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一二四 老子给儿子擦屁股
  一句话,秦王晋王顿时醒悟,连连叩首。

  “父皇,儿臣不孝,做出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来,有违国体,有事臣格,丢了父皇和母后的脸!”

  龙椅边,朱雄英注意道,面对两个开口求饶的儿子,老爷子的表情有些不悦。

  “二叔,三叔,你们何止是丢了皇爷爷和皇祖母的脸面?”朱雄英走下御阶,大声道,“按理说,你们如何,轮不到我这个侄子说话,但今日在朝堂之上。侄儿虽然辈分小,但也要说你们几句!”

  说着,朱雄英顿了顿,“你们二位是皇爷爷和皇祖母的嫡子,诸藩王之长。从小,皇爷爷和皇祖母就对你们寄予厚望,请名师教导,望你们成材。”

  “他们两位老人家,希望你们成为大明的栋梁,成为天下人称颂的贤王?”

  “侄儿这话,是从大明皇家的角度来说。说句咱们朱家仁私下的话,天下的父母,哪个不盼着儿子好?”

  “不求你们多优秀,只盼着你们身子康健,能做个好人!”

  “可是你们呢?看看你们做那些事?皇祖母贤厚无双,慈悲心肠,闻听你们的事情,暗中垂泪,还不敢让皇爷爷知道!”

  “皇爷爷一生征战,给了儿孙们打下你诺大的基业,给了荣华富贵。就算二位叔叔能力平庸一些,他老人家都不会说什么。他不单是仅希望你们两个儿子,而是所有的藩王,都能做个顶天立地,真正的爷们!”

  “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是朱家的顶梁柱!”

  说着,朱雄英叹息一声,“你们两位,也都是做父亲的人了,怎么还没长大呀!小时候胡闹,老爷子老太太容你们,你们的大哥,我父亲也迁就你们!”

  “现在你们镇守一方,须知头上还有国法!”

  “国法家规,父母殷勤盼望,兄长呵护之情,此刻你们还不幡然醒悟吗?”

  一番话,字字句句都是发自肺腑,情真意切。

  群臣皆是动容,看向朱雄英的目光,都满是赞许和赞赏。

  在这些臣子的心中,大明朝合格的接班人,需贤孝仁德。而但从这番话上,朱雄英就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品格。

  “今日,朝堂之上,这么多臣子,还有父亲,还有我,拼着被人私下说处事不公,也要回护你们。其实不单是你们身上的军功,而是知道你们本性不坏,而是你们身上和我还有父亲,流着一样的血!”

  “龙椅上的老爷子,既是咱们大明帝国的皇帝,也是你们的君父!给君父认错,就要认认真真的认。知错了,以后不犯。以后好好悔改,再不辜负家国天下,才是真的!”

  此刻,秦王晋王也醒悟过来。

  “父皇,儿臣顽劣,让父皇费心了!”

  “儿臣对不住父皇的教养之恩,父皇责罚吧!”

  “儿臣,心中愧疚!”

  两位藩王大声痛哭,既愧又臊。

  ~~

  龙椅上老爷子脸色缓和不少,站起身,“当年分封皇子的时候,就有人跟咱说不行。古往今来,凡是分封出去的王爷,都没几个贤的,干好事的少,祸害百姓的多!”

  “可咱那时候拍着胸脯子说,咱的儿子们,都是好样的!”

  “结果,还真让人说中了。”

  老爷子的声音依旧蕴含怒气,“盼着你们好,你们却不学好。若是寻常百姓家,你们不过是败坏祖宗基业的败家子。”

  “可这是大明朝,你们败坏的是大明的江山,祸害的千万百姓!”

  “儿呀!”老爷子继续道,“你们的老子,咱这些年咋对百姓的?你们不知道吗?天下人供养咱们朱家,不能让人家百姓背地里骂,咱们老朱家一窝贼王八!”

  “万岁不可!”见老爷子开口大骂,臣子们齐齐跪下。

谷</span>  “没啥不可的!当年大元皇帝手下的官祸害咱这个平头百姓的时候,咱就在没人的地方指着北边打骂。一家嘎奔死的,一家享乐,还得天下多少人家家破人亡!”

  说到此处,老爷子慢慢走下来,站在叩首的两位藩王面前。

  “抬头!”老爷子冷哼。

  两位藩王,怯怯的抬头。

  啪!啪!

  就在这大明朝的奉天殿上,老爷子直接给了两个儿子,一人一个耳光。

  老爷子行伍出身,手劲儿奇大,两个巴掌就让秦王晋王鼻血长流,倒地不起。

  “打在你们身,痛在咱心!”

  老爷子信手把手上沾染的血,擦在衣角,“咱气得真想一刀宰了你们,可你们毕竟是咱的亲儿子,咱下不去这个手!”

  说到此处,老爷子长出一口气,“大孙那就话说得好哇,子债父偿。他娘的,自古以来,当老子的就是要给儿子擦屁股!”

  说完,看了朱标一眼。

  “这两混账,罚他们去凤阳祖宗陵寝前请罪。老大,你来监督,你派人跟着。”

  “罚他们走路去,不许骑马,不许华服!”

  “穿麻衣,穿草鞋,走着去。”

  “路上不许打尖住店,不许吃肉喝酒,就吃粗粮饼子!”

  “到了祖宗陵前,给咱结结实实的磕一千个头!”

  (这是真的事,但笔者稍微改动了一下。历史上,朱元璋每个儿子就藩之前,都要穿草鞋步行去凤阳。)

  随后,老爷子又是猛的两脚踹过去,把两位藩王踹的两个跟头。

  “你们沿路问询家乡父老,问问你老子当年是何等的不易!”

  “沿路好好见见,百姓们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当年咱游历天下的时候,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别说粗粮饼子,干净水都没一口喝!”

  “儿臣,谢父皇隆恩!”两位藩王叩首。

  此时,老爷子又看看群臣,“咱这么处置,谁还有话说?”

  他都已经下了定论,谁还有话说?

  左督御史詹徽开口道,“皇上这一片爱子之心,两位藩王必然痛改前非,天下臣民无不称颂!”

  “你少拍马匹!”老爷子横他一眼,“怕是别人听了,背地里要骂咱们护短的王八蛋!”说着,顿了顿,又看看那些上书的御史言官们,“你们都有功!”

  “知道咱是护短的性子,也还上书弹劾两个混账,把他们罪状说得清清楚楚,都是忠正直勉之臣!”

  “右督御史凌汉,督察院佥事张紞,给事中郑东芝,御史袁泰,开济,杨靖!”

  老爷子一口气,点出数位上书弹劾藩王的御史言官。

  “天下不平事,尔等皆可奏,这是当咱跟你们说的话。奏得好,弹得好!传旨嘉奖,赏文官勋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