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一百零五 好好的一桌饭
  “皇祖母,今儿怎么这么多好菜呀?”

  坤宁宫的饭桌上,朱雄英看着满桌子琳琅满目的佳肴,不由得问道。

  须知,老爷子和马皇后的饮食一向比较简朴,虽说比贫民小户强太多,但远不去江南富庶之家那般。

  今日这桌上,赏心悦目的饭菜一看就是御厨精心烹饪,连海参虾仁鲍鱼等稀罕的海产干货都出现了。

  老爷子坐在主位上,看着满桌子菜,也开口道,“啥日子?过年啦?”

  马皇后从后面端着一盘干烧大黄鱼上来,笑道,“今儿咱们大孙选了师傅,选了伴读,这么好的日子,怎么也要庆贺一下!”

  说着,对朱雄英说道,“大孙呀,这一桌可都是好东西。都是各地布政司,封年节进贡来的!”

  老爷子点头道,“对,民间也有这个说法,叫谢师宴。得给孩子的老师,弄一桌好菜!”说着,老爷子继续笑道,“可咱家呀,先生再好,也上不了咱们的饭桌!”

  说到此处,老爷子夹起一筷子葱烧海参放嘴里,大嚼了几下。

  “啥玩意!”老爷子吧唧下嘴,咽下去,“没啥吃头,没有咸肉香!”

  “你懂得啥?吃一辈子咸肉都不腻!”马皇后抢白一句,嘴上虽如此说,手上海是把一盘芋头扣肉,推到老爷子面前,“专给你做的!”

  “这好!”老爷子大笑,一块厚厚的肥肉下肚,咧嘴道,“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好滋味,好!”

  说着,看看朱雄英,“去,给咱拿酒去!”

  “哎!”朱雄英从饭桌上起身,走到旁边把老爷子喝酒的家伙拿来。

  房子桌上,给老爷子斟满。

  “哎!这一晃你都上学读书了!”老爷子吱了一口烈酒,咧嘴缩脖的说道,“再晃一次,就该你成亲生子了。晃来晃去,咱就老喽!”

  “你现在就老了!”不等朱雄英开口,马皇后笑道,“吃饭,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什么老了老了的。人哪有不老了,御花园池塘里的王八不老!”

  老爷子手一顿,脸上有些恼怒,“你咋净当着孩子面损咱呢?”

  马皇后给老爷子夹了一筷子鱼肚子,“损你咋了?俺这岁数还能损你几天?”

  老爷子手又是一顿,关切的问道,“妹子,咋了,可是身子不舒坦,传太医没有?”

  “就那么一说!”马皇后笑道,“来,俺大孙今儿选了先生,俺也高兴,给俺也倒上一盅!”

  “给你祖母倒上!”老爷子笑道,“真是稀罕景,咱可有年头没和你喝酒了!”

  老爷子马皇后,相对端着酒杯。

  朱雄英看看左,看看右,“皇爷爷,皇祖母,孙儿也喝点?”

  “给你尝尝!”老爷子用筷子蘸下,送到朱雄英的嘴边。

  “啊!辣!”朱雄英嫌弃的直咧嘴。

  “哈哈!”老爷子大笑。

  这时候,朱雄英的同母弟也跑过来,拽着老爷子的手臂,“皇爷爷,皇爷爷,孙儿也要!”

  “好好,都有!”

  祖孙几人正欢笑一堂,贾贵进来禀告,太子朱标来了。

  “老大还没吃饭?正好,一桌好菜呢!”马皇后笑着起身,亲手给儿子拿碗筷。

  朱标挨着老爷子坐下,“父皇!”

  老爷子瞅瞅他,目光有些嫌弃,“要吃饭不知道早早来,别人都吃上了,你中途加塞儿!”

  “父皇说的是,儿子的错!”朱标笑道。

  “你也喝点吧!”老爷子看他一眼,“今儿菜好!”说着,看看桌上的那些海鲜干货,“妹子,一回让人把这些海里的干货,给朱善还有几个翰林学士送去。”

  “还用你说,早就准备了!”马皇后笑道。

  “大孙,你可知为啥给他们送东西吗?”老爷子笑问。

  “孙儿知道!”朱雄英回道,“是束脩!”

  束脩,起源于春秋士气,相传是孔夫子的门徒,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给老师献上的礼品。

  传至今日,民间早已普及。一般的人家送些白米,腊肉布匹。有钱人家讲究六礼。肉干,芹菜,莲子,龙眼干,红枣,红豆。

  “咱虽然不大喜欢那些夸夸其谈的读书人,可你将来,还是要尊重读书人。”老爷子开口道,“这天下,不缺种地的,不缺打仗的,就缺读书人。”

  说着,老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叹息一声道,“当年咱小时候,家里穷啊!那时候咱看人家孩子去学堂读书,眼馋的不行,回来就跟你太爷太奶说!”

  “他俩疼咱呀,恰好那年年景还行,你太奶在集市上用鸡仔换了点白米。”

  说到这,老爷子又看看朱标,“你姑丈听说咱想上学,托人割了一条肥肉,连夜送来!”

  “你太奶领着咱,去给先生磕头,人家收了东西,才勉强答应教咱。可教是教,咱买不起纸币也买不起书呀!”

  “哎!”说着,老爷子喝口酒,感伤道,“就这,咱才算没当个睁眼瞎,知道咋写咱自己的名儿,认得点字!”

  “说这些陈年旧事干啥?”马皇后开口道,“弄得孩子们心里不痛快!”

  “父皇当年创业不易!”朱标道,“儿臣听听,受益匪浅!”

  “皇爷爷!”朱雄英问道,“后来呢,后来你上不起学,就不读书了吗?”

  “后来年景越来也不好啦,别说上学,饭都没得吃。你太爷太奶病饿而死,咱去了皇觉寺出家,当个了小沙弥!”

  老爷子继续吃着肉,继续说道,“他娘的,可是刚吃了几天安稳饭,方丈就找到咱。重八呀,今年年景不好,寺里养不了这么多人,你去外头化缘去吧!”

  “这不明摆的撵您走吗?”朱雄英道,“庙里还却您一双筷子,老和尚坏透了!”

  “咱当时也这么想!”老爷子开口道,“当时兵荒马乱的,出去路上遇到饿急的灾民,保不齐把咱宰了炖肉都备不住!”

  说着,又是一笑,“可咱转念一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年轻时候受罪有啥的。咱就穿着补丁衣裳,带着碗下山。一路走一路化缘,饥一顿饱一顿,遇到有学堂的地方,咱也不管人家答应不答应,就趴在窗户外头听!”

  “呵呵,别说,那几年,咱还照葫芦画瓢,认了不少字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