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昭然胆小,才刚使坏就被老师揪过去,吓得什么都招了。

卑劣的小心思曝在阳光下,班主任拎着他在全班同学面前承认错误,给沈皓道歉,最后大声念了一千字的检讨书。

耷拉着脑袋,被全班鄙夷的目光注视了一整天,低头驼背。

但这事还没完。

因为郑西进教室第一句话就是:“许昭然,你是不是欺负齐曳尘了?!”

一传十,十传百,许昭然“欺负”齐曳尘的事在燕淮一中传开了。

齐曳尘散落在各个班的其他小弟们,磨刀霍霍地要找许昭然算账。

和齐曳尘结过梁子的手下败将们,纷纷要和许昭然称兄道弟。

高三12班门口每天挤满了人。

许昭然哪里见过这阵仗?课间怕被人从窗口看到,头和脖子缩得更厉害了,坐沈皓的同桌本来就显矮,趴桌上又矮一大截。

某天下课铃一响,许昭然颤颤地把齐曳尘拦住。

“齐哥救我……我,我快撑不住了。”许昭然背着包的手都在瑟瑟发抖,“前两天有个七班的神经病非要拉我加入他们一起讨伐你,我不答应他就揍我。”

“七班的神经病?”齐曳尘努力回想了一下,“魏天泽?”

“对对对!就是打篮球特烂的那个!”

齐曳尘想起魏天泽转着篮球的凶狠目光,手抖。

许昭然却目光炯炯,满怀希望:“齐哥,我看他表面上要挑衅,其实特别怕你,你真出现他肯定就怂了。”

“咳……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动我们班的人,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许昭然眼睛更亮了:“齐哥这是答应帮忙了?”

“……”

当然不是。

齐曳尘脑筋飞速转着,半天也没想出托词来。

沈皓冷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想住我宿舍,就不能约架。”

“对!你看,我前两天才答应沈皓不打架……”

许昭然脸上充满诧异,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小声说:“齐哥你什么时候跟学神关系这么好了?还,还这么听他的?”

齐曳尘闻言,猛然改口:“我就是看不上魏天泽这种背后搞小动作的人!你这忙我帮定了!”

他害怕沈皓这件事一旦传出去,校霸的威严恐怕碎得渣都不剩。

“齐哥,我的命运就拴在你身上了!”

“行了,别废话,带路。”齐曳尘额头上冷汗都快下来了,嘴上却还要镇定。

空无一人的教室,沈皓半倚在门边,望着齐曳尘的背影。

瘦弱的脊背挺直,细白的手臂插兜,一副威风凛凛、天不怕地不怕的做派。

齐曳尘走得急,掐断了沈皓没说完的话。

——许昭然差点害得你被误会,你还冲上去替他出头?

身边一个个同学总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热血和斗争上。

他不能理解,只觉得幼稚。

只不过,比起爱玩阴招的魏天泽、整人都整得偷偷摸摸的许昭然,齐曳尘的幼稚倒还顺眼一点。

操场边,日光浓烈,齐曳尘脚踩一团漆黑的影子,晚夏最后的热浪扑面。

对面有个黑瘦的球衣少年,眼睛睁不大,像黑土捏的泥人,踏着风一样的步子冲到齐曳尘眼前。

许昭然早就缩到齐曳尘身后。

魏天泽咧嘴一笑:“齐曳尘,我现在算是排上队了没有?”

齐曳尘手揣在长裤兜里,怕魏天泽发现他抖得比许昭然还厉害。

上次被迫卷入外校的群架,齐曳尘已经知道这副身体挡几下攻击不成问题。

要是能三言两语把对方吓走就更好了。

兜里十指掐着手心,下巴微抬,挑眉一笑:“三中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魏天泽浑身一僵。

“十个人我都不怕,你一个人怎么有勇气来找死?”

魏天泽额角青筋凸起,手臂上的血管也绷起,看起来马上就要发作了。狭长的眯缝眼里露着不甘落败的光。

齐曳尘:“……”

救命啊这个人眼神也好凶。

然而他正要抬手挡在胸前,魏天泽竟然慢慢放下了拳头,后退两步大喘气。

“齐曳尘,算你狠。”

“?”

