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二八章 贾母筹划宝玉事 东宫旧事起波澜
  马车上的两人依偎在一起,贾珩抱着黛玉,给她说道:“皇后殿下出身武勋曹家,自幼在曹老太爷膝下长大,一手刀法那是出神入化。当年宫中巨变……”

  一路上贾珩把关于曹皇后的事情如同说书一般,讲给了黛玉听。虽说很多事黛玉也是知道个大概,但马车上还是不时传出黛玉的惊呼。

  直到回了宁国府,黛玉还在啧啧称奇。在卧房褪下冠服,正准备换上居家的衣服,突然被贾珩来了个偷袭,抱在了怀里。

  香香软软的黛玉让贾珩来了精神,横抱起来走到床边。

  他把黛玉放在被窝里,回头把房门关上,门外正准备进来伺候两人的紫娟和雪雁懵逼的看着关上的房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贾珩快速脱掉外衣,直接扔在架子上。扑上床去,黛玉正害羞的缩在被子里。

  “珩二哥,你干什么?”黛玉感觉一双大手摸了过来,大白天的,让她好不害羞。

  贾珩嘿嘿一笑:“当然是干些羞羞的事情了。”

  黛玉只觉身上被摸得发烫,贝齿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出声。贾珩加大力度,不一会就让黛玉瘫软在自己怀中。

  轻纱渐去,罗衣横飞,屋子里传出了两人的靡靡声。门外守着的雪雁与紫娟皆是涨红了脸,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院子门口。

  这时贾琏派了小厮兴儿来找贾珩,看到两人守在门口不禁有些好奇。

  “紫娟姑娘、雪雁姑娘,你们怎么守在这里?珩二爷呢?我家二爷派我来请他过去。”

  紫娟红着脸回了一句:“今日君侯同夫人去宫中觐见,刚刚回来,正睡下歇息了。琏二爷若是不急,等一会君侯醒了我会禀告的。”

  虽然奇怪两人的状态,不过兴儿还是先去回禀了贾琏。

  此时他正同贾母在荣禧堂说话。听了兴儿的回禀,贾琏说道:“老祖宗,不如就由孙儿与时晋先探探口风。宝玉的婚事倒也不急一时,明春会试尚早,就让家里的姐妹与那时家姑娘好好相处,您老也好观察观察。”

  原来贾母今日是打算找贾珩说说宝玉的婚事,今岁宝玉都已经十七岁了,放在别人家,早就娶妻。

  因着科举,宝玉的婚事一拖再拖,贾母心中着急,时姝的出现,正好让贾母看到了希望。

  宝玉对人家姑娘一见钟情,就是不知道时家的态度怎么样。若是可以,她倒是想早点将此事定下,

  等明年春闱结束,不换宝玉的成绩如何,就把婚礼给办了。老太太年纪大了,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为家里几个小子娶了媳妇,再给几个姑娘找个好婆家。

  听到贾琏的话,贾母点了点头:“你说得也是个办法,那时家兄妹既然住在了咱们家,多多接触也好。”

  ……

  宁国府中,贾珩与黛玉昏天黑地的闹了好久,直到两人都浑身酥软的相拥而眠,直到傍晚才醒来。

  洗漱过后,小夫妻俩来到正堂陪家人吃了晚饭。临结束时贾敬给他递了一个眼神,贾珩点点头送了黛玉回来。

  “今晚我陪父亲去办点事,可能会回来的很晚,你早些睡吧。”

谷叞</span>  黛玉倒是不担心贾珩的安全,这天底下能伤到自己丈夫的,还真没几个人。

  她乖巧的点点头,贾珩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拿上天阙就出了门。

  等到府门这里,一队亲兵护卫着骑上战马的贾敬,肃杀的站在门口。

  贾敬说道:“你师尊说他不便直接现身,让咱们先过去,他随后就到。”

  张三丰这尊大神,若是被秦长生看到,还不得直接吓死。

  贾珩跨上战马,众人疾驰往城南罗家庄赶去。晨钟暮鼓,净街之后,京城一片寂静,天枢手持冠军侯旗帜在前面开路,巡城禁军纷纷退避两旁。

  从朱雀门出了京城,不久之后就到了罗家庄会面的地方。

  这次贾珩没有让亲兵隐藏,反而大大方方的亮起了火把。月上枝头,天枢突然大声喝道:“藏头露尾,还不速速出来!”

  说着,一名亲兵直接往旁边的草丛中射了一箭。

  一声闷哼过后,秦长生带着一群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手臂上插着箭羽。

  “冠军侯,你的麾下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我这手下怎么说也是训练多年的精锐,没想到藏的如此隐蔽,也会被你的人发现。”

  秦长生打量着天枢已经二十多名贾府亲兵,浑身充满肃杀之气的亲兵们,让他提高了警惕。

  别看他带来的人几倍于贾家,可他有感觉,哪怕他能利用警幻给的东西拖住贾珩,自己的这群人都抵不过这二十几名贾府亲兵。

  贾敬走到前面,直言说道:“秦长生,是要在这里说,还是重新找个地方?”

  “人多眼杂,敬公不如随我去庄子里。当然,冠军侯也一起。”秦长生当然不会在这里说事。

  贾敬毫不畏惧的走向了庄子,天枢本来想要劝阻,却被贾珩拦了下来。

  “守住入口处,不必担心,一切有我和师尊。”贾珩小声给天枢说了一句,随即便追上了贾敬与秦长生。

  等三人到了庄子中最大的院子,秦长生引父子俩进了屋,在昏暗的烛火下,贾珩看到了一幅宫装妇人的画像。

  贾敬憋了一眼画像,心中冷嘲一声。随即当做没有看到,直接问了一句:“现在可以说了吧?”

  秦长生哈哈一笑:“敬公还是当年的样子,快言快语。好,那老夫也就直言了。”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印鉴,放在桌子上:“敬公应该认识这个吧?没错,这是君上的印鉴。老夫当年受君上所托,领东宫六率三分之一的兵马。那年事败,敬公是不是好奇那一万兵马去了哪里?”

  “我当然知道,中条山中的复天匪军不就是当年那些人?”

  贾敬冷笑一声,他看着桌子上的印鉴,嘲讽的说道:“你当我不知道,君上突然性格大变,六率就开始快速淘汰老兵。而你,作为东宫辅臣,不知从哪里找来这群人,顶替了老兵的位置。真当我等开国一脉是傻子不成?若不是突然事发,你觉得那些老帅们,会查不清你们的底细与打算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