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一百零九 告诫
  皇子皇孙读书,最重要的就是讲史。而因为老爷子对汉高祖的推崇,宫中的皇子皇孙们对于大汉的历史,略知一二。

  之所以推崇汉高祖,一方面是因此他和老爷子的出身同样微寒,都是来自民间。二来,汉高祖和老爷子其实算得上是同乡,老爷子祖籍江淮沛地,后来迁移到凤阳。

  夫子朱善所说的汉高祖之太子,就是后来的惠帝刘盈,戚夫人所生的是汉高祖刘邦第三子,赵隐王刘如意。

  “汉高祖一代雄主,刚愎雄猜,常言太子不像他,因为宠爱戚夫人也格外偏袒赵王刘如意!”

  朱善的目光看着朱雄英还有朱允炆,笑着说道,“对汉高祖而言,开国之主,换太子,东宫易储易如反掌,为何最后还是没换呢?”

  “殿下,您说!”

  朱雄英想想,忽然笑了,看着若有所思的朱允炆,“二弟,你说!”

  朱允炆想了许久,抬头目光中带着疑惑,“是因为太子刘盈,是吕后所处,占了一个嫡字?”

  “以儒家伦理纲常来说,确实不错。可汉高祖,是墨守成规之人吗?”朱善又笑道。

  汉高祖刘邦不但不墨守成规,他这一辈子就没守过规矩。往文官的帽子里撒尿,当着官员贵族的面开多人运动大会。什么嫡长子继承制,在他心里根本就靠不住。

  “那是为何?”朱允炆疑惑道。

  “当时汉高祖有易储之心,最急的就是太子刘盈的母族!”朱善笑笑,继续开口,“吕氏一族,在高祖起兵乃至一统天下之时,功勋赫赫!”

  “这是自然了,我听先前的夫子讲过,太子刘盈的舅舅,都是大汉的军功列侯!”朱允炆继续道。

  “皇孙殿下以为只有如此吗?”朱善再次笑道,“太子刘盈身后是吕氏一族不假,可他身后的,并不只是此一族而已!”

  “昔年汉高祖打天下时,身后跟着的,正如我朝淮西勋贵一般。皆是乡党手足,异性兄弟!”

  “这等人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说到这,朱雄英心中默默思量。

  大汉的太子刘盈其实和朱标在某种意义上很是相似,他们的身后都是军功集团的支持。好比太子朱标,就是那些老将们看着长大的,视若自己的子侄。

  “汉高祖兵败逃跑的故事,两位殿下听说过吧?”朱善又笑道,“高祖兵败,驾车逃亡........”

  朱雄英笑道,“这个孤知道,逃跑的时候汉高祖嫌车上人多,把自己的儿子踢下去了!”

  说起来,刘邦确实比老爷子更光棍。带着手下兄跑路,把自己亲儿子提下车。这种事,老爷子是做不出来的。

  “当时汉高祖兵败彭城,逃跑之时,两次把嫡子刘盈和后来的鲁元公主提下车!”朱善又道,“是大将夏侯婴,两次下车,把两个孩子抱上车。”

  “因为车上拥挤,夏侯婴亲持短矛,跑步跟随车架断后!”

  “夏侯婴,忠臣也!”朱允炆赞叹道。

  “他固然是忠臣!可也由此可以看出,汉高祖麾下一众江淮军功列侯,对于太子刘盈之看重!”朱善继续道。

  “还有大将樊哙,他和汉高祖不但是卑微时的旧友,更是连襟,就是太子刘盈的姨丈!汉高祖晚年,有人对高祖皇帝说,等你一死。樊哙就会冲进宫来,杀掉戚夫人还有赵王。”

  说着,他顿了顿,“说了军功列侯,臣在和殿下说说汉高祖的谋士,滴哦殿下可知张良?”

  “自然知道!”朱允炆回道,“汉高祖亲口说过,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吾远不如子房!”

