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四十五 老爷子
  对于朱元璋这样的皇帝来说,将来他是绝不会留下半点后患给子孙的。

  哪怕是一点点可能的威胁,甚至是累赘,都要消灭在萌芽了。

  有人说他是暴君,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用严刑峻法的铁腕。归根到底,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他得到这个天下,太难了。

  他的出身太苦了。

  他见过的阴谋诡计太多了。

  少年家破人亡,孤身入寺院求生,而后在天下各处化缘,又毅然加入红巾军。在死人堆里打滚多少次,闯过多少次的明枪暗箭,他才有了今天。

  他断不容,他的江山,他的大明,有半点的闪失。

  就在他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的时候,传来殿外侍奉的太监总管,朴国昌的声音。

  “小祖宗您怎么来了?”

  “皇祖母说,皇爷爷还没用膳,让孤送了一匣蒸饺过来!”

  一听这个声音,老爷子脸上露出几分宠溺的笑容。他的心头肉,掌心宝嫡长孙,朱雄英来了。

  “咱大孙来了!”老爷子高声道,“让他进来!”

  稍候片刻,朴国昌带着朱雄英从外面进来。

  “孙儿见过皇爷爷!”朱雄英行礼说道。

  “又不是外人,弄着劳什子的礼数干啥?”老爷子笑笑,随后冷冰冰的对朴国昌说道,“以后咱大孙过来,不许拦着!”

  “奴婢遵旨!”

  朱雄英走到老爷子的御案前,把手里拎着的食盒放下,“皇爷爷,祖母刚蒸出来的,您趁热吃!”

  说着,手上不停,摆好碗筷,拿出热腾腾的蒸饺。又给老爷子倒上陈醋,香油。还拿起半头蒜,细心的剥皮。

  “咦,咋没酒呢?”老爷子瞅瞅,问道。

  朱雄英正在剥蒜,笑道,“皇祖母说了,不让您喝!”

  “这老婆子,管得宽!”老爷子有些不悦,皱眉道,“喝口酒还管上了!”说着,又道,“这么好的饭,没酒咋吃?”

  朱雄英放下剥好的蒜,拍拍手,看看左右,笑嘻嘻的上前。

  然后,献宝一样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酒瓶,晃了晃,“皇爷爷,孙儿给您偷偷带来的!”

  “还是咱的大孙好哇!”老爷子龙颜大悦,对着朱雄英下面,飞快的揪了一下,“来,给爷爷吃个鸡儿!”

  朱雄英,“...............”

  ~~

  吧唧,吧唧!

  老爷子一口一个饺子,一口一瓣蒜,半盅酒吃得香甜。

  朱雄英好奇的看着老爷子的御案,上面的奏折当真是堆积如山。

  “其实若论勤政,老爷子绝对是个好皇帝。只不过,后世的人,无限制的把他的缺点给放大了!”

  朱雄英心中暗道。

  在他的印象中,只要老爷子开始处理国事,几乎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曾经在八天之内,老爷子审批阅内外诸司奏札共一千六百六十件,处理国事计三千三百九十一件,平均每天要批阅奏札二百多件,处理国事四百多件。

  仅此一项,就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勤勉。

  不但如此,老爷子还十分简朴,宫中所用的东西能用铜的绝不用金的。每日所吃的菜肴,也不超过四品。餐桌上,还经常出现豆腐白菜这等不过是寻常人家的食物。

  衣服破了也不换,缝缝补补又三年。

  可以说他不但是个工作狂,还是个根本不懂得任何享受的工作狂。

  见朱雄英的目光,一直在御案上,老爷子开口笑笑道,“大孙,你看啥呢?”

  朱雄英看看老爷子,已经磨得发白的袖子,低声道,“皇爷爷,您何必这么勤俭!”说着,看看自己身上的新衣,“宫中又不缺这些衣裳料子,您是一国之君.....”

  “当长辈的若是不勤俭持家,后世子孙就是败家子!”老爷子拿着筷子,正色道,“好东西,你们这些晚辈吃也好,穿也好,咱一点不心疼。可咱这个岁数,又是一家之主,若是胡乱糟蹋东西,等你们长大了,也学着如此,这江山社稷咋弄?”

