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二十六 串门(3)
  “让这小畜生自己说!”

  常升的一声怒斥,让正朝门里走的马皇后,诧异的回头。

  待见到常家第三代排行的老大常继祖的惨状后,惊愕的问道,“这是咋了?老二,你咋把丫头打成这样?”

  顿时,朱雄英乐不可支,丫头!

  常继祖长得五大三粗的,小名居然叫丫头。

  常遇春生了三个儿子,但是到了他儿子这辈儿,却一直没生出儿子来。老二常生升,先为常家生下了第一个男丁。所以为了寓意这个孩子好养活,不早夭,便取名丫头。

  说着,马皇后转身过来,一巴掌打在常升的肩膀上,“你小子,这不是你儿子?下这么重的手?”说着,心疼得不行,“昨儿文忠也是,把狗娃子腿都打断了,你们这些当爹的,就这么舍得?”

  常升被打了一下,见老太太心疼,唬得不行。

  “您是不知道,这小畜生多气人!”

  “你儿子你叫小畜生,那你是啥?”马皇后骂道。

  在她心中,常家这些孩子都是她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从小吃过她做的饭,穿过她做的衣衫,在她心中相比旁人自然是与众不同。

  常升缩了下脖子,不敢说话惹老太太生气,恨恨的瞪了他儿子一眼。

  “娘娘莫生气,是臣不好!”常继祖低头,小声的说道,“臣在城外的赌坊里,堵了三天,输了家里在长安街上的二十间铺子,城外两个水田庄子!”

  “啊!”马皇后大惊。

  随后,忍不住一巴掌抽在常继祖的腿上。

  “你个败家玩意,咋沾上那一道了!”马皇后怒道,“十赌九骗,你这么大人不知道?还输了那么多,你是想让常家败在你的手里吗?”

  常继祖不敢躲闪,低着头不说话,面红耳赤。

  “您消消气,里面走!”常茂过来,也瞪了一眼侄儿,“别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坏了您的心情!”说着,搀着老太太往里面走。

  朱雄英倒是颇为奇怪,等老太太走出几步,低声对常继祖问道,“哪家赌坊,敢坑你的钱?”

  “也不是坑,认赌服输!”常继祖吭吃瘪肚的说道,“手气不好!”

  啪,又是一巴掌打过来。

  常升怒道,“让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货,老常家的人都让你丢尽了!”

  朱雄英也看出来,常继祖这小子有点憨,明显是心眼不够用。

  堂堂郑国公家的嫡子少爷,居然让赌坊给坑了这么多钱。换了朱雄英,当场把名头一亮,老子就是不给你,你能怎地?

  虽说有些不江湖,但你一个赌坊敢啰嗦,回头一张片子递到应天府,直接让你赌坊吃不了兜着走。

  “啧啧,你也真舍得!”朱雄英开口道,“长安街的门市,那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常升笑道,“哪能那么便宜了那些赌棍!”说着,压低声音,“这小子输了钱,回头臣让家丁抄家伙去了赌坊。不但他签字画押的东西,当场烧了。那家赌坊还得拿银子来赔罪,要不是今儿您和娘娘过来,不然那赌坊的掌柜的,还要在臣家门口跪着磕头请罪呢!”

  “这还差不多!”朱雄英赞许的点头,“虽说有些仗势欺人,但对这些恶人,就要这么整治!”

  说着,又皱眉说道,“皇爷爷和父亲三令五申,京城之内不得开设赌坊。到底是谁这么胆大,敢做这种买卖?”

  别看老爷子年轻时也喜欢玩几手,但最恨的就是赌坊。在他看来,小赌怡情,大赌是家破人亡。所以应天府中,青楼歌院比比皆是,但赌坊却只能藏身地下。

  常升小声道,“哎......是江夏侯周德兴家的产业!”

  “他猪油蒙心了!”朱雄英怒骂道,“堂堂侯爵,家财万贯不够他吃用的,居然干这种缺德的勾当!”

  江夏侯周德兴别看只是个侯爷,却是老爷子真正的同乡,一个村里光屁股娃娃的交情。而且这些年颇有战功,洪武十四年的五溪蛮族之乱,就是他平定的。

  这人品行很是有些贪婪,这几年御史台没少因为凤阳中都,他周家侵占田地的事弹劾他。

  “天要叫谁灭亡,必先让谁疯狂!”朱雄英又默念一句。

  别看周德兴是老爷子的同乡兼玩伴,但最终的下场,哼哼!

  历史上,这位江夏侯因为他儿子和宫女私通,一并处死。

  “那可不是一般的赌坊,吃喝玩乐里面应有尽有.......”一提起这个,常继祖双眼冒光。

  “闭嘴!”常升大怒,上去就是一脚,“谁让你说话的,小畜生!”

  常继祖的无心之言,顿时提醒了朱雄英。

  吃喝玩乐应有尽有,那不岂不是一条龙产业?

  “他周家,这么大胆?这么招摇?”朱雄英问道。

  “这也就是撞到了咱家!”常升笑道,“那管事的见咱家的家丁要扫他的场子,才搬了周家出来。”说着,又笑道,“那地方在城外头,不是熟客也找不到!”

  朱雄英想想,对常继祖问道,“你是自己去的,还是被人带你去的!”

  “几个朋友带去的!”常继祖低声道,“就是过去耍耍!”

  “只怕是别人把你当成棒槌耍,故意让你输钱!”朱雄英看着对方的憨样,想想说道,“你现在每日就在家中呆着?身上有什么职司没有?”

  “臣在国子监读书!”常继祖回道。

  朱雄英又看看他五大三粗的磨样,怎么也和国子监的监生联系不到一起去。

  倒是常升在边上低声笑道,“家里几代人都是舞刀弄枪的,臣想着让他去读书,沾沾文气儿!”说着,又骂道,“就是这小畜生不争气,怎么打都念不会!”

  虽说这些军功起家的勋贵豪门,心里厌恶那些多嘴多舌的书生。但骨子里,也还是希望自己家中的子弟,能多读些圣贤书。

  毕竟,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说法,早已深入人心。

  “你看他这样,能读什么书?怕是三字经都背不全!”朱雄英笑笑,开口道,“二舅,像表哥这样的去读书,未免有些强人所难。”说着,顿了顿,“常家是勋贵军功之家,功名还是要在马上取的。这样吧,回头让他进宫,当孤的亲卫,再过两年去军中历练!”

  “还不谢恩!”常升咣几又是一脚踹过去。

  “我不想去!”常继祖低声道,“进宫就跟坐牢似的,半点自由都没有。我在国子监多好,吃喝玩乐随时有时间!”

  “小畜生!”常升暴跳如雷,当着朱雄英的面,开始暴揍儿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