“没想到几天不见,你越来越强了。”

“???”

哪里变强了?

他只说了两句话,还什么都没干呢!

魏天泽满脸愤恨地走了,留下齐曳尘在原地一头雾水,而许昭然在旁边欢呼。

“卧槽齐哥你好帅!以后也收我当小弟吧!!!”

齐曳尘努力装出爽朗开怀的样子:“当然……可以了,跟着我绝对不吃亏!走,咱们去吃饭!”

刚踏出一步,腿都软了。

……

沈皓从食堂出来,偶然抬头,瞥见了奶茶店的招牌。

隐约记得齐曳尘最近爱喝奶茶。

他受伤期间,沈皓其实照顾得很敷衍,只是给口饭吃倒点热水,可齐曳尘为了报答他,确实跑了不少腿。

齐曳尘早晚要走读回家,当不了几天室友了,最好互不相欠。

奶茶店可爱清新的圆体字招牌下排了长长的队,基本都是穿着深蓝校服裙的女孩子,偶尔有几个早恋的搭对出现。

排队?算了。

沈皓刚想走,奶茶店老板模糊不清地吆喝了一声,紧接着话语像浪花似的在长队里传开了。

——今天的杨枝甘露也卖光啦!等明天吧!

人群鸟兽散,看着寥寥几人的队伍,沈皓终于走上前。

然而他刚排上队,身后的女生们又聚集起来,胆小的在远处小声耳语,时不时往他这边瞟,胆大的凑上来排到他身后,光明正大地聊天。

“学神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肯定的,不然一个大男生怎么会来这里喝奶茶!”

“呜呜呜呜不会是真的吧?他女朋友哪个年级哪个班的啊——”

“当他女朋友一天能听他说上五句话吗?”

沈皓不为所动,只觉得聒噪,回宿舍把奶茶放在齐曳尘的桌上,就开始做题。

过了大半个午休齐曳尘也没回来,沈皓做完一套题目,视线飘向右边的奶茶杯。画着卡通简笔的塑料杯上凝着水珠,冰块化成圆融的小颗。

一股烦躁的感觉漫上来。

也不知齐曳尘哪来的精力,打架能打一中午,怕是又要带一身的伤回来。

麻烦。

沈皓起身去书柜里拿东西,原本堆满碎纸的抽屉里空了一大块。

被齐曳尘撕碎的是化学竞赛本,化学虽是三场竞赛的最后一场,可他也该把练习册重新粘起来看了。

宿舍里没别人,还能是谁拿走的?

沈皓压下烦躁,先看起了别的辅导书。等到了午休的最后五分钟,预备铃声都响了。

刚想出门,却见齐曳尘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洋溢着满脸笑容,单肩背包敞开,露出一角蓝色的书皮。

他看到沈皓,立马僵住。

“你……你怎么还没走呢?”

沈皓拉开空荡荡的抽屉:“我的碎纸呢?你又想干什么?”

齐曳尘战战兢兢,捏着背包里那截蓝色书皮,抽出一卷纸张发皱的册子。

沈皓愣住了。

碎纸的撕痕被细胶带一条条粘上,边缘却几乎看不见胶带的痕迹,左边整整齐齐地打了三个订书钉。

“我去书店找专门的机器钉的,怕你翻起来不方便。”

齐曳尘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了片刻,声音突然拔高,手捧练习册怼到他面前,皱眉瞪眼,眼睛里却泛着水光。

“识相的话就给我收下!!!”

沈皓:“……”

被撕书的人是他,为什么齐曳尘表情这么委屈?

接过练习册,沈皓低头把手里奶茶推到齐曳尘怀里。

“冰要化了。”

齐曳尘满脸惊喜地嘬了一口。

有那么好喝吗?

沈皓看到齐曳尘明明喉咙细还要大口喝进去,费力咽下的样子,忍不住开口:“慢点喝,没人和你抢。”

没想到一路上,齐曳尘一口都没敢多喝,到了教室,趁他不注意,又开始猛灌。

沈皓:“……”

算了,随他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