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一百零八 读书郎(2)
  “过来呀,跟大哥去读书!”

  见朱允炆傻傻的愣着,朱雄英再次招手,再次微笑。

  在他的心中,朱允炆从来不是他的敌人,也没能力成为他的敌人。或许有人会觉得,他是个滥好人。吕氏的心思他明明知道,却为何有时候要对朱允炆那般好。

  “你是长兄,长兄就要有长兄的样子。”

  朱雄英心中,忽想起朱标的话来,“长兄将来继承家业,担当家族的重任。这种重任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有时候要委屈自己的。”

  “你是长兄,注定要付出许多。”

  “不要想着以怨报德,要以德报怨!”

  朱雄英做不到以德报怨,但他可以做到,给与朱允炆一些,小小的温暖。

  或许,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情。

  朱允炆傻傻的站起来,不可置信的指着他自己的鼻子,“我?”

  “来呀!”朱雄英笑道,“一会迟到了,夫子要打的!”

  “好!”朱允炆顿时欢呼雀跃,手忙脚乱的收拾书包。

  他发现越收拾越乱,索性一股脑的推到一边,胳膊下夹着基本上,手里攥着几只笔,笑着冲出来。

  “大哥,我来了!”

  “走!”朱雄英对着雪堂内,目瞪口呆的众人笑笑,转身离去。

  阳光再次洒落,兄弟二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

  不远处,几位教导众皇子藩王的翰林学士,动容的点头。

  “皇太孙仁厚,将来必为贤明之主!”

  “兄友弟恭,大明江山稳固!”

  ~~~

  文华殿中,文渊阁大学士朱善正在仔细的整理手中的书籍。

  同时,目光严厉的看看在前面正襟危坐的两个伴读,铁铉和暴昭。

  “陪皇太孙读书,是尔等的殊荣。心中切记不可存功利之心,不可谄媚侍主,明白吗?”

  二人赶紧起身,俯首道,“学生记住了!”

  “嗯!”朱善点点头,“尔等要做立身正的君子,不可做幸进的小人。”

  “学生明白!”

  朱善再次点头,目光环视,忽然皱眉。

  “曹国公之子李景隆也是伴读,怎么没来?”他语气严厉,带着怒气。

  殿外,侍立的太监赶紧回话,“回学士,还没到时辰!”

  “没到时辰就不知道早点来!”朱善大怒,“难不成他一个伴读,要比老夫来得还晚吗?”

  就这时,又一个太监进来禀报。

  “学士,皇太孙已经到了殿外!”

  “随老夫出迎!”朱善再看了铁铉暴昭一眼。

  ~~~~

  “殿下,殿下!”

  朱雄英坐着轿子,朱允炆在一旁跟着。

  刚过了文华殿的大门,就听后面传来喊声。

  回头一看,李景隆夹着个书包,满头大汗的跑来。

  “小李子,你来晚了?”朱雄英笑道。

  “臣,参见殿下!”李景隆行礼,随后看到朱允炆,先是愣了下,但也恭敬的行礼,“见过二爷!”

  “免礼!”朱允炆虚扶一下。

  “小心挨打呀!”朱雄英对李景隆笑道。

  “臣.........”李景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臣本想着今日早点来,可是听说臣给殿下当了伴读。傅让,还有邓源,廖家兄弟,昨晚上硬是拉着臣吃酒。”

  “小日子过得不错呀!”朱雄英笑道,“除了吃酒,还做什么了?”

谷</span>  “没!”李景隆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什么都没干!”

  “呸!”朱雄英笑骂,“你心虚什么?”

  就这时,文华殿中,一群人走了出来。

  朱善当先,叩拜道,“臣,参见皇太孙殿下!”

  老夫子叩拜之时,目光看到了朱允炆,心中也是微微错愕,有些诧异。

  皇上的意思,明明是单独教导皇太孙,怎么太子爷的次子也来了?

  “朱师傅早!”朱雄英笑着下轿,亲手把对方扶起来,“二弟读书比我好,孤想着,有他在身边,也能激励孤的读书之心!”

  朱善想想,对朱允炆行礼,“臣,见过皇孙!”

  朱允炆忙侧身不敢受礼,“朱学士切莫如此!”

  “以后,孤每日来读书,夫子不必亲自出迎!”朱雄英又笑道,“您是老师,孤虽身份贵重,但也是您的学生。”

  闻言,朱善心中妥帖。

  “殿下请!”

  “夫子请!”

  随后,一行人朝文华殿走去。

  李景隆在朱雄英身边笑道,“殿下小心门槛!”

  他一开口,朱善的目光,严厉的射来。

  文华殿中,朱雄英坐在前头,命人在自己身侧,给朱允炆布置座位。

  朱善站在前方,目光威严的再次环视。

  “今日,是殿下第一天跟着臣读书,若殿下有不懂的地方,望殿下言无不尽!”朱善说道。

  “夫子客气了!”朱雄英开口道。

  “陛下和太子爷有口谕,让臣严加管教!”朱善又看看众人,“今日教书之前,臣要先罚!”

  朱雄英不解,“罚谁?”

  “李景隆!”朱善的声音冰冷。

  “在!”李景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表情疑惑。

  “尔乃皇太孙伴读,为何不早早前来,迎接殿下!”朱善怒道。

  “我......”

  “皇太孙面前,岂可称我?”朱善更怒,“尔轻浮薄行,不守礼法,该打!”说着,眼睛一横,“来人,打他二十下!”

  边上,几个敬事房的太监过来,扯过李景隆的手心,竹板子当场落下。

  这几个太监,都是老爷子专门挑出来,在文华殿伺候的。他们心里只有圣旨,可不管你是谁的孩子。

  啪啪啪,李景隆疼得呲牙咧嘴,不敢发声。

  “老夫打得对不对?”朱善问道。

  “夫子打的对!”李景隆抽气道。

  “下回还犯不犯?”

  “不犯了!不犯了!”

  那边,啪啪的手板还在持续。

  朱善走到朱雄英身边,行礼道,“今日这第一堂课,臣不讲经文,先给殿下讲讲汉朝的旧事!”

  “夫子请讲!”朱雄英有些诧异,开口道。

  朱善看看他,又看看朱允炆,“大汉开国高祖,同样出身寒微。”

  朱雄英和朱允炆点头,其实历代帝王之中,老爷子最推崇的就是刘邦。

  “但汉高祖万年,宠爱戚夫人,有意非长立幼换太子!”

  朱雄英心中一动,没有说话,听着下文。

  “汉高祖杀伐果断,开国雄主,臣子莫敢不从。他也私下说过喜欢戚夫人之子,可最终却无法改换太子,殿下可知为何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