  “殿下好才学!”朱善笑笑,“大汉开国三杰之中,韩信的下场且不说。张良不贪恋权位,功成身退,从不惹得君王忌讳,朝中大事,更是从不开口。”

  “可唯独,在汉高祖易储之事上,不但反对,还暗中帮着刘盈出谋划策,稳固地位!”

  “萧何更是在汉高祖之后,尽力辅佐刘盈,鞠躬尽瘁!”

  “由此可见,除却江淮军功列侯。大汉太子刘盈的身后,还站着汉高祖的谋臣。若太子反,这些人不会跟随。但若汉高祖有废立之心,这些人也断不能容!”

  朱允炆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头不语。

谷</span>  朱雄英则是一笑,也没有说话。

  从朱标到他都是如此,抛开老爷子百分百的宠爱之外。东宫之所以地位稳固,就是因为身后的庞大支持力量。

  文官之中,李善长虽半退休状态,但朝中无论是清流还是实干派官员,都对太子朱标俯首听令。

  开国的勋贵武将,更把朱标和他朱雄英看作理所应当的继承人。他们父子二人,就代表着这些开国勋贵的根本利益。

  当然,还有马皇后这位皇后的暗中支持。

  换句话说,只要他们活着,任何人在他们父子面前,没有任何机会。

  “汉高祖之所以没有易储,乃是大智慧!”朱善又道,“戚夫人常在汉高祖耳边进言,废立储君。汉高祖说,太子羽翼丰满,不可轻动!试想一下,若汉高祖执意易储,大汉必然国本震荡,天下不安!”

  “两位殿下,可知史上戚夫人和赵王刘如意的下场?”

  说着,朱善语气微顿,继续笑道,“汉高祖宠爱戚夫人无以复加,戚夫人仗着皇帝的宠爱,顶撞皇后,暗谋东宫之位。她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头发常见识短!”

  “吕后于江淮军功列侯等人,本就是一体,她戚夫人身边又有谁?她的儿子身边,又有谁?”

  “高祖皇帝在时,她风光无限,她的儿子也不可一世,可这种风光,不过是无根之萍罢了,经不起风吹雨打!”

  “高祖皇帝驾崩之后,吕氏先是让人毒死了赵王刘如意,又命人砍断了戚夫人的手脚,剜掉眼珠,熏聋耳朵,喝下哑药,把她扔在窟室裹,称为“人彘”!”

  忽然,朱雄英打了个寒颤。他没来由的想起,电影一代妖后的画面。

  咸丰死后,慈禧叫人把咸丰的宠妃,也是如此炮制,装在了咸菜坛子里。

  虽说那是港台导演的杜撰,但出处就在大汉吕氏这里。

  历史总会记载这些王侯将相的丰功伟绩,种种功勋,却不会铭记,他们令人发指的残忍和残暴。

  “试想一下!”朱善再说道,“若戚夫人不仗着皇帝的宠爱,顶撞吕氏处处争斗,反而谦恭自省。也不妄图给他的儿子谋取大位,赵王刘如意若也知晓君臣之道,他们的下场,会是如此凄惨吗?”

  朱雄英心中早已明白,看似朱善是在给他们兄弟二人讲古,其实是在给朱允炆一个人讲。

  看似是讲汉朝的故事,其实实在告诫朱允炆。

  只不过,年幼的朱允炆,能懂吗?

  即便他能懂,他的母亲能懂吗?

  而且,朱善的言外之意,他能心领神会吗?

  朱善就差指着鼻子告诉朱允炆,别看皇太孙带你一同来读书,兄友弟恭。那是因为皇太孙的仁德,而不是因为你在皇帝心中的份量多重。

  你最好不要有非份之想,因为和皇太孙比起来,你没实力!

  活着准确的说,是你们母子二人,根本没实力。

  想到此处,朱雄英心中也有些纳闷。

  朱善一个外臣学士,眼光竟然如此毒辣,心思如此通透!

  单从,吕氏进言给太子朱标要朱允炆跟着朱雄英一块读书的份上,就能看出这些来。

  ~~~

  今天是小年,祝大家过节好。

  本来是双更的,今天家里来了客人,实在抽不出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