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一一六 学着处理政务
  “孙儿哪敢呲达您呀!”

  见老爷子怒了,朱雄英赶紧使出杀手锏,撒娇的笑道,“这不您让孙儿说的吗?”

  往日,老爷子见大孙子跟自己如此撒娇,定然龙颜大悦,但在今天,却只是笑笑,眉头深锁,陷入沉思。

  “咱不是不知道收税的好处!”老爷子缓缓开口,“可是咱从大元手里接过这个烂摊子,他娘的鸟毛都没有不说,天下还稀巴烂!”

  “咱就想着,当务之急是让老百姓赶紧种地,过上好日子!”

  “咱也知道百姓光是靠种地,也就混个温饱,还得说他娘的老天爷给脸面!”

  “可过日子不就这样吗,得慢慢来!”

  “咱是看不起那些做买卖的,可做买卖的走街串巷也不容易,风里来雨里去的。好不容易挣两个钱,咱们朝廷还要剥人家点,不像话!”

  “孙儿也没说收小商小贩的钱!”

  不等朱雄英说完,老爷子又横眼道,“你不知道天下的官儿都是什么德行?咱们这边只要开了收商的口子,他们就敢拿着鸡毛当令箭,苍蝇身上都刮下三两油出来!”

  这大概就是老爷子心中,真正的顾虑所在吧!

  他出身微寒,知道这天下的崩坏根源,就在于官府的不作为和胡作非为。

  此时,朱标在边上开口道,“父皇,儿臣倒是以为,英哥儿说的有理!”说着,笑笑,“宁波,广州等地的官员奏报,番人来大明的商船,不知凡几,咱大明的什么东西,在他们眼里都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别的商税,您要是有顾忌,可这几个海关,运河的关卡,儿臣以为是应当收税的!”

  “至于您担心下面的人乱来,英哥儿方才也和儿臣说了,直接中枢直管。户部派人下去,账册税票等物全由中枢审理,这样以来杜绝了有人上下其手,也能保证财归于中枢!”

  说着,朱标笑笑,“一家人要过好日子,离不开钱!咱大明想蒸蒸日上,也离不开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正是如此!”

  “皇爷爷,您要是有所顾虑,孙儿倒是有个建议!”朱雄英想想,开口说道,“您曾说过,凡军国大事要三思后行,谨慎慢着。收商税这等事,也不能操之过急!”

  “所以,不如先试行。比如宁波,泉州,广州等海港。内陆是淮安,徐州,扬州等运河重镇!”

  “另外!”说着,朱雄英看看老爷子的脸色,继续说道,“北平的通州,是运河北上的终点,那边也开始试行!”

  “先试行个一年半载,以观后效!”

  老爷子的手指不住敲打桌面,沉思许久。

  “这样,这事不能咱爷们提出来,朝中不少遭瘟的假道学,一提税字就一蹦多老高,他娘的!”说着,顿了顿,“嗯,标儿,你让人,让你手下那些嘴皮子上书。然后呢,让文官们打嘴仗去!”

  “他们打嘴仗的时候,你再和手下那些靠得住的踏实人,好好商量怎么办?”

  说着,老爷子忽然在朱雄英头上摸了一下,“先看看吧,若真是给咱大明弄出几只下蛋的母鸡来,倒也不错!”

  这可不是下蛋的母鸡,海关是下金蛋的金鸡!

  “不过咱话说头喽,收那些什么关税可以,但用的人,必须选号!这等管钱的地方,不能用那些眼里只有钱的人!”

  “儿臣遵旨!”朱标笑道。

  “他娘的,咱也算看出来了!”老爷子忽然白了朱雄英一眼,又抬腿踹了朱标一脚,“到底你俩是才是亲爷俩啊,你俩是合起伙来,跟咱打擂台!一唱一和的!”

  这话,让朱雄英一时没明白。

  “英哥儿说收商税,你这当爹的就跟你老子咱说商税好!哈,逼着咱不答应都不行!”

  “谁逼您了!”朱标笑道。

  “皇爷爷,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朱雄英明白了老爷子调侃,笑道,“孙儿只是提议,这其中许多事,还要您来把关呀!”

  “咱大孙呀,比你强。”老爷子转头对朱标道,“你这么大的时候,过门槛都挂卵!”说着,又看看朱雄英,宠溺的笑道,“祖宗给的,就是这么个天资聪颖的种儿!呵呵,咱朱家泥腿子出身,到这代,出了一个宝贝!”

  朱标,“..............”

  朱雄英在一旁偷笑。

  “现在每天就是读书?”老爷子开口问道。

  “是!”朱雄英道,“孙儿现在用功读书,不再疲怠!”

  “往后上午读书,下午到春和宫来,跟你爹学着处理政务!”老爷子忽然道。

  “啊!”朱标朱雄英爷俩都是一惊。

  “父皇,他还小...........”

  “是呀皇爷爷,孙儿还小呢!”

  朱雄英才不愿意来呢,本来一天就够约束了。再到朱标这来,跟着批阅奏折,接见臣子,那这日子还能过吗?

  “小啥?”老爷子怒道,“治国是大事,这么好的苗子,不从小学政务,将来再学不是糟践祖宗给的恩德吗?”

  “咱像英哥儿这么大的时候,都给家里挣钱粮了!”

  “英哥儿在过几年,也到了成亲的岁数,就是大人了。早早学习政务,没坏处!”

  老爷子一言九鼎,直接定了下来,包容旁人辩驳。

  这下,朱雄英这个皇太孙,将彻底从深宫之中,走到台前,面对群臣。

  ~~~

  坐了一会儿,老爷子又道,“对了,大孙,你那俩不成器的叔叔,进城了?”

  朱雄英忙道,“孙儿亲自接的,已经安顿好了!”

  “唔!”老爷子点点头,“老大!”

  “儿臣在!”朱标说道。

  只见老爷子站起身,从腰上解下腰间的皮带,递过去,“拿着!”

  “啊!?”朱标有些不解。

  “去,抽那两个混账去!”老爷子沉声道,“皮带不抽烂了,不许回来!”

  “父皇........”朱标犹豫道。

  “去!”老爷子眼角跳跳,“给咱丢人的玩意,往死里抽!”说着,再次看向朱标,“你是长兄,长兄如父,你这些兄弟,你要担当起管教的责任来,别总是想着护着他们!”

  “爱子如杀子,你今日袒护他们小错,将来他们就要犯打错!”

  “那时候,你再想管,就迟了!”

  “儿臣遵旨!”朱标无奈。

  “大孙,走!”老爷子站起身,拉着朱雄英说道,“今天,皇爷爷亲自教你,怎么看奏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