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七十三 飞来横鞋
  朱雄英趴在窗户边,小心翼翼的透过缝隙,往里面看。

  因为他个子不够高,还要踩着李景隆的脊背。后者趴在地上,努力的支撑身体,还要四处观望。

  殿中,老爷子和朱标爷俩,正争论得有些面红耳赤。

  老爷子双手掐腰,大声咆哮,“咱一说收拾这些杀才,你就说啥要留些分寸,杀人不好,你怎就恁心软?咱又没说把他们杀来,你急个啥?”

  “君王治国,怀柔为主,父皇英明神武,但好以私刑替法,不可取呀!”朱标分辨道,“再者说,即便有些过错,也是开国的老臣,父皇当优渥几分!”

  “哈,你他娘的还当起好人来了!”老爷子怒极反笑,“开国功臣咋了?他们犯事了就要罚,你跟他们讲情面,他们要脸吗?但凡要些面皮,也能知道进退。他们呢?你今日优渥他们,明日不优渥,他们就觉得你刻薄寡恩!”

  说着,老爷子继续怒道,“一开口你就是这些书本上的话,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让那些遭瘟的书生教你!”

  窗户外,若不是捂着嘴,朱雄英差点笑出声。

  这老头最是双标,用着的人的时候就是读书人,口口声声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恼怒别人的时候,就骂人家是遭瘟疫的书生。

  有趣,有趣!

  朱标继续开口,“儿子知道他们有错,但也分轻重不是?这些天他们来找儿臣,话里话外也都说知道错了,毕竟是开国老臣,儿臣想..........”

  “开国老臣咋了?”老爷子怒道,“咱又不欠他们的,没他们,咱照样能打得下江山,没他们也有别人跟着老子干!”说着,继续骂道,“你别以为他们什么劳苦功高的,就算有些功劳,咱也对得起他们。”

  “高官厚禄封妻荫子,哪样没给,他们追随你老子,图的就是富贵!”

  “您也说了是为了富贵!”朱标又道,“些许小事让他们知道错就好,真有罪的严格查办,儿子不是不让您罚,而是不想您不问良莠,不分青红皂白,见谁办谁?父皇,胡逆案就是明证,千万不能人心惶惶啊!”

  坏了!

  一听这话,朱雄英心中暗道,老爷子要炸!

  当初胡惟庸一案杀了上万人,已成了老爷子的逆鳞。朱标这么直挺挺的说出来,老爷子定然要真怒。

  果然,只见殿中的老爷子,几乎把口水都喷到朱标脸上。

  “你是在指责你老子吗?”

  “旁人说咱杀人多也就罢了,你还说?”

  “咱杀人是为了谁?这天下将来是谁坐?”

  “你心里不领情,还要跟咱说道这些?”

  这也就是自己儿子,换别人老爷子早就让人拉下去了。

  朱标也知失言,连忙解释道,“父皇你文治武功,应当青史留名。可您何必有圣君不做,要严苛之主呢?”

  “咱还不是为了你!咱狠一些,你将来才能做圣明天子!咱就是这么当皇上的,你想搞什么圣德仁厚,等将来你当了皇帝再说!”老爷子大骂道,“你个四六不懂的玩意?好赖都不知道了!老子当初,就不该生你!”

  “生你养你,让你当太子,你他娘的反过头骂你老子是暴君?你个没良心的!”

  这句话,把朱标也骂火了。

  拉着脸说道,“既然父皇如此说,那换掉儿臣就是!”

  “你说啥?”

  老爷子顿时火冒三丈。

  “父皇,儿子,儿子说错话了!”朱标赶紧解释。

  可老爷子根本不想听,当场从边上桌子上抄起花瓶,嗖的扔过去。

  朱标一闪身,啪地一声,花瓶砸在墙上粉碎。

  “好哇,翅膀硬了,顶你老子,你个不孝子!”

  说着,老爷子抄起檀木板凳,对准了朱标的脑袋。

  瞄准片刻,还是放下,目光四处踅摸。

  “咱,咱打死你个逆子........”

  老爷子骂着,目光落在墙角的青花大缸中,直接抓起里面的鸡毛掸子,撸起袖子。

  “你他娘的,要咱换了你?”老爷子骂着,“咱先揍死你!”

  “父皇!父皇!”

  朱标大惊失色,不住后退。

  呼呼,鸡毛掸子被老爷子抡得跟带风,朝朱标抽去。

  “哎呦!”朱标身子一抖,藏到了柱子后面,跟电影中秦王绕柱似的,“爹,儿子刚才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老爷子气得身子发抖,在柱子另一侧指着朱标骂道,“你往你爹心里戳刀子,还说不是故意的!”

  说着,猛的向前,却抽了个空。

  再次上前,啪的一下,鸡毛掸子竟然抽在桌子上,断了。

  见老爷子手里没了凶器,朱标站在原地,无奈道,“爹,能不能有话好好说!”

  “说个球!”老爷子依旧大怒,直接脱下脚上的布鞋,奋力扔出。

  嗖,朱标一躲。

  啊,窗外一声惊呼。

  “谁在外头?”老爷子怒道。

  ~~

  他们爷俩不打了,同时快步从殿里,气哄哄的出来,眼神狰狞。

  到了外面一看,却当场愣住。

  只见朱雄英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身边还有一只扔出来的布鞋。另外,还有李景隆面无人色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朱雄英方才正兴致勃勃听着,突然布鞋飞来,措手不及之下直接砸在了他脑门上。

  “你在这作甚?谁让你停的?”朱标怒不可遏。

  老爷子则是快步过去,一把拉起朱雄英,心疼的说道,“哎呀,咱的鞋砸着你了?砸哪儿啦?”

  “这儿!”朱雄英眼冒金星,老爷子的布鞋是可是硬底儿的,砸的是真疼,“皇爷爷手劲真大!”

  “砸着脑门了?可了不得!”老爷子顿时心疼得够呛,大手揉着孙子的脑门,咣唧给了李景隆一脚,“叫太医去,楞啥呢?”说着,又心疼的说道,“哎呀咱的乖乖,咋就砸到咱大孙的脑门了呢?咱大孙的脑袋是读书认字的用的,这要是砸出好歹可咋弄!”

  边上的朱标脸色铁青,心中恼怒。

  儿子偷听其实他到不是如何生气,生气的是他被老爷子追着揍的场面,让朱雄英给看到来。

  这以后,他还如何保持父亲的威严?

  这,多丢脸!

  想到此处,怒火中烧,咬牙道,“你无法无天,君父说话你也敢偷听!”说着,四处看看,从屋里抄起半根鸡毛掸子,“今日不教训你,将来你要翻天!”

  瞬间,朱雄英躲在老爷子怀里,“皇爷爷!”

  老爷子再次大怒,麻利的脱下另一只布鞋。

  嗖的扔出去,怒道,“都怪你!”

  啪,那只布鞋,不争不偏,正拍到朱标脑门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