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四十二 锦衣卫
  吕胖子现在的样子,像一只在干涸的泥地里,濒死的鱼。

  双手垂直不能动,两只脚绷紧了不住的踢腾,肥大的头颅不住的摇晃扭动,嘴巴长得很大,竭力的呼吸。

  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他的双眼,竟然没有一丝黑色,全是惨白。而且因为痛苦,此刻他的眼睛竟然看上去,比平时大了一圈,浑圆的凸起。

  “呃......呃.......”

  几个按着吕胖子肥胖身躯的锦衣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口中发出最后的呓语。

  锦衣卫同知蒋瓛回身走到门口,发现走廊的远处似乎有人在偷看,微微一笑反手关上房门,然后坐在了摆满了酒菜的桌前。

  他淡淡的笑看身子一激灵一激灵的吕胖子,然后拿起象牙筷子,挑了一块灌汤黄鱼腮帮子上的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尝下滋味。

  随后满意的点点头,给自己斟看一盅酒,开口笑道,“福瑞楼的手艺,还真是冠绝京城,这道灌汤黄鱼鲜到了骨子里!”说完,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呃.........”吕胖子的声音越发微弱起来。

  “哥儿几个再受累!”蒋瓛又拿起青花碗,给自己盛了一枚清炖狮子头,蒯了几勺汤之后,笑着对几个锦衣卫说道,“送国舅爷上路之后,这桌好菜咱们也别糟践了!”

  “嘿嘿!”几个冷峻的锦衣卫,面上终于露出些笑意来。

  这时,其中一人看看吕胖子的脸色,开口道,“大人,差不多了,还差一口气!”

  蒋瓛吃着软糯的狮子头,眼皮都没抬起,“唔,上加官儿吧!”

  所谓上加官儿,就是水刑。往犯人的脸贴湿透的牛皮纸,一张一张直至犯人自己憋死。这种刑法听起来不残酷,但试想一下,一个大活人被人活生生的用纸闷死,是何等的残忍。

  而且人被憋死之后,接下来的牛皮纸上,还会带着人临死时最后的表情。

  但此刻用这等刑法,恰恰是让吕胖子的死相好看一些。

  他的面容早就扭曲了,此刻正是喝下去的剧毒发作最厉害的时候。接下来,他的五官将会彻底的扭曲。

  用浸水的纸把他憋死,其实不是害他,而是帮他。这样至少以后在他家里人看他的遗容时,还能分辨出他的眉眼来。

  湿哒哒还在滴水的牛皮纸,覆盖在吕胖子的脸上,他肥大的身躯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蒋瓛似乎也吃饱了,放下象牙筷子,把杯中未喝尽的水酒洒落地上。

  “国舅爷,下官送您一程!”

  ~~~~

  忽然,外边响起急促的脚步,紧接着哐的一声,门被踹开。

  锦衣卫指挥使毛骧急切的冲进来,神色暴怒。

  “参见都堂!”

  对下属的行礼,毛骧置若罔闻,径直走到吕胖子身前,定睛一看。

  “蒋瓛,你私杀钦犯,好大的胆子!”

  方才他正在批阅卷宗,听属下禀告蒋瓛私自进了吕犯的囚室,心中一惊赶紧过来。但没想到,还是慢了半步。

  “都堂大人!”蒋瓛单膝跪地,低声笑道,“这事,另有隐情!”说着,看看左右,似乎有所顾忌。

谷</span>  “出去!”毛骧挥手,旁人推开,屋里只有他俩。

  蒋瓛凑近些,笑道,“下官是锦衣卫的老人儿了,怎么会不知私杀钦犯的罪过?况且,这钦犯还是咱大明朝的皇亲国戚,所犯的案子更是直达天听!”

  “下官,也是奉命行事!”

  毛骧眼神扫扫对方,没有说话。

  锦衣卫是皇帝的亲军不假,但在某些意义上来说,他们这些锦衣卫的头头们,其实个天子的家奴差不多。所有的荣辱恩宠,都在上面的一念之间。

  毛骧是皇爷的心腹之人,满朝皆知。

  在洪武十三年的胡惟庸谋反案,还有后来的空印案之中,更是充当皇爷的马前卒,杀得人头滚滚,人人自危。无论是什么皇亲国戚,朝廷大臣,只要落在他的手里,断然没有半点好处。

  若是能直接了当的死了,反而是解脱。只怕求死不能,还要被逼着咬出无数同党来。

  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不但吓人,而且权势滔天。

  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难处,他是老爷子的臣子不假,却未必是将来下一任皇帝的喜爱重用的臣子。

  太子爷,不大喜欢毛骧。因为他手上沾了太多莫须有的鲜血,但他没有选择,尽管他知道,他也要奉命做下去。

  历朝历代他这种鹰犬,在新旧交替之时,下场可都不怎么好。

  而眼前这个同知蒋瓛,却是下一任皇帝的心腹。

  少年时在东宫做侍卫,太子爷在文华殿读书,他在外边站班。进锦衣卫当同知,就是为了以后接掌锦衣卫做准备。

  所以,当蒋瓛说是奉命行事的时候,毛骧当时就明白了,他是奉谁的命。

  “是太子爷说,给他一个体面!”蒋瓛继续笑着开口,“毕竟,他是太子妃的亲弟弟!”

  蒋瓛深知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个何等的人物。所以说话做事,都存着三分小心,更是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敬。最起码,在他还不是锦衣卫指挥使的时候,要如此。

  毛骧还是没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不是下官不知会都堂一声,而是事发突然,太子爷忽然下令,下官也只能突然动手!”蒋瓛继续陪笑道,“还请都堂,体恤下官的难处!”

  “我体恤你,谁体恤我?”毛骧忽然冷笑开口,“你有太子爷的口谕,而我又不能大张旗鼓的告诉旁人,他的死是太子爷的意思。可钦犯毕竟是死了,我该怎么办?”

  说到此处,咧嘴无声的大笑起来,“畏罪自杀?嘿嘿,那是骗他家里人的,能瞒住咱们镇抚司的同僚吗?”

  “哦,到时候消息传开。兄弟们是不是都要说,你蒋同知比我这个锦衣卫指挥使还威风。私杀钦犯,我这个指挥使连屁都不敢放?”

  “下官不敢!”

  啪,毛骧抡圆了手臂,直接一个耳光。

  扑通,哗啦!

  蒋瓛倒下时,正好扑倒摆放酒菜的桌子,美酒美***美的瓷器散落一地。

  “都堂打得好!”蒋瓛又起身,单膝跪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