边,翻身上马,整理下自己的弓箭,“不够快,跑起来!”

  轰轰,马蹄声如惊雷,在天地回荡。

  战马奔腾,呼啸着冲着蓝玉而去。

  “哼!”蓝玉看着朱棣,“今日叫燕王看看,某淮西儿郎的手段!”说着,双腿一夹战马。

  竟然独自一人,对着冲锋而来的骑兵,迎接上去。

  弯弓搭箭的一刻,竟然还好整以暇的对着朱雄英,微微一笑,大声呐喊。

  “太孙殿下,看看臣的本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