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曳尘休养第五天,刚活蹦乱跳,赵彦来敲门了。

高中的男生什么都长得快,短短几天,赵彦一头呲着的黄毛发根处长出一小截黑色。

赵彦嗓音粗嘎,龇牙咧嘴:“老大,三中那帮人都冲到校门口来挑衅了!”

“……”齐曳尘手里的奶茶才喝了一半,正贪凉贪甜,被他这一声震懵了,“所以呢?”

“快走!不能让人家在咱们的地盘上撒野!”

齐曳尘浑身一僵。

这是要和校外的人约架?

“老大你还愣着干啥?!”

“哦,走,走,当然得走……”

齐曳尘嘴上答应着,却连椅子都没动一下,快要急哭了,瞥见桌边认真写题的沈皓,忙问:“沈皓,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带。”

宁可跑腿,也不想打架。

赵彦愣了:“老大?你怎么对他这么好?!”

“彦……眼瞎啊你!”

好险,他差点开口叫人家“彦彦”。

齐曳尘吞了吞口水,把赵彦拉到阳台。

努力模仿原主的口吻,可怎么也发不出书里描写的浑厚嗓音:“你怎么不知道机灵点?沈皓是个好学生,老师眼里不会撒谎的乖孩子,咱们要是拉拢他来打掩护,到时候还不是为所欲为?”

“哦……哦!所以上次他在老郑面前替咱们说话,也是因为老大把他收买了?”赵彦茫然地挠着头顶的黄毛。

齐曳尘:“?”

沈皓上次反而帮他们开脱,免于写检讨的事,他其实也没想明白。

可看着赵彦崇拜的眼神,只能故作深沉地点头。

“哇,还是老大想得周到啊!”赵彦一拍脑门,热血沸腾,“让背地里想把你拉下水的那帮孙子看看,我们老大不光打架厉害,还有计谋!”

齐曳尘心头一跳:“谁?谁想把我拉下水?”

“三中那帮人放过话了,有机会一定要和你交一次手。还有七班八班那几个刺头,说早晚要……”

“行了,别说了。”

“嘿嘿,我知道,咱们老大还能怕他们?”

怕,怕死了。

推开阳台门回室内,沈皓低声说:“说过了,少给我添麻烦。”

他这几天靠沈皓照顾,万一再受伤,沈皓一定对他厌恶到极点。

可受伤这几天,前有魏天泽拿篮球砸他两次,后有外校的人挑衅,这学校背地里到底有多少仇人等着看“齐曳尘”凉透?

他真的不想打架,可是怂了会不会死得更快啊……

“老大,你可不能怂!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

“……知道了,我肯定去。”齐曳尘捏了一把汗,嘴唇凑到奶茶吸管边,试图冷静。

他以为沈皓还会阻拦,结果沈皓眼睛还在卷子上,看都没看他一眼:“门口有个麻辣烫,打完架给我带回来一份。”

赵彦撸起了袖管,拍拍胸脯:“老大,你专心打架,我去帮你跑腿。”

齐曳尘:“……”

能不能换一下?

齐曳尘捏着奶茶的手更用力了些。

虽然有空调,但毕竟是夏天,等他打完架回来,奶茶里的冰都要化了。

更怕的是,可能等不到奶茶的冰被热化,他自己先凉在校门口。

齐曳尘视死如归,猛喝。

于是,沈皓偶然一抬头,就见着齐曳尘咕嘟咕嘟地把最后几口奶茶全喝了。

似乎是喉咙太细,一口咽不下去,脸颊鼓得像只河豚,愤然离开。

沈皓眼眸微敛。

前几天卧病在床倒是安分,现在伤还没好就要约架。

果然是本性难移。

……

校门口是一条小吃街,还算繁荣,只有转角处破落萧条,适合约架。

原主招惹过的人太多,这群书里没提过名字的路人甲乙丙丁,各染着不同颜色的头发,一眼望去像打翻的调色盘,连回忆画面里都找不出原主到底和这些人有什么过节。

他只是茫然地想,他和赵彦两个人对十个人,要怎么打?

只能紧绷着脸,保持深沉。

对面领头人物上前一步开口:“你就是一中的老大?”

齐曳尘学不出深沉的嗓音,不敢多说话:“嗯。”

旁边的人一下子就火了:“张哥!他也太嚣张了!连句话都不跟你好好说!”

齐曳尘:“?”

他拧了拧自己的拳头,一边试图找回这副身体打架时的手感,一边拖时间:“你们十对二,不太厚道吧?”

对面那位刺头的张哥跺脚捶地:“这些都是被你欺负过的兄弟们,我们一个个来跟你单挑!”

