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十一 豪奴(1)
  爷孙俩正带着众侍卫,在小摊子上吃喝。

  集市的那边骤然传来数声喧哗,紧接着喝骂尖叫声大起其中隐隐还夹杂着求饶和哭声。

  “咋了?”老爷子放下碗,顿时横眉立眼的问道。

  一群侍卫也紧张的马上围了上来,把爷孙俩护卫在中间。

  “起开!”老爷子推开侍卫,“毛头,去看看那边咋了?好像有人打仗呢!”

  “不是打仗!”卖肉的老板娘朝那边看看,叹息一声,“那是有又有人占了侯爷家的地,人家的管事出来收钱呗?”

  侯爷?

  闻言,朱雄英放下碗,问道,“老板娘,您说清楚,什么侯爷?”

  不怪他如此问,凤阳乃是淮西勋贵的老家,诸位开国勋贵在此,都有御赐的勋田。

  “啥占地?你们在官道边上做买卖,占了谁的地?”老爷子也问道。

  “老员外您有所不知,俺们这些买卖人,在这官道边上做买卖,是给官府交了钱,官府专门划出来的地方。但这集市这二年红火起来了,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多,就占了人家有主的地!”

  “说句公道话, 没道理咱们做买卖的白占人家的地。可若是一般的人家,不长庄稼的地方, 占用一下给些银钱说些好话就是咯, 一般人也通融, 都是平头百姓,谁也不和谁计较。”

  “可那边不一样, 听说是凤翔侯张家的地,人家家里人厉害着呢!前几次有不知情的商贩把把摊子摆在人家地里了,张家的豪奴隶不管怎么说, 就是不依不饶。”

  “不但打了商贩,砸了人家吃饭的家伙,还送到官府去了。官上说了,地是人家的, 商贩占用就是不对,还给打了板子!”

  “哎,您看, 这怕是又有商贩占了人家地, 把人家的豪奴惹来了!”

  朱雄英皱眉道,“地是张家的,不让旁人占也可以。可也不能大人, 不能砸人家摊子呀!有事好商量就是, 这不是仗势欺人吗?”

  “这位少爷可说对了, 就是仗势欺人。原本那边的地也不是张家的,原本是一处梨园。后来是张家,不知使了什么办法, 硬是给夺了过去!”

  老板娘嘴里利索的说着,不等她说完,他爷们从灶上下来, 咣几就是一脚。

  “你她娘的到能卖嘴,不说话能死?”

  老爷子沉思片刻, “凤翔侯张龙?”说着,也不吃了,开口道,“走, 去看看!”

  ~~~~

  凤翔侯张龙怕是要倒霉!

  朱雄英心中暗道, 老爷子从开国之后就对众勋贵说, 如今咱们都发达了, 要对乡里乡亲的和善点。好好约束你们的家奴,别扯虎皮做大旗,在外头耀武扬威的。

  这些年,甚至因为有御史弹劾勋贵军侯不能约束家人,好几个老资格的军侯,都吃了刮落。

  这凤翔侯张龙,是老爷子的同乡,早年间知进退不掺和朝堂的事,已在家养老,做他的富贵侯爷。

  常茂在前,大手分开人群,一行人挤到了出事的地方。

  原本好好一个卖馄饨的摊子,如今锅倒了,汤撒了。几个青衣的汉子,不解气的用棍棒砸着炉灶。还有人,把摊子上的瓷碗全部杂碎。

  地上一堆中年夫妇,苦苦哀求,“大爷,小的知错了,别砸俺家的饭碗子!”

谷潄</span>  “知错?”那些豪奴之中,一个白胖的男子谐谑的说道,“谁让你们挨着张家的地了?不告而占,是为偷!呵,占便宜都占到张家头上了?”

  “张家的地你们垒了灶,好好地你看让你们糟蹋的,都没眼看了!”那男子说着,对旁边的青壮汉子们喊道,“没吃饭呀!这几家都给砸了,他娘的乌烟瘴气的坏了咱家的风水!”

  一时间,求饶之声,乒乒乓乓之声顿起。

  “大爷,小人知了, 小人愿赔钱!”一个商贩弓手求饶。

  “呸,谁要你的钱, 我们张家要你的臭钱!”那白胖男子神色桀骜,“坏了我们张家的风水,你多少钱够赔!”说着,又大喊一声,“用力砸,看以后谁还敢用张家的地摆摊,把这些刁民都给老子抓起来,送衙门去打板子!”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要俺们怎样?”终于,有被砸的商贩再也忍耐不住,不顾妻儿的阻拦,抄起扁担,“俺一家就指着做买卖活着,你砸了俺的家当,俺跟你拼了!”

  说着,抄着扁担上前,对着白胖男子就砸去。

  可不等他扁担落下,旁边一个青衣汉子,一棍直接戳在他的腋窝。

  “哎呀!”那商贩痛苦倒地。

  “呵!”白胖男子不屑的笑道,“占了张家的地,还要公然行凶,谁给你的胆子!”说着,笑容收敛,“打死你,老子在官府,也有话说!”

  说着,桀骜的看看人群,抄起旁人手中的棍子,呼的一声落下。

  这一棍,若是打实了,最低都是筋骨立断。

  “住手!”

  人群中,朱雄英大喝一声。

  那白胖的男子手上一顿,斜眼看着朱雄英,见对方穿着一般,又是个小孩,心生几分轻视,“谁家的孩子?拉一边去,小心老子手一歪,嘿嘿!”

  看他的样子,目中无人显是平时豪横惯了。

  朱雄英上前几步,大声道,“做买卖的占了你们的地,确实不对。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好言好语说就是。他们若不退,继续占着,自有官府做主。”

  “而你,公然打砸,殴打百姓,断人生路,这不是仗势欺人吗?你眼中还有王法吗?”

  “王法?”那白胖子道,“老子就是王法!”说着,斜眼道,“毛都没长齐,就冲好汉?哈哈哈!”

  周围豪奴,都跟着大笑起来。

  “主辱臣死,你他娘的是傻子?”老爷子大怒,低骂一声。

  李景隆闻言,带人就要上前。

  “慢!”朱雄英当即制止。

  见这边来者不善,那白胖子神色一凌。

  他是豪门家奴,张家这片地的管事,平日也算见过些人物。一见眼前这些人,都身形彪悍,显然不是好惹之辈。顿时心中,有了几分小心。

  “你是谁家的孩子?”白胖子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家的孩子,我就问你,我能不能帮他们出头?”朱雄英怒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