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六十九风暴(1)
  今夜,朱雄英早早的就睡下了。

  但是他知道,今晚注定不会平静。

  ~~~

  锦衣卫的镇抚司并不如人们所想象的那般,如森罗地狱一样。

  夜色下的镇抚司衙门,宛若一处富丽堂皇的宅院,璀璨的灯火照耀之下,各色穿着飞鱼服的番子们,在衙门之中忙碌的来回穿梭。

  锦衣卫指挥使毛骧,冷着脸在大堂中来回踱步,脸上带着几分嗜血的冷笑。而一旁,左都御史詹徽,则是稳稳的坐着,闭幕养神。

  “詹大人还真是坐得住!”毛骧难得的调侃笑道。

  “坐不住如何有?在下一书生,抓人动手刑讯的事都要你们锦衣卫来办,在下只是协助办理!”詹徽笑道。

  毛骧沉思片刻,也坐在他身边,“老詹,你说皇爷的意思是?”

  “你不明白?”詹徽依旧闭眼。

  “毕竟,你从始至终都在皇爷身边听着,我是后面才进去的。既然是一块办差,咱们定然要把差事办好,不能纰漏让皇爷不满!”毛骧说道。

  詹徽睁开眼,笑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和以前一样!”

  闻言,毛骧点点头。

  和以前一样,就是先不管三七二十一,闹得越大抓得越多越好。反正这些官儿,都不值得可怜。

  “属下张大彪!”

  “属下周百信!”

  “属下何广义!”

  “参见指挥使大人!”

  这时,毛骧的心腹手下们,齐齐出现在他面前站成一排,恭敬的行礼。

  “奉皇上口谕!”毛骧语调冰冷,笑容也是冷笑,“抓人,询问!”

  “喏!”

  片刻之后,锦衣卫镇抚司的中门打开,各路番子在头领的带领下,纷纷出动。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铛铛,巡夜的锣鼓声,在夜色下响起,在街头巷尾回荡。

  大明王朝的京城应天府,除却那些烟花柳巷还有秦淮河沿岸的声色之地,几乎一片宁静。

  静得,连更夫的脚步都能听到。

  忽然,夜晚的锣鼓声戛然而止,巡夜的更夫大气都不敢喘的靠在墙壁,看着夜色中,打着灯笼急姓的队伍。

  当先,数个灯笼下,是整齐前进的武士,灯火之下他们身上的飞鱼服,活灵活现。

  “哎,那边怎么有脚步?”

  恰好此时,长街的另一边,一队巡逻的五城兵马司士卒听到了声音,按着腰刀迎了上来。

  “那边什么人,不知道这边宵禁了不许大声喧哗吗..........”

  “你他妈作死呀!”开口士卒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自己的百户扯到一边,顺势重重给了一脚,“你他妈不想活,别拉着老子呀,眼睛干嘛的,喘气的?那是锦衣卫,你咋呼什么?”

  百户的话刚说完,锦衣卫已经走到他们面前。

  这对巡街的士卒赶紧靠着墙,目不斜视的注视。而带队的百户,则是有些讨好的点头哈腰。

  对这些普通的兵丁们,锦衣卫只是淡淡的无声冷笑,算作回应。

  等他们走远,巡街士卒中,有人低声惶恐的说道,“这些煞星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莫非又是哪位大人要倒霉!”

  “你他娘的管的倒是宽!”百户上去又是一个窝心腿,“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就这时,眨眼之间,前方不远的宅院之中忽然火光大作。

  紧接着孩子的哭闹,女人的哭嚎,男人的求饶,狗叫声砸门声瞬间而起,喧闹腾空。

  “走!”巡街的百户赶紧对手下众人说道,“管不起的事咱们别插手,却别的地方溜达去!”

  ~~~

  哐当,锦衣卫的番子,粗暴的直接踹开一家大门。

  院子里的灯马上亮起来,一个书生一样的男人披着衣服从里面出来,“谁?”

  “刑部的吏员王凯之?”黑夜中,声音冰冷。

  这王凯之,就是刚爆出来的刑部小吏弄权案涉之中,涉案主谋陈广信当时的帮手书办之一。

  “在下以前是?”王凯之心中惊恐,拱手道,“不知各位.....”

  “锦衣卫的!”

  不等王凯之眼神之中的恐惧显现,锦衣卫的带头人又大喝一声,“弟兄们,锁了!”

  “我犯了何事?”王凯之骤然大喊,在锦衣卫的手中挣扎,“我是良民!”

  “识趣点,别逼我动手!”一锦衣卫冷冷道。

  “让我......”王凯之预感到了什么,“让我和妻子说句话!”

  “不必了!”那锦衣卫说道,“王凯之的妻儿家人一并抓到镇抚司去,家产马上查封!”

  “你们!”王凯之瞬间亡魂皆冒,“你们要灭门吗?”

  这样的场景,不但只是这一处上演。几乎刑部慎刑司的吏员们,每家都有锦衣卫前去抓人。深夜的京城,沸腾了。

  ~~~

  “陈广信呢!”

  毛骧的心腹,锦衣卫掌刑千户王大彪对着陈家瑟瑟发抖的门房说道。

  “我们........”那门房两股战战,话都说不清楚。

  王大彪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死人,“说!”

  “我们老爷子,在红福楼吃酒!”门房终于口齿清楚了。

  “呵,一个吏员比老子正儿八经千户的日子还快活!红福楼?老子都不敢去吃酒,那地方一桌酒菜,老子半边的俸禄!”王大彪看着夜色下,陈家又大又富丽堂皇的宅院,冷笑道,“呵呵,吃了多少,今日都让你们吐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后宅之中,一个妇人带着几个丫鬟还有婆子,匆匆的赶来。

  “出什么事了?”那妇人一见这些气势汹汹的锦衣卫,顿时呆住。

  “哟,颜色不错!”王大彪看看那妇人,对身边的锦衣卫兄弟们笑道,“这模样,送到教坊司去,倒也是块好肉!”

  “夫人,锦衣卫的来找老爷!”门房哭喊。

  陈广信妻子,瞬间傻了,不知所措。

  “来呀!”王大彪狰狞的笑笑,“陈家大小男女都给老子锁了,陈家的一切东西都要登记造册,全部封查!”说着,对身边的兄弟们继续说道,“兄弟们别犯忌讳啊!这陈家是个有钱的,咱们毛都堂不许的事,不要做!”

  “大人放心,兄弟们省得!”一锦衣卫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