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五十 活阎王式的外交
  接见使臣的地方,在华盖殿。

  朱雄英换好衮服,带着九旒冕,跟在朱标的身后,缓缓入殿。

  刚入殿,就见一个瘦小黢黑,穿着中原儒服的男子,正在恭敬的给朱元璋三跪九叩,行君臣大礼。

  朱元璋就一身粗布衣裳,端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

  发现朱标爷俩来了,朱元璋点点头,朝朱雄英招手,“大孙,过来!”

  随后朱雄英一笑,乖巧的站在朱元璋身边,而朱标则是坐在靠另一边的圆凳上。

  跪着的藩国使臣见状,连忙再次行礼,“外臣安南陈光启,磕见大明太子千岁,皇太孙千岁!”

  “贵使不必多礼!”朱标嘴上虽如此说,却坐在那里根本有让对方免礼的意思。

  安南的使节连续不知磕了多少头,才半弯着身子站起来。

  “从安南到大明,走了多久?”朱标又问道。

  陈光启虽是安南人,却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的,此时大明周边各国,无论是谁,都以用汉语写汉字为荣。甚至,有的国家官方用语就是汉语。

  “回殿下,外臣走了三个月!”陈光启说道。

  “那是够不容易的!”朱标笑笑,继续问道,“既然来朝贡,为何不正旦来?”

  一听朱标这话,朱雄英心里明白了。今日接见外国臣子,朱家爷俩是准备挑刺儿的。不然老爷子不会一言不发,朱标也不会这个语气。

  陈光启马上跪下,开口说道,“殿下恕罪,鄙国主的愿意也是让臣等赶在大明正旦之时前来。但臣等以为,山高路远,万一耽搁路程,反而不美,所以提前到来。”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奏折,双手捧过头顶,“这是鄙国主的国书!”

  “你念来听听!”朱元璋开口说道。

  “是!”陈光启展开,缓缓开口道,“臣安南国王顿首叩拜谨上言,兹仰见萱阶日煦,桂甸风清,仰天阊而葵藿遥倾,瞻《王会》而梯航恐后。

  谨奉表上进者,伏以皇畴建五,庶邦翘安劝之仁;使驿重三,下国效宾从之款。寻常雉赆,咫尺螭坳..............”

  从文学上来说,安南国王这封贡表,可谓辞藻华美,态度恭敬。

  但挨着朱元璋的朱雄英,清楚的听到了老爷子不耐烦的咬牙声。

  陈光启继续说道,“臣忝守炎邦,世承藩服。久洽同文之化,夙敦述职之虔。土物非臧,上届幸停留抵;庭香惟谨,下情获遂瞻依。臣凭仗宠灵,恪守职贡。式金式玉,遵王度以不违,臣不胜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除另具岁贡品仪,交陪臣潘仕ㄈ、何文关、阮修等赍递上进外,谨奉表随进以闻。”

  国书,好不容易念完了,朱标面露微笑,朱元璋越发的有些不耐烦。

  “尔等前来朝贡,贡品何物?”朱元璋忽然开口问道。

  闻言,朱雄英差点笑出声。也就是老爷子这样讲究实际,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的皇帝能当面问出这种话来。

  陈光启赶紧道,“鄙国穷困,象牙一对,犀角二座,土绸一百匹,土纨一百匹,土绢一百匹,沉香三百两,速香三百两,砂仁米四十五斤,榔四十五斤。”

  这何止是穷困,简直是寒酸。

  不过,自古以来外藩朝贡都是礼轻情意重。都是给中原王朝一粒芝麻,然后弄几车西瓜回去。他们随便带些不值钱的东西来,天朝为了表示大度,好东西一车车的送。

  但朱元璋,却不是那些败家子一样的皇帝。

  “就这?”朱元璋顿时眉头皱起,“这些也值得你们巴巴的送来?”

  “咳,咳!父皇!”朱标赶紧咳嗽几声,毕竟是外国使节,老爷子这么说话有些不妥,“礼轻情意重!”

  “什么情义重?没有礼哪来的情?”朱元璋怒道,“前朝大元时,尔等藩国连年进贡珍宝珠玉,已示虔诚。如今到了大明,三五年不来也就罢了,来了之后还拿这些糊弄咱?”

  “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一封国书,称几句臣子,就想让咱对你们安南另眼相看,或者册封你们?”老爷子言语越发刻薄,“就想让咱念你们的好,对你们在边界那块,偷偷摸摸的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不是?”

  朱元璋的怒气,就在这。

  大明建国之后,安南也趁着中原板荡的时候,没少在边界偷偷侵占土地。尽管两国交际的地方,都是蛮族土司。但那也是归顺大明的土司,不是他安南的土司。

  “小国岂敢有不敬之心!”陈光启连连叩首,“中华天朝于鄙邦小国,乃父母之邦,天朝上国。小国世代沐天朝教化,衣食礼仪,文字科教,岂敢僭越!”

  闻言,朱雄英心中也冷哼一声。

  说的倒是没错,你们的所谓的文明,都是中华文明的福泽。可你们这些人,千百年来,却一边学着中华文明,一边当着白眼狼。

  我们强的时候你们巴结,我们走背子的时候,你们咋呼得比谁都厉害!

  至于这种朝贡,他们也从来都不是真心的。

  他们对中原王朝的朝贡,乃是因为逼不得已。他们知道一旦惹怒了天朝,就永无宁日。所以谦卑的低头,换取中原王朝不干涉他们的内政,使得他们能保持国家的独立。

  朱元璋哼了下,“咱听说,你们的国主,在国内自称皇帝?”

  “绝无此事!”陈光启冷汗淋漓,连连发抖,颤声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普天之下,唯有中华天子,才能称为皇帝。鄙国小邦,偏安南方,国无屏障,如何敢自称皇帝!”

  “贵使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朱标不悦开口,“你可知,为何今日要对你安南严加训斥?”

  “外臣不知!”陈光启跪地说道。

  “洪武元年,你安南国主派遣使节朝贡。父皇十分欣慰,赐以驼纽涂金银印,封安南王。许你陈姓王族,于安南累世富贵!”

  “可你们呢,洪武五年有王族陈姓子弟,篡位自立为王。又向我大明隐瞒,且得寸进尺,希望得以册封!”说着,朱标面露杀气,“此乃藩国臣子该所为耶!”

  朱标所说的这事,是安南王族的内乱。朱元璋册封的安南王死后,新安南王不是亲子,而是故安南国王的养子。后来这个养子,又被安南陈家人杀掉。在给大明的朝贡国书中,此事并未说明,故意隐瞒,使得朱元璋龙颜大怒。

  “太子殿下!”陈光启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嚎啕道,“小国已经知错,所以近年来,连年上贡.........”

  “尔等上贡,岂是真心!”朱标又怒道,“本三年一贡,尔等先是两年一来,后一年一来,所求为何,无非是天朝的赏赐,当孤不知道吗?”

  朱雄英心中暗笑,安南摊上这不肯吃亏的朱家爷俩也是够倒霉的。不来吧,不恭敬。来多了吧,说你要占我们便宜。

  “这些都不说!我大明征讨云南时,尔小国为何私自侵占我禄州领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