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五十九 春秀(下)
  “抬起头来,让俺看看你!”马皇后对那丫头,轻声说道。

  后者还保持着刚才,张开手掌的姿势。闻言动也没动,只是盯着她自己的脚尖儿。

  还真是个傻丫头,边上的朱雄英,无声的笑起来。

  “娘娘问你话呢?”贾贵大急,“说话呀!”

  “你别吓着她!”马皇后轻声问道,“丫头,你叫啥名呀?”

  憨憨的丫头抬头,“春秀儿!”

  “大胆,娘娘面前要称奴婢!”贾贵火冒三丈。

  “你一边去!”马皇后似乎对这丫头看对眼了,笑道,“春秀儿?这名不错,谁给你起的?”

  “我娘!”丫头依旧憨憨的,嘴角挤出几丝笑容。

  “哎,好好的闺女进宫来伺候人,当娘的得多心疼!”马皇后感叹道。

  “娘死了!”丫头低头道,“爹娶了新娘,新娘听说官府选人进宫,还给钱,就把我送进来了!”

  “你爹呢?”马皇后不悦道,“他就答应了?”

  “我爹送我去官府的!”丫头低声道。

  “真是有后娘就有后爹!”马皇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咬牙切齿,随后想想,“以后,你跟在俺身边吧,愿意吗?”

  春秀依旧低头,默不作声。

  “傻丫头,天大的恩典,还不谢恩啊!”贾贵急得跺*******婢,谢恩!”春秀小心的开口,畏惧的后退两步。

  “走吧,跟着俺!”马皇后一笑,返身回了软轿,“贾贵呀,你去宁妃那说一声,告诉他人俺要了!”说着,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告诉她,以后别养那些猫猫狗狗的,外边人都吃不饱,她在宫里拿牲口当什么宝!”

  “皇祖母,孙儿看那丫头傻傻的!”轿子中,朱雄英开口道。

  “傻不傻的俺不知道!”马皇后摸摸他的头发,“俺就知道那丫头人不坏!”

  “您怎么知道她不坏?”朱雄英又问。

  “看她的眼睛!”马皇后一笑,把孙儿搂紧些,“这世上呀,恶毒的女人,眼睛里都是带着笑的。英哥儿,你记住,日后呀,越是对你好,越是对你笑的女子,你越要防着她,祖母不能跟你一辈子,你自己要学会长心眼!”

