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朱标,就这样一边沉思,一边在紫禁城中信步走着。身后的太监,宫人,侍卫无一人发出声音。

  出了东六宫,穿过奉天殿的夹道,路过皇子们读书的文华殿。

  耳旁,朗朗的读书声传来。

  朱标的面容变得缓和一些,笑了一下,迈步朝殿中走去。

  摆手不让侍卫和太监行礼,悄悄的走到窗边,从后面看着殿内,在几位大学士教导下,读书的皇子皇孙们。

  刚看了片刻,面容又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他的十五弟辽王朱植,呆呆的坐着,书本立在桌上,都是倒的。

  他的十七弟宁王朱权,左手跟右手正在无声打架,左右互搏之术。

  其他皇子们也没好多少,面无表情的跟着念书,不是扯着脖子喊,就是光张嘴不出声。

  最让他气愤的,是他的儿子,皇太孙朱雄英。

  臭小子坐在最前面,坐没个坐样,松松垮垮的斜靠着椅子,眼神呆滞神游天外。

  大怒之下,朱标超前走了走。

  忽然,殿中的皇子皇孙们看到了他,本来歪歪扭扭的马上坐好,而原本有些刺耳的读书声,也瞬间停止。

  “臣.......”

  不等教书的吴沉学士开口,朱标冷眼看着弟弟们,然后缓缓走到依旧一无所知,依旧神游天外朱雄英的背后,冷声道,“你就这么读书?”

  “好想打野呀!”

  朱雄英脑中正想着前世的消遣,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吓了他一跳。扭头,更是吓了一大跳。

  “父亲,您怎么来了?”

  “我不来,怎知道你平日就是这么读书的?”朱标大怒,“你的先生,站在前面教你读书,你不读也就罢了,你看你里倒外斜这样,成何体统?”

  朱雄英讪笑着把二郎腿放下,“脚酸了!歇歇!”

  “他平日就是这样?”朱标转头,对学士吴沉说道。

  后者肃然长拜,“臣无能,教书无方!”

  “和你没干系!”朱标道,“孤知道,这臭小子是让父皇和母后宠坏了,谁也管不了他!”说着,忽然对朱雄英怒道,“起来!”

  “啊?”朱雄英没明白。

  没头没脑,自己的老爹哪来这么大火气?

  “我跟你说话,你还坐着?”朱标火冒三丈。

  朱雄英赶紧起身,乖乖站好。

  “来人!”

  “奴婢在!”

  “把他的椅子撤了!”朱标指着朱雄英的椅子说道,“以后,他站着念书,不许他坐!”

  “遵旨!”

  “站着?”朱雄英心中腹诽,一上学好几个时辰都站着?

  “我让你坐没坐相,以后你就站着读书!”朱标继续怒道,“以后,你每日的功课我都要考较。若是不好,哼哼,仔细你的皮!”说着,见朱雄英要说话,马上大声道,“闭嘴,你要是敢去找你皇爷爷皇祖父告状,看我怎么收拾你!”

  朱雄英眼珠转转,没说话。

  “孺子不可教呀!”朱标愤愤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大学士吴沉,赶紧快步跟上。

  “这是,哪来这么大火气!”朱雄英看着朱标的背影,嘀咕一句。

谷</span>  说着,拍拍身后宁王的脑袋,“你起来!”

  宁王正看戏剧,对朱雄英被训心中暗喜,此刻有些不明所以,“啊?”

  “让你站起来!”朱雄英没好气的说道。

  宁王哪敢惹他,只能乖乖起身。

  “一边去!”朱雄英推开他,把对方的椅子搬过来,一屁股坐下去,继续神游天外。

  “这......”宁王楞了半晌,结巴的说道,“大哥说了,不让你坐!”

  朱雄英白他一眼,“我爹又没说不让我坐别人的椅子!”

  ~~~

  “孺子不可教!”

  朱标一边走,一边怒骂。

  走着走着,直接走到了奉天殿前,大臣值班房这边。

  老爷子是个工作狂,随时随地都要召见臣子,所以在紫禁城中,就有这么一个臣子们当值的地方。

  刚走到门口,正好遇到里面一人出来,走了个对面。

  “臣参见太子爷!”出来的,正好是左督御史詹徽。

  “哦,你呀!”朱标点点头,他对这人没什么好感,刚要走过去,忽然停步,“案子怎么样了?”

  詹徽开口道,“太子爷说的是哪件案子?”

  “你说哪件案子?跟孤装糊涂?”朱标怒道。

  詹徽心中一惊,赶紧低声道,“臣奉旨协从锦衣卫办理张康年案,小吏弄权案件,吏部选官....”说着,他说不下去了,因为朱标的目光,已经如刀一样飘来。

  “孤是不是平日给你好脸多了?”朱标毫不客气。

  “臣不敢!”詹徽赶紧跪下行礼,此刻他也明白了,眼前这位平日温文尔雅和气一片的太子爷,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朱标哼了一声,迈步进屋,“你这是要出去?”

  “臣去见陛下!”詹徽紧随其后。

  “见父皇作甚?”朱标坐下,问道。

  “常熟布政司逮捕的官员,还有贿赂吏部官员的周家已经押解进京,河南的还在路上!”詹徽说着,从袖子掏出一份文书,“臣这是给陛下过目,人犯的名单!”

  “孤看看!”朱标直接抓过来。

  打开一看,密密麻麻居然全是人命,黑压压一片。

  “常熟的教谕和这个事有关系吗?他一个管官学的抓他作甚?”朱标看着文书,质问道。

  “这个常熟的学正,和富商周家的当家人,是连襟!”詹徽道,“根据锦衣卫的审讯,当初就是这人和周家说,地方上的按察司走不通,要来京城想想办法!”

  朱标更是大怒,“啊,就这一句话,你们就把人定为人犯,抓捕来京?”说着,一拍桌子,“就因为一句话,你们就要人家变成阶下囚?”

  他心中愤怒,不是老爷子要抓人杀人的缘故。

  而是老爷子手下的这几只恶犬,胡乱咬人。

  “这个!”詹徽额头见汗,“是陛下的意思!”

  “拿父皇堵孤的口!”朱标大怒,抄起桌上的砚台,对着詹徽脑袋,砰。

  后者顿时倒地,额上血流如注。

  朱标仍旧大怒,质问道,“你们是何居心?就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事,还要抓多少人才甘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