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四十四 帝王心术(2)
  作为传统文人士大夫教育出来的皇储,朱标这个太子爷定然是有些厌恶这些锦衣卫的。

  锦衣卫为皇帝的耳目不假,但因为手中的权力太大,也不免会有些故意作恶之事。对于朱标来说,利用这些锦衣卫监视天下,未免有些正字。因为古往今来,没几个皇帝这么干。

  而且这些天子鹰犬,手段狠毒,杀气太重。

  朱标不喜欢他们,但作为史上地位最稳的太子爷,他也不是真的如同表面看起来那般和善。

  不喜欢不代表不可以用,用了不代表以后不可以杀。

  在他眼中,这等臣子,不过是工具罢了。

  ~~~~

  “父亲,那江夏侯周家,您打算如何处理呢?”

  听了朱标的话,朱雄英想想,开口说道,“开设赌坊一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说,申斥几句罚俸几年。往大了说,罢官免爵,贬为平民。甚至,让他这赌坊幕后之人人头落地!”

  朱标看看儿子,笑道,“倘若是你,这事你怎么办?”

  “国有国法,自然按朝廷法度办理!”朱雄英朗声道,“身为国家功臣,大明勋贵,荣华富贵都有了。居然还暗中开设赌坊收敛不法不义之财,罪不容赦!”

  朱标依旧微笑,“你也说了,周家是开国的功臣,毕竟要给些颜面。再者说,这件事许多淮西勋贵都看着,若是处理不当,或者处理重了,是不是会寒了他们的心?”

  说着,伸手帮朱雄英整理下衣襟,小声说道,“淮西勋贵,可是咱爷俩身后的根呀!”

  “父亲此言差矣!”朱雄英笑道,“儿臣说句只有你我父子二人才能说的话!”

  朱标笑道,“快说,快说!”

  “淮西勋贵是咱们爷俩的根不假。”朱雄英低声道,“但咱们爷俩,何尝不是他们的富贵源头!”

  “如今大明开国近二十年,江河鼎盛日月昌明。国力蒸蒸日上,虽说边关每年还有战事,但国家正在从武功转为文治!”

  听此话,朱标眼睛一亮,不住的点头。

  朱家爷仨,都不是重文轻武的人,更做不出前朝大宋那种文抑武,拿武人不当人的事来。

  可如今大明,确实实在从武功到文治的转变。

  因为奉行的是拒敌于国门之外的政策,边关连年烽火,三五年就有一次大战,武人在朝中话语权颇重。

  但打仗打的是什么,归根到底还是钱粮。

  要钱粮就要文治,只有文治上去了,才能做到真的府库充足,国力强横。

  用后世的话说,经济才是硬道理。

  一个国家也好,一个人也罢,没钱说什么都是扯淡。

  “我朝开国以来,猛将悍将远超汉唐,淮西武人天下无双!”朱雄英继续说道,“如此的赫赫武功之下,难免尾大不掉!”

  瞬间,朱标看自己儿子的目光,变样了。

  最后这句话,简直说进了他心坎了,也说到了老爷子这些年对功臣越发苛刻的根上。

  大明的开国勋贵集团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到文官们根本抗衡不了。

  这也是前些年,胡惟庸一案,老爷子杀了几万人。而一向仁厚的朱标却没什么表示的根源。

  说起来有些残忍,但这就是帝王心术。

  有些事,根本不是光看对错,就可以决定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朱雄英继续道,“过去的功勋,也不代表世世代代的荣华富贵。儿臣说句诛心的话,若不抱着咱们爷们的腿,再过二三十年,老将勋贵凋零之后,他们的后人上哪寻官职富贵去?”

  “再者说,现在不是皇爷爷当年打天下的时候了,那时候大家都是兄弟,抱成团打鞑子。如今我朱家坐了天下,君就是君,臣就是臣,若是一味的纵容导致君臣不分,于国于民,没有任何裨益!”

  “犯法就要处置!若总想着他们过去的功劳,那岂不是纵容他们?”

  “而且老话讲斗米恩,升米仇。这次不罚,下次不罚,等将来要罚他们的时候,他们心里还会不舒服,还要暗地里记恨,这都是人之常情!”

  朱标看着儿子,沉思说不出话来。

  这话,他不是第一次听。以前,老爷子就说过同样的话。

  政z是不讲人情的,更容不得人情。

  就好比胡惟庸一案,他是从龙的功臣,又是大明的丞相权倾朝野。别人看他们朱家除掉了胡惟庸,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其实他们看不到另外一面。

  胡惟庸为首的淮西一脉,在朝中根深蒂固,在大明做官,做到一定等级之后,非淮人不可。其他地方出身的人,不管多有才干,都要靠边站。

  他们先斗倒了刘伯温,后来又斗死了杨宪,汪广洋等人,已经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权力集团。

  即便这样的集团中,充斥着于国有大功的功臣。可依然要不留后手的铲除,不然就是祸患。

  还有李善长,这几年来老爷子和朱标,都在刻意削弱冷落对方。为的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你这脑子里乱想的都是什么?”半晌后,朱标一笑。

  朱雄英也笑笑,“不是儿臣乱想,而是事实如此!”

  说着,顿了顿,“若父亲想扩大此案,大可不必出面,暗中看着就是。皇爷爷的性子,自然是不肯这么草草了解的。总要借机杀几个,平日颇为张扬跋扈的人!”

  “若父亲不像牵连甚广,有保全别人之心。那就公事公办,那处赌坊的背后之人处理掉,江夏侯周德兴回老家养老,罢免一切官职,于情于理也都说得过去!”

  “滚你蛋,教训起你老子来了!”朱标笑道。

  朱雄英后退两步,“让儿子滚蛋?儿臣遵旨!”说着,转身嗖嗖的跑出去。

  “哎哎!”朱标喊了两声,苦笑道,“臭小子,让你做功课跑得比谁都快!”

  ~~~~~

  “老大还是心软啦?”

  奉天殿,老爷子的书房之中,看着锦衣卫奏上的密报,老爷子自言自语。

  赌坊案,其中一个关键的人犯就是太子妃吕氏的亲弟弟。

  这案件既涉及到了勋贵,又涉及到了文官,正是可以大作文章的案子。可让太子朱标这么一弄,不免有些雷声大雨点小。

  涉及到太子妃的弟弟,朱标这个太子,还是为了某些心中的顾忌,出手干涉。

  老爷子虽然出身低,也是奉行棍棒之下出孝子的老派人物。但有一点,却是古往今来许多帝王做不到的。

  那就是对儿子的相信!

  哪怕他的儿子无论是为人还是行政上,都和他有差别,他也不会强求。他会在暗中看着,倘若儿子做错了,出手指点。若儿子作对了,便置之不理。

  “老大呀老大,你心忒软呀!”

  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文书,斜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心中暗道。

  “你越是这么心软,将来你老子杀人越是厉害,不然留下一大堆累赘给你,你这性子下不去手,可怎么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