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五十八 春秀(上)
  老爷子寿辰之后,京城的冬日越发的冷。

  江南的冬与北方不同,虽没有万里雪飘,但无处不在的冷风和湿冷却如影随形。

  一顶软轿,在深宫的夹道中缓缓前行。刚刚下过一场雪,浅浅的白雪映照之下,紫禁城的红墙显得更加娇艳。

  轿子中有温暖的铜炉,可朱雄英还是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只眼睛。

  他们娘俩,刚从宫外回来。朱雄英的舅舅常茂,喜得千金,老太太得了信儿,欢喜之下也不顾什么规矩不规矩,带着孙子出去看了看。

  对朱雄英来说,这是他难得的清闲时光。

  大学堂的翰林学士们教他更加严格了,每日在宫中除了读书,也就是和那些勋贵子弟们练练队列脚步算作消遣。不过,这样的消遣也越来越乏味了,而且那些勋贵子弟,还被徐达等人要去军中不少。

  “英哥儿呀!”马皇后坐在边上笑道,“一会想吃点啥呀?”

  朱雄英从轿子窗户的缝隙中,看着外面的雪,顺嘴道,“下雪天吃火锅!”

  “那是甚?”马皇后微微诧异,“啥是火锅?”

  朱雄英吧唧下嘴,把记忆中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产物抹去,笑道,“就是锅子!”

  “嗨,这还不简单,一会祖母就让人给你做汆白肉吃!”马皇后笑道。

  可笑着,下一秒脸上的表情却有些疑惑起来。

  “停!”马皇后轻声呼唤,软轿止步。

  贾贵在轿子外头道,“娘娘有何吩咐?”

  “俺怎么听着,好像有人哭似的?”马皇后撩开帘子,疑惑的说道。

  朱雄英也侧耳听听,夹道的那边还真是似乎有人在哭,而且是个女人,年轻的女人。

  忽然,夹道围墙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太监的声音,“你还有脸哭,看杂家不打死你!”

  啪啪,好似抽打手心的声音。

  悠长的夹道中,这种声音格外刺耳。而且还有女子,压抑的哭声。

  马皇后顿时脸色大变,“去看看!”

  “是!”

  没多久,贾贵带着两人,快步走来。

  其中一人瘦高个儿,看身上的衣服,在宫中也是个领班太监的角色。而他身边,则是跟着一个十岁出头,圆脸小眼睛塌鼻子的胖丫头。

  这丫头的胖,和旁人还不一样。她是既胖又壮,好似水缸。而且眼神憨憨的,好似不太聪明的样子。走路时也一点规矩没有,小眼睛不停的四处看,脚步发出沉重的声响。

  “奴婢叩见皇后娘娘!”

  “奴婢叩见皇太孙千岁!”

  太监和那小宫女跪下,太监身上穿着簇新的袍子,那丫头却是有些单薄的宫装。脸蛋通红,满是泪痕。

  马皇后脸色不悦,“怎么回事?”

  贾贵在马皇后身边道,“回娘娘话,他叫孙不仁,是宁妃娘娘那边,管着宫女的领班太监。方才您听到的哭声,就是她在那边处置这犯错的丫头!”

  “娘娘恕罪,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娘娘您驾到,惊扰了娘娘,奴婢罪该万死!”孙不仁面色很寡,一看就是有些刻薄的人。

  朱雄英注意到,跪着的那个丫头,双手用力的握紧,手上似乎带着伤口。

  “你打她了?”朱雄英开口道。

  “回殿下,奴婢就是在她手心上打了几下!”孙不仁低声,不敢抬头。

  “胡说!”朱雄英道,“孤都听到竹板打手心的声儿了!”说着,对贾贵道,“你让她伸出手,给孤看看!”

  “殿下让你伸手!”贾贵说了一句,那丫头无动于衷,似乎没听懂。于是直接把她的手臂拉起来,掌心打开。

  “嘶!”马皇后倒吸一口冷气,那丫头的掌心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全是鞭打的伤口。

  “你为啥打她?”马皇后怒道,她心善,平日待太监宫女最是和气。

  “她犯了错!”孙不仁颤声道。

  “犯了错?若是大错,要送至敬事房,哪有你打的份儿!”马皇后怒道,“宫里的女人,都是皇上和太子的,岂能容你胡乱责罚?”

  穿越而来,朱雄英才发现自己被劣质古装片给骗了。

  宫里的女人,能决定他们生死的,只有皇帝和太子两个人。他们都是伺候这两位的,所以即便他们有错,也不能随意打骂,因为他们在名义上,是皇帝的女人。

  像电视剧中那种,哪个嫔妃动不动就把宫女活活打死的事,几乎没有。就算是不小心打死了,也要赶紧偷摸的让人弄出去埋了。

  万历皇帝少年时就因为殴打宫女,剃了人家半边头发,惹怒了李太后,说要废了他。

  孙不仁浑身颤抖,“她当差偷懒,她偷吃主子的吃食.....她踩死了宁妃娘娘的猫!”

  紫禁城中有规矩,不能养狗。所以后妃们为了解闷,几乎都养着猫。

  “她踩死了猫?”马皇后皱眉问道。

  “宁妃主子的黄猫,本在屋檐下晒太阳。谁知这没长眼的,出门一脚直接踩在那猫的脑袋上,把猫踩死了!”孙不仁战战兢兢的说道,“那猫,宁妃娘娘养了两三年,平日当成心肝.......”

  “够了!”马皇后呵斥一声,“不过是一只猫,就把人打成这样。她虽是宫女,可也是人,你看看她的手!”

  那丫头的手上,伤口好似鱼嘴一般裂着,本就肉嘟嘟的手,红肿宽大。显然,她不是第一次挨揍。

  宫女确实是人,不同于后来大清,有些奴隶制的八旗选秀制度。大明朝紫禁城中的宫女,都是有专门的太监,在外面挑选身家清白的良家女子。

  “你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是伺候人的奴婢,也是苦命人,对这丫头就这么狠心?”马皇后又怒道。

  “不过是一只猫罢了,骂几句打击下就算了,你还滥用私刑?”

  说来残酷,在深宫那些嫔妃的心中,可能照思相伴的宠物,确实比这些奴婢要高贵。但在马皇后心中,人绝对比宠物重要。

  她是跟着老爷子,挨过饿受过苦的皇后。战乱之年,别说什么猫狗,缺粮的时候老鼠都吃过。那些东西在她眼里,不过是个活物。

  “奴婢该死!”孙不仁连连叩首,大冷天的冷汗淋漓,“奴婢就是教训教训她,没有滥用私刑!”

  “还狡辩!”马皇后怒道,“贾贵!”

  “奴婢在!”

  贾贵先是躬身行礼,随后走到孙不仁身边,抡圆了就是两个巴掌。

  啪啪,极其响亮,对方的脸在瞬间就肿胀起来。

  “娘娘面前,你还敢撒谎!”贾贵骂道,“来人,拉敬事房去,打三十板子,着实打!”

  边上,几个健壮的太监,立马上前。

  “算了,三十板子就打死了!”马皇后看了孙不仁一眼,告诫道,“还是那句话,你也是苦命人,何苦为难别的苦命人!”说着,顿了顿,“送敬事房,打十板子,给他个记********婢谢娘娘恩典!”孙不仁连连磕头谢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