“……”

救命,一个个来他也打不过吧!

赵彦也火了:“老大,别跟他废话!让他们直接十个人全上!”

齐曳尘赶紧拦在他面前:“不如你们说说跟我有什么仇,咱们一个个解决。”

张哥旁边的小弟又炸了:“张哥!他连咱们的事都不记得了!太瞧不起人了!”

“……”

你少说两句吧!!!

对面有人挑唆,果然调动起一帮小混混们的热血。几句连挑衅都算不上的喊话之后,真打起来了。

拳头直冲他门面而来,齐曳尘全凭身体本能挡住,可是看似强劲的拳头落到他面前,胳膊竟然稳稳接住,手肘纹丝不动。

齐曳尘害怕得紧紧闭上了眼睛,被他挡住拳头的红毛却“嘶”地一声抽回了手,嗓音里夹杂不甘的愤恨:“不愧是一中的齐曳尘,好,好强……”

齐曳尘:“?”

很快,他意识到,“齐曳尘”的身体真的好强。

明明瘦弱得连点肌肉都看不到,却好像有无限的力气源源不断地涌上来。

难怪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还能五天内恢复得活蹦乱跳。

齐曳尘根本不想主动出手,一直在原地护着自己和赵彦。可是一来二去,有几个人扭打的时候擦破了皮,粗糙的血印鲜红刺目。

心里咯噔一声,泛上比恐惧更深的无奈。

小时候在福利院里,他是最安静的,周围的小朋友脾气烈,爱顽闹,甚至有很多人是天生的情绪缺陷,无法自控。每次打架闹得天翻地覆,总要他来调解照顾。

他常常想:都是没人要的可怜孩子,再怎么打也是抱团取暖的一家人,又何必互相伤害?

明明从小见了很多血,他还是最怕见血。

“……行了,别打了。”

他无奈开口,声音很弱,却让对面的十个人停下了动作。

齐曳尘以为自己已经够害怕了,没想到这些人看着他的眼神更害怕。

“张哥”旁边的刺头小弟轻声说:“咱们好像打不过他,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这么怂我的面子往哪……”

齐曳尘稍稍有了些底气,接过他的话:“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

明明嗓音是温和的,放在一个被十个人围堵却能把自己和小弟护得毫发无伤的人身上,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三中的路人甲乙丙丁很快退散,齐曳尘背后都是冷汗。

校服衬衫早就湿透,贴在少年细白的皮肤上。

赵彦高兴得快要蹦到天上去了:“老大,咱们以二敌十,肯定破了燕淮一中史上纪录了!”

“……”

你老大并不想要这种纪录。

……

午休时间过去大半,沈皓在宿舍里听见了敲门声。

手里的题写到一半,有些厌烦地起身。

齐曳尘每次打架都是滚了一身的泥进教室,想到干净的宿舍里要出现一个泥猴子,沈皓不禁皱眉。

开门,却愣住了。

大概是阳光里待久了,齐曳尘透白的脸颊泛红,晶亮的眼睛扑闪,手里端着大盒鲜香扑鼻的麻辣烫。衣摆干净,毫无狼狈,只有一头粉毛扎眼。

“让你久等了。”

刚打开盖子,看到满满浮在上层的食材,沈皓动作一顿。

“怎么这个表情?你不是最爱吃牛肚吗?我特意加了好多。”

“你到底从哪知道的?”

齐曳尘清了清嗓子:“你喜不喜欢吃牛肚和麻团,给个准话!”

沈皓掰开筷子吃,根本不理他。

吃完,沈皓平静地说:“伤好了就搬回家住。”

齐曳尘:“……”

那怎么行?

沈皓被撕碎的练习册,他还没粘完呢!

齐曳尘灵机一动,赶紧拍桌子,整个人怼到沈皓面前,恶狠狠地说:“我看你准备竞赛太忙了,还想住在宿舍里照顾你几天,怎么着你还有意见了?!”

沈皓冷笑:“你不给我添麻烦就不错了。”

“……你再给我宽限几天行不行?我……我现在不能回去见爸妈。”

他也没有撒谎,他的确没有做好见自己“父母”的准备。

见父母之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恰当的理由把这头粉毛给染回去。

可粉毛是校霸的标志,染回去还不知要招来多少今天这样的麻烦。

沈皓薄唇紧闭,齐曳尘以为又要被拒绝,却听沈皓说:“住宿舍的时候不能约架。”

虽然别人挑衅不是他能控制,齐曳尘还是咬牙答应:“好。”

“竞赛结束后不要来烦我。”

“……没问题。”

这几天可千万别再惹到沈皓。

不然等被赶出宿舍,岂不是又要变成炮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