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六十三 过年(1)
  转眼之间,年,不期而至。

  紫禁城中,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朱元璋背着手,站在坤宁宫的外头,看着几个踩着高凳的小太监贴春联。

  “东边高了!”朱元璋喊了一声。

  贴对联的小太监手一抖,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不敢动了,站在那发愣。

  “你愣着干啥,咱说东边高了!”朱元璋骂道。

  小太监傻了,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呵,笨的都瓷实!”朱元璋又骂了一声,“东边高了,你低一点不就行啦!”

  贴对联的小太监,颤颤巍巍的把对联往下拽拽,不过他拽的是西面。

  “他娘的!”朱元璋哭笑不得,骂道,“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要你们有啥用?”

  噗通一声,小太监掉下凳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重八!你看你把他吓得!”马皇后正在活面,手上还沾着面粉,从殿中探出头去,开口道,“本来人家贴的好好的,你往那一站,谁不害怕。他心里害怕,还能贴好?”

  “说得咱跟瘟神似的!”朱元璋撇撇嘴,瞅瞅身后跟着的几位侍卫,“你们几个上去,好好贴!”

  “遵旨!”李景隆,傅让等东宫侍卫,踩着凳子上去。

  “陛下,您看正好不?”李景隆举着对联大声问道。

  “西边再往西点!”朱元璋说道。

  李景隆瞬间往西边挪挪,“这回呢?”

  “这还差不多!”朱元璋点头,“就这么地,贴吧!”

  ~~~

  “哎呦,咱的英哥儿可真俊!”

  朱雄英穿着簇新的五抓金龙袍服从后殿出来,马皇后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溺爱的捏捏他的小脸。

  这件新的袍服通体都是红色,上面绣着金色的丝线,五爪团龙活灵活现,不怒自威。

  腰间还扣着羊脂玉带,挂着个香包。

  朱允熥的这件袍服,是江南制造局中,上百位技术最好的织工,织了一年才做好的。

  过年了,小孩要穿新衣,所以马皇后直接吩咐春秀给朱允熥穿上。

  “快,出去让你皇爷爷看看!”马皇后拉着朱雄英出去,对站在门口的朱元璋笑道,“看咱们的大孙子,多俊呀!”

  一见朱雄英,朱元璋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

  上下打量一番,“唔,这个色好,吉庆热闹,过年就应该穿这样的新衣!”

  新衣服的滋味其实不好受,而且这种大红色绣金线的袍服穿在身上,多少有些沉重。

  朱雄英看看朱元璋,开口问道,“皇爷爷,你怎么不穿新衣裳?”

  朱元璋身上,依旧是那套万年不变的旧棉布衣裳,袖口都磨起球了,洗得也有些掉色。

  “咱这个岁数了,还穿啥?”朱元璋笑道。

  朱雄英又看看他趿拉着的布鞋,“那您换双鞋呀,您的鞋都开线了!”

  朱元璋低头看看脚上,继续笑道,“这有啥,回头补补不就成了!”说着,又大笑起来,“这是你祖母入冬时候给咱做的新鞋呀,在民间一双鞋能换半袋杂粮呢,咱可舍不得换。过日子,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再说了,咱是皇上,咱要是成天想着穿新衣裳,穿新鞋,那得祸害多少东西?”

  不但是穿衣裳,生活上各个方面,朱元璋都堪称简朴,甚至有些小抠。马上过年了,朝廷自然犒劳忙了一年的臣子们,可朱元璋不但啥都没给,还传旨给六部,过年的时候也要留人值班。

  哪天咱心情不好下去溜达,发现没人值守,直接砍了你们的脑袋。

  这几天宫中都在筹备着正旦朝会后,宴请群臣的菜单。朱元璋看了之后,所有精美的菜都划下去了,只准每桌四道菜,而且还说,臣子们吃完了赶紧滚蛋。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严于律己,也是一个严于律人的皇帝。

  不过,在对待儿孙上,朱元璋却是格外的大方,格外舍得。就好比朱雄英身上这套袍服,是他亲自下旨让制造局筹备的。

  朱雄英每年都在长个子,这种千辛万苦织出来的衣服,也不过只能穿几次罢了。而且这样的袍服,四样色每色做两件,一共就是八件。上面的金线,是真的黄金拉成丝线。

  “这玉带不行!”朱元璋看看大孙子,拖着下巴说道,“太素了!”

  朱雄英腰间的玉带,都是上好的温润如羊脂的美玉。块块都是一般大小,每块之中用玉环连着,巧夺天工。

  可在朱元璋眼里,却是太素了。

  “朴国昌!”

  “奴婢在!”

  “你去!”朱元璋吩咐道,“告诉鸿胪寺,内造监,选好玉给咱大孙,雕几条龙纹玉带出来,要快!”

  “遵旨!”

  朱雄英低头看看自己的腰带,“皇爷爷,孙儿觉得已经够好了,就不必再.....”

  “好啥?”朱元璋笑道,“你是龙孙啊,连雕龙的玉带都没有,成何体统!”

  朱雄英沉思片刻,“皇爷爷,您自己不穿衣服,是怕君王嚼舌,引起上行下效,劳民伤财!可您却让皇子皇孙们........”

  其实他是想说,您一个人简朴,却让儿孙们奢侈,是不是有些........

  但显然,朱元璋会错意,大笑道,“咱一辈子刀头舔血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儿孙!”说着,拍拍朱雄英的肩膀,“这天下的好东西,全是咱打下来,给你们这些小猴子的!”

  说到此处,有些感叹道,“咱朱家往上八代人,都是泥腿子,啥福都没享过。咱也是苦了小半辈子,才有今天。到了你们这,咱绝不能再让你们过紧巴巴的日子!”

  就这时,朱标拿着几份折子,从后面走来。

  “忙完了?”朱元璋先开口道。

  说朱标是古往今来地位第一稳固的太子一点不假,朱元璋对他是无条件劝,身为太子,有时候都可以代替他这个皇帝做主。

  “今日的事是忙完了!”朱标笑笑,递给老爷子一份奏折,“这有份折子,要父皇用印,不然户部那边怕是不敢批!”

  “你让他们批他们还不敢,活腻歪了都!”说着,朱元璋接过奏折,粗粗的看了几眼,顿时不悦道,“干啥,又要十万贯?”

  朱标笑道,“一年到头了,京官清苦,儿臣觉得还是赏赐些什么,让他们过个好年!”

  此言不假,京师物价远比其他地方贵。而在京的官员们俸禄微薄,洪武帝在位,更不敢收地方的孝敬,所以日子过得格外苦。甚至有的出身贫寒的官员,一年到头家里也吃不上几顿肉。

  “咱不都说了不赏吗!”朱元璋皱眉道,“崽卖爷田不心疼,你这一出手就是十万贯,咱大明有几个十万贯?”

  “父皇!”朱标苦笑道,“就算是寻常人家,过年了都要给长工分些白米白面,咱堂堂大明,不好刻薄臣工!”

  “谁刻薄他们了!”朱元璋瞪眼道,“再说了,这能比吗?当长工只能撅着屁股给东家干活,可那些当官的,咱给了他们权,让他们光宗耀祖,封妻荫子还不够吗?”

  “给了权,还想要钱,天下的好事都让他们占了。”朱元璋继续嘟囔着,“也不能惯他们这臭毛病,今年给这么多,明年给不给,连续给几年就成了长例,以后不给就是皇家不仗义!”

  “父皇!”朱标又笑笑,“您老用印吧!”

  朱元璋老脸有些纠结,从腰间掏出一方小印,哈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按下去,“你就败家吧,十万贯,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