  “再说,咱是苦出身,这辈子啥苦都吃过,如今穿这种衣裳,吃上这种饭菜,已经很好了!”老爷子继续说道,“要知道,天下还有许多人,连这种饭都吃不上呀!”

  “等将来你长大了,这天下早晚要交到你的手里!”老爷子微微叹息,继续笑道,“等那时候,你若是想骄奢的时候,就想想你爷爷咱活着的时候,吃啥穿啥,说不定就能浇了你想骄奢的心!”

  “皇爷爷放心,孙儿将来绝不做败家子!”朱雄英正色道,“孙儿,不但要学您老勤俭持家,还要让天下人,让大明的百姓都能吃饱饭!”

  “哦,让天下人都吃饱饭?哈哈哈!”

  老爷子放下筷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随即对着外头喊,“起居官呢?起居官呢?”

  偏殿中,一个翰林模样的官员,躬身出来。这种官员,每日就在皇帝身边左右,专门记录皇帝的言行和起居。所作的书籍,名起居注。

  “你听到没有?”老爷子对那官员笑着问道。

  “臣听清了!”

  “咱的大孙说,要让天下的大明子民都吃饱!哈哈!”老爷子笑得格外欢畅,“记上记上,记你那个小本本上!”

  “臣遵旨!”

  “大孙,你这志气不小啊!”老爷子捏捏朱雄英的脸,“你爷爷咱都没敢说立下这等大志,你却有这个志气!”说着,不住的点头,“好好好,有这等的志向,将来就错不了!”

  说着,一仰头喝干酒盅里的酒,“咱这辈子,不羡慕啥秦皇汉武的功绩。咱的功绩一点不比他们小,也有些看不上他们的劳民伤财。”

  “咱心里想着,若是天下百姓都有田种,有饭吃,就算是古往今来最大的盛世!”

  “没想到,你却想着让天下人都吃饱!好好!”老爷子不住点头,“不过,老话说的好,知易行难,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如搬山!”

  “孙儿不是放空炮!”朱雄英正色道,“孙儿真的是如此想的!”

  “就凭你敢这么想,你就比你爹强,也比咱强!”老爷子大笑,十分欣慰。

  让天下人吃饱,在古代似乎是个根本难以达到的难题。但在朱雄英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预案,广袤的东南亚,农作物遍地,土地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等他再大一些,话语权再重一些,就派人出海,寻访各种产量大的农作物,在华夏推广。

  让百姓吃饱,远比什么赫赫武功,更加重要。

  爷俩说说笑笑之时,朴国昌再次进来,看看朱雄英,犹豫片刻之后,送上一封密信。

  老爷子对朱雄英也不避讳,但打开的下一秒,脸上的笑容尽数变成了怒火。

  “皇爷爷?”朱雄英见状,低唤一声。

  老爷子靠着椅子,脸色狰狞,“你姑姑死了!”

  “啊?”朱雄英心中一惊,“哪个姑姑?”

  “你三姑!”老爷子咬牙道。

  ~~~

  朱雄英的三姑,就是崇宁公主。

  去年的时候崇宁的父母牛城犯罪,被充军云南。崇宁本可以不用去,但她说出嫁随夫,硬是要跟着去,甚至不惜违背老爷子的旨意。

  “三姑姑,怎么死的?”朱雄英问道。

  “病死在云南!”老爷子脸色低沉,眼中有火光闪动。

  他是个格外重视家庭的人,他少年时遭受大难,诺大的家族骨肉飘零,等他初露峥嵘的时候,他们朱家,百般寻访也只剩下两三个男丁而已。

  在他心中,每个儿女都是他身上的肉。

  “皇爷爷,您节哀!”朱雄英劝解道。

  “呵!”老爷子冷笑一声,“你三姑跟着她那个不争气的驸马去云南,她走了,可是那驸马还活得好好的,一切都因为那个杂碎而起!”

  说着,对外面大喊道,“来人!”

  “奴婢在!”

  “派人去云南!”老爷子怒吼道,“把咱三闺女的驸马,处死!”说着,犹不解气,大声道,“拿咱的马鞭去,抽死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