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六十一 训斥(1)
  太子妃吕氏寝宫中,吕氏正和一个和她面容甚是相像的妇人,笑着说话。

  不用问,便知她们是母女二人。

  “曹国公家的公子,母亲可曾相看了?”吕氏亲手给母亲剥了一个柑橘,笑着问道。

  吕母先是笑了接着,然后才说道,“想看倒没有,不过倒是远远的看了两回。曹国公家的公子,人品相貌都是没得说!”

  “这是自然,李家公子的人品长相,在诸勋贵子弟中,是一等一的好。别看他如今年岁还小,只在羽林亲军中做个校尉。可前程不可限量,落生下来,身上就带着骑都尉的官职。母亲也知道,李家是太子殿下的姑表亲,情分在皇上和太子心中,可比旁人重上许多!”

  他们母女二人说的,就是和曹国公李家联姻的事,吕氏的娘家有个侄女,正好到了出嫁的年龄。他吕家虽说不是大明的世袭贵胄,可吕氏的父亲如今是大明的大理寺少卿,她又是太子妃,算得上门当户对。

  听了吕氏的话,吕母笑笑,不过眼神之中有些不自然,开口道,“其实我看来,那李家的公子也是良配。咱家的女儿嫁过去,自然也是好日子。只不过,只不过你父亲的脾气你也知道,我把你意思和他说了,他说什么文武殊途,终归不是一路人。吕家上杆子说亲,难免要被人说成是攀附。再说,文官和武人联姻,大明朝还没有这个先例!”

  闻言,吕氏顿时不悦。

  她之所以一力促成自己的侄女和曹国公府联姻,是因为她想得深远。她母族这边是文官,借不上什么力。所以她要给儿子,找个可以借力的靠山。

  “我看父亲是糊涂了!”吕氏板着脸,她是太子妃,父母都要对她称臣,说话自然带上了些威严,“什么攀附?难道有我这样的女儿,和他曹国公李家结亲,还算攀附?”

  “什么文武殊途?大明朝如今说话算数的,都是武人。文官再怎么清贵,也可赶不上武人的份量!”说到此处,脸上微怒,继续道,“我好心给侄女找个好婆家,他还这么多顾虑!”

  吕母见女儿发怒,不由得有些讪讪,说道,“太子妃莫恼,你父亲的脾气你也知道,读书读多了,难免性子有些清高耿直!”

  “不是女儿不晓得父亲的性子!”吕氏开口道,“我费心尽力的为了谁?和李家结亲了,吕家是不是也要沾光!”说着,顿了顿,小声道,“再说就算不为了旁人,也要为吕家的外孙考虑,考虑!”

  “炆哥儿也年岁大了,身后半个站脚助威的人都没有,可怎么是好!”说到此处,吕氏又压低声音,“虽说女儿现在是太子妃,可炆哥儿上头.........莫说是天家,就是有点资产的寻常百姓家,他这样的孩子,都是别人的肉中钉,眼中刺,他性子又老实,将来被人欺负了,谁帮他?”

  吕母也不是傻子,听了女儿的话,只能默默点头。

  就这时,太监过来禀告,太子朱标到了。

  吕氏忙和母亲起身,迎接出去。

  “臣妾见过太子殿下!”

  朱标看到吕母,脸上露出几分亲近的笑意,笑道,“你几时进宫的?可曾用膳了?”

  “臣妾谢殿下挂怀,已经和娘娘用过饭了!”吕母行礼笑道。

  “一家人,何必这么拘礼!”朱标笑道。

  “殿下用过膳了吗?”吕氏笑着迎朱标进屋,说道,“要是没用......”说着,闻到了朱标身上的酒味,赶紧对宫人吩咐,“快给殿下准备醒酒汤!”

  说完,给母亲一个眼神。

  后者心领神会,“臣妾告退!”

  朱标点点头,“日后得闲了,常进宫看看!”

  “谢殿下恩典!”

  ~~~~

  殿中,只剩下朱标和吕氏二人。

  朱标坐在凳子上,小口的喝着醒酒汤。吕氏则是笑着走到他身后,轻柔的帮他揉捏起额头来。

  “殿下今日和谁吃的酒?”吕氏笑道,“看样子,没少喝呀!”

  朱标淡淡的说道,“和曹国公!”

  吕氏想想,又笑道,“殿下多日不曾饮酒了,看来曹国公和您的情分,真是和别人不同!”

  “他是我的姑表兄,孤小时候每日都跟在他和沐英的后边跑!”朱标笑道,“在孤心中,他们和自己的兄长,没有什么两样!”

  说着,叹口气,“但如今年岁大了,君臣有别,他们恭敬之余,倒不如以前和孤那般亲近了!”

  “君臣有别,他们都是小心谨慎的人,自然是怕别人说闲话!”吕氏继续帮朱标揉着肩膀,开口道,“不过,曹国公深得圣心,就算有人说闲话,也奈何不了他!臣妾听说,皇上让他管了五军都督府,那可是天下兵马........”

  “孤听说,你想让你母族和李家联姻?”朱标忽然开口问道。

  吕氏手上一滞,赶紧笑道,“是有这么回事儿,李家的公子和臣妾的侄女,年岁相当,两人生的月份属相也都相配。臣妾那侄女生的好,知书达理,所以想找个好人家。臣妾觉得,若是李家和吕家联姻,也是亲上加亲,何乐而不为?”

  “亲上加亲?”朱标忽然冷笑起来,一下捏住吕氏的手腕,“用我朱家的亲,加你吕家的亲?”

  吕氏手腕被捏着,心中惶恐,惊呼,“殿下,臣妾........”

  “别想不该想的!”朱标忽然站起身,推开吕氏,冷冷的说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当孤不清楚吗?”

  “臣妾........臣妾..........”吕氏心中又惊又怕,含泪哆嗦,说不出话来。

  “莫自误!”朱标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一夜夫妻百日恩,有些话孤给你留着脸面,不想说清楚了。但你别自己想左了,误人误己!”

  “明着告诉你,李家不会娶你吕家女,以后你也别想着让你吕家的女子,跟国朝的开国勋贵结亲。”

  “孤今日把话说明白,免得来日还要跟你们费唾沫!”朱标看着对方,继续说道,“出了事,也莫说孤不认人!”

  “殿下,臣妾冤枉啊!”吕氏哭道,“臣妾就是看两个孩子是良配,所以才撮合........”

  “闭嘴!”朱标怒道,“你再狡辩一句试试?”说着,摇头道,“这事,孤念着你的情分,能容你。传到老爷子那,你以为能容?”

  顿时,吕氏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