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七十四 咱不怕(2)
  “咱有几年没杀人了,可能那些遭瘟的官儿们,以为咱这只老虎不吃肉,改吃草料了!”

  老爷子眯着眼睛,摸样有些骇人的说道,“咱就让他们看看,怕字怎么写!”

  说着,又是咧嘴一笑,“咱要让他们,以后时刻感觉头上有咱的眼睛在盯着,脖子上有咱的刀在架着,干啥坏事都要先摸摸脖子!”

  “杀他们,就押解到京城来杀。在京所有的官员,各地的布政司都要派人来看。当着他们的面,杀!”

  “不单是要他们的命,他们的家产全部充公。”

  “咱是个大老粗,没那么多弯弯绕,更没那么些假仁假义的大空话。既然是朝廷官员,拿着咱的俸禄就要给咱干事,干好事!”

  “既然他们当了官,高高在上享受百姓的叩拜,出门前呼后拥享尽尊容,就要有德!”

  “无德无能,凭啥拿咱的俸禄?凭啥享受民脂民膏!”

  “没收他们的家产,他们子女,一律编入贱籍!”

  “嘿嘿,老子干坏事,就要报应在他的家人身上,不然不公平!”

  “他们世世代代都都是贱民,不能读书,不能科举,不能种地,不能经商也不能务工,只能要饭当乞丐,只能当戏子。”

  “他们没出五服的血亲,三代...不,五代以内不得录用为吏员,同样不得科举!”

  “咱就不信了,这么狠,还镇不住这些鸟官!遭娘瘟的贼!”

  “让锦衣卫,大理寺督察员三司去查,揪出一个办一个!日他八辈的!”

  狠!

  太狠!

  真狠!

  朱雄英知道老爷子狠,却没想到这一桩小案子牵扯出来的东西,能让老爷子这么狠。

  他看着老爷子的侧脸,感受到了对方的那么坚决。知道老爷子,心中认准的事,是不容旁人劝说的。

  一个信口雌黄的张康年,注定要让大明的官场,经历一场血雨腥风。

  “你咋不说话了?咱吓着你了?”老爷子对朱雄英笑着说道。

  “孙儿是在想!”朱雄英沉吟片刻,“孙儿想,您这么狠,招人恨!”

  “记着,别人恨你,多半是怕你!”老爷子笑笑,“让别人恨你,总比让别人唬弄你强!江山是咱朱家的,咱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朱家的江山!”

  “您老要杀人,孙儿不敢拦,也知道拦不住!”朱雄英又想想,诚恳的开口说道,“但孙儿恳求皇爷爷,能不能...”

  “能不能咋样?”老爷子笑问。

  “能不能细细审查,莫要,千万莫要杀了不该杀的人!”朱雄英犹豫片刻,开口道,“就拿常熟的案子来说,有些人弄权玩弄国法,固然该死。但有些人也罪不致死呀!”

谷</span>  “你说谁不该死,说说!”老爷子板起脸说道。

  朱雄英靠近老爷子一些,拉着对方的大手,“孙儿听说,您不但是让人抓了刑部那些涉案的人,常熟按察司的官儿,河南那边按察司的官员也都要抓起来审问?”

  “此案之中,他们并无过错呀!”

  “你错了,他们有错!”老爷子郑重的开口,“你说常熟按察司没错,表面看着是,可你往深里想过没有?”

  说着,老爷子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你想想,你若是常熟按察司的官员,一份要斩首死囚的行文,发往京城两三年都没消息,不觉得奇怪吗?”

  “按理说,只要是那边的官员,稍微有点良心,都会继续上书再问一次吧?或者派人来刑部,问清缘由吧?”

  “他们有吗?”说着,老爷子摇摇头,“没有,他们就当不知道!三两年之中,就当作不知道,问也不问。他们会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吗?好吧,就算他们不知道。但他们定然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正最后出错了也找不到他们头上,是刑部的事,是不是这个理?”

  让老爷子这么一说,朱雄英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做官是门学问,官场上许多事,还真的不能用常理度之。

  “诺大的按察司,只要有人给刑部发文询问,这事不早就水落石出了?这就是咱说的三等坏官,装糊涂装不知道,闲麻烦不肯管!”

  “哦,让他们做官,他们各个打破头,让他们做事,他们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的人,这样的官,留着何用?”

  “想来,这样的事,其实他们也心知肚明。你再想想,那周家的人犯,在大牢里还有女人陪着。你觉得这种事,是他们单纯的不知道?”

  朱雄英想想,必须要承认,老爷子所说的有道理。

  任何事都不是个体,而是一个整体。尤其是这种权力之下的阴暗,他涉及到许多人。

  “那,河南按察司呢?”朱雄英又开口道,“他们平白无故接到刑部的行文,在境内核查这根本没有的案子,查清之后给刑部回文了,纠正了,他们何错只有!”

  “当然有错!”老爷子肃容道,“一方按察司,涉及人命的死囚案,不能随口到来,还要有模有样的查上许久,这就是错处之一!”

  “明明一天之内能查出来,马上行文回复的事,给咱弄了一年之久,还说没错?”

  “既然刑部发错了行文,他治下没有此案,理当快马加鞭进京,告知刑部,如何还慢悠悠的走驿站?这也是不作为!”

  “收到了错的行文,为何不上奏?各地按察司,都可以直接给咱上折子,他河南那边按察司的奏折,这件事这几年提都未提!”

  “发错行文可不是小事,各部处理的都是军国大事,一旦耽误后果不堪设想!他河南按察司想不到这其中的关节吗?”

  “咱说句不好听的,怕是他河南那边接到错的行文的时候,也在笑。定然是刑部故意弄错的,再给那个该死的货拖延时间。所以假模假式的查查,然后满条斯文的回文。哼,不作为,不上奏,装不知情,在咱这,就是该死的罪!”

  “咱是个较真的皇上,当咱的官,也要跟咱一块较真,不然当什么官?又不是咱求他们来的!”

  朱雄英看着老爷子,良久之后说道,“皇爷爷,您这样,以后会背负骂名的!!”

  “咱活着的时候啥都不怕,还怕死了之后有人骂?”老爷子笑笑,眉毛抖动,“老子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怕他们骂,咱就不是朱重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