  这话在朱雄英听来有些没头没脑,甚为疑惑。

  但是有两点他记住了,一是马皇后说的她不能跟着他一辈子,二是说,有女人可能会害他!

  ~~~~

  坤宁宫中,火龙旺盛的烧着,温暖如春。

  朱雄英坐在桌子旁,手边放着一小盆,辽东那边进贡来的榛子松仁。还有一些,用来砸这些坚果的工具。

  咔嚓一声,他砸碎了一个榛子,把里面的果实递给旁边的马皇后。

  后者欣慰的笑笑,“祖母牙不好,不爱吃这些!”说着,又笑道,“少吃点,等会吃饭了!”

  这时,贾贵从外面快步进来。

  一见朱雄英在砸着坚果,赶紧跪在边上,“这等粗活怎么能让殿下来,奴婢给您剥!”

  说完,拿着小锤子,认真的砸了起来。

  “从宁妃那回来了?”马皇后斜靠着,笑道。

  “是,奴婢刚从那边回来!”

  “那边说啥了?”马皇后又问。

  贾贵手上停顿半刻,“宁妃娘娘说,她驭下不严,请娘娘责罚!”

  “哎!”马皇后微叹,“当年她也是跟着皇上过过苦日子的,怎么现在变这样了?”

  宁妃,就是郭宁妃,是淮西勋贵巩昌侯和武定侯的亲妹妹。育有皇十子朱檀,还有两个公主。

  朱檀的封号是鲁,如今还在宫中读书,尚未就藩。

  不过朱雄英确实知道,这小子是个短命鬼。喜欢炼丹嗑药,年纪轻轻的就死了。朱元璋恼怒儿子的不争气,给了荒的谥号。

  死了也就罢了,几百年后鲁荒王的坟还让人给拔了,出土了一大堆宝贝。其中就有唯一传世的,明代亲王的九旒冕,还有皮弁(一种帽子)。

  “好日过多年了,人心就变了!”吃着松仁的朱雄英不经意说道。

  “俺的英哥儿说的好!”马皇后笑道,“你比大人都明白事儿!”随后,又对贾贵问道,“春秀那丫头,为啥总挨打?”

  “奴婢还真问了!”贾贵笑起来,满脸的皱纹堆叠,“她是个新进宫的宫女,本来就不怎么懂规矩,人还笨!”

  “笨也就罢了,还是个没眼色的!”贾贵继续笑道,“据说来的第一天,就找不着人了。宁妃那边的人找了大半天,您猜怎么着?”

  “别卖关子!”马皇后笑道。

  “她跑去没人的地方睡觉去了!”贾贵笑道,“奴婢在宫里当差这么些年,就没听说过胆子这么大的!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没睡醒呢!”

  “呵呵呵!”马皇后也觉得有趣,笑了起来,“还有呢?”

  “她在宁妃那边,偷懒是家常便饭,一眼看不到就不知人哪去了!”贾贵继续开口,说得绘声绘色,“偷懒也就算了,还偷吃宁妃那边的点心。偷吃也就算了,还带回自己房里去!”

  “有一次孙不仁去查房,那丫头的被褥里头,都是点心渣子!”贾贵笑道,“那边的人都说,春秀那丫头,是又笨又傻,人有七窍,她一窍不通!”

  “宁妃都说了,若是再教不好她,就把她轰出宫去!”

  一入宫门深似海,宫女也好嫔妃也罢,终身都在要宫里终老。即便能出去,也是上了岁数,过了婚嫁的年龄,出宫之后要么随便找个人嫁了,要么孤苦无依。

  宫女进宫之后唯一趁着年轻出去的办法,就是实在太笨了,被宫里退货。

  “虽说在宫里当奴婢命苦,可日子毕竟比外头要好,她一个姑娘家,出去能干啥?还不是再被后娘卖一遭!”马皇后叹息道。

  “卖不卖的两说,起码出宫之后,她是自由人。更不用一辈子,都困在这围城里头!”朱雄英开口,拍拍手,对贾贵道,“别砸了,不吃了,吃几个就腻!”说着,指下了下桌子上那些没吃的坚果,“赏你了!”

  他猜测那丫头是在装傻,这深宫之中即便真傻,也不敢如此行事。那丫头是在赌,赌自己只要不死,就有机会被轰出去。

  “奴婢谢太孙赏!”贾贵大笑,随后抓着那些松仁榛子,就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而马皇后则是在一边若有所思,对外头喊道,“春秀,你进来!”

  春秀慢慢悠悠的进来,鞋上还沾着尚未融化的积雪和点点泥土。

  “你过来!”马皇后对她招手,看着他的眼睛,“你跟俺说真话,你是不是装傻?”

  顿时,春秀畏惧的后退两步,眼帘低垂,身子因为恐惧颤抖起来。

  “别怕,俺不让人打你!”马皇后柔声道,“你要是真想出去,俺就让人送你出去。英哥儿说的是,宫里虽然日子好过,可却活得没滋味儿。还要当牛做马的伺候别人,被人打骂!”

  说着,马皇后又道,“俺不止一次和皇上说呀,这宫里用不了这些人,少选些宫女太监,即使少造孽。可是呀........哎!”

  顿了片刻,又再次说道,“你也是身不由己,后娘为了银子等于把你卖了。你想出去,俺就让你出去。出去之后好好过日子,俺可以给你个口谕,你回去告诉你爹,告诉你后娘,还有你们当地的官儿。”

  “就说皇后娘娘说了,敢刻薄待你,娘娘就让人抓他们下大牢!”说到此处,马皇后拉着春秀的手,“丫头,咱娘俩相识一场,俺不会让你没个好下场的!”

  豆大的泪珠子,从春秀脸颊滑落。

  这一刻,她本来呆滞的眼神,变得生动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