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卉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维制香师 > 第九章 陈黑犬
  下午六点,完成第二天产量任务的两套设备停止运行,进入为期两个小时的休眠期。

  陈默取走玫瑰精油和特制酒精,埋头砸进制香间,又开始了愉悦的制香之旅。

  十七瓶玫瑰人间,十七瓶玫瑰夜宴,只需要两次调香操作,随之将调制好的混合液均匀装入25ML容积的香水瓶里,进而丢进B盒子,选择快递包裹模式打包即可。

  仅用了十分钟,陈默走出制香间,提着双肩背包骑上小电驴奔向快递站。

  一天两次快递!

  顺丰达快递小哥见到二次到来的陈默,立刻笑脸相迎。

  在快递小哥眼里,陈默是不是海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陈默带给快递站的经济收益。

  这是个大客服,如果陈默每天都有这个量的话。

  “哥们,你是做香水的吗?”快递小哥趁陈默填单子的时候,好奇问道。

  陈默点头,说:“老规矩,保价陆运。”

  陈默走的时候,快递小哥的眼中尽是崇拜之色。

  回到香水工厂,陈默一边做饭烧菜,一边在心里计较着。

  经销商是让两款香水口碑最快发酵的群体。

  他们拿到货后,就会在各自的销售渠道宣传,一旦香水味道得到认可,那么订单立马就来了。

  而从网上购买的客户群体,则是一个缓慢发酵的过程,陆运一般需要三天时间到货,到货之后,用户试喷香水,然后以自身为载体到各自的朋友圈,无形宣传展开,从而带动第二批客户,以此良性循环下去。

  所以,在香水产量低下的前期,陈默完全没有必要去做各种推广,比如明星代言,网红带货之类。

  静静坐等口碑发酵即可。

  “系统,倒计时还有五天。”

  【毕竟还有五天。】

  “花朵精油提取设备,会在随机奖励里吗?”陈默好奇问道。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喲,这系统还是小公举的性格!

  晚饭吃完,时间才指向七点钟。

  乡村静谧的夜幕正在逐渐拉开,陈默关上展示厅的大门,来到休眠的花朵精油设备提取前。

  煮灌里的花朵已经被系统回收,正在灌注新的纯净水。

  陈默没去问系统这水这玫瑰花朵从何而来,又是如何消失之类的哲学问题,他只是想安静地看着。

  就在这时,手机来电铃声响起,陈默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一看号码,脸色顿时一变,有一股子凝重。

  “喂,张队,你好,最近怎么样,到香水工厂门口了是吗?”陈默挂断电话,折身就进了制香间,将玫瑰极宴揣进裤兜里。

  来到店门外,入眼便是一辆警车。

  陈默很娴熟地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有轻微的烟味,还有一股越发成熟的体香。

  陈默回头看去,有着蓉城刑警界之花的秦素素,果然在后排座位上。

  有体香的女人,颜值都不差。

  两年时间没见,秦素素原本白皙的脸蛋多了几分色素沉淀,估摸着是被太阳晒的,那双清澈的眸子,倒是沉稳内敛了不少。

  而略让陈默感到意外的是,秦素素的那对A隐隐长成了对B。

  秦素素狠狠看了一眼陈默,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张队。

  张队还是老样子,一张刮不干净胡须故作深沉的脸庞。

  “这小子,还是没变,只要你在车上,第一眼看的人,永远是你。”张队哈哈一笑,美滋滋的接过百元大钞。

  陈默知道这是俩师徒间小小的赌注,他打开车门,坐到后排位置上。

  秦素素再次递上去一张百元大钞,看向陈默的眼神里尽是无奈。

  “宵夜钱,这不就有了吗?”张队笑着松开手刹,警车缓缓向前行驶开去。

  “越来越…。”陈默的香字还没出口……

  “别说话!”秦素素一点也不想理陈默这个讨厌的家伙。

  “哦。”陈默识趣的闭嘴,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秦素素身体里散发出的体香。

  “味道怎么样?”张队好奇问道。

  “越来越成熟了!”陈默如实答说。

  秦素素裹紧衣领,小脸通红,她总有种错觉,自己在陈默面前,就是个没穿衣服的女孩子。

  因此,听到张队说接的人是陈默后,她刻意多穿了一件外套,结果还是逃不过对方的狗鼻子。

  简单寒暄之后,陈默直入主题。

  “什么案件?”

  秦素素递上案件资料,道:“刚并案为连环杀人案,凶手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局里高度重视,要求我们在二十小时内破案。”

  陈默在蓉城的刑警界有顾问身份,一旦有毫无现场痕迹遗留的凶杀案出现,就有了他展露嗅觉的机会。

  陈默接过档案袋,他做侦探时,不需要考虑杀人者的动机,死者的背景和社会关系,他只需要找到凶手即可。

  “你四岁的时候,真的被人贩子拐跑过?”秦素素问。

  陈默一边查看着案件内容,一边回答警花的提问:“嗯,这件事情,你们警局里不是有备案吗?”

  正是因为有备案,所以秦素素才能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她还是不相信一个四岁的孩子,仅凭嗅觉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所以才想着当面确认。

  “当年四岁的你,逃出山村后,完全可以报警,为什么要自己花一个月时间回家?”秦素素继续问道。

  “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在被拐卖的路上闻到了很多不一样的味道。”陈默专注看着案件内容,头也不抬的回头说。

  后排昏暗的室内灯辉下,陈默的侧颜十分耐看,完全符合秦素素心目中理想的择偶标准。

  “可你那时候毕竟才四岁,身上也没钱,这一个月是怎么活过来的。”

  陈默:“如果一个四岁的孩子,可怜兮兮让你带他去吃饭,你会拒绝吗?”

  秦素素闻言一怔,敢情这一路是要饭回家的啊!

  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陈默四岁的时候,她才三岁。

  秦素素脑中突发奇想,四岁的陈默站在三岁的她面前,两只小手叉腰,机灵道:“素素,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啦,今年我四岁啦!”

  一下子没忍住,秦素素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陈默转头,一脸诧异:“你不会是脑补出我四岁要饭的样子了?”

  听到秦素素的笑音,压抑在张队心中的那块大石头又轻了几分。

  把陈默往案发现场一带,这件连环凶杀案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不是,我在想你对我说,我已经不是四岁小孩子啦!”秦素素乐道。

  陈默头顶飘出三条黑线,为什么女刑警的脑洞这么大?

  浏览完整个案件,陈默提取到两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凶手在行凶后会清理现场的血迹。

  第二个重点:从死者的伤口结合刑警的推测来看,凶杀使用的武器是一把刃长十公分有三棱面类似于三棱军刺的武器。

  “有什么想法没有?”张队问道。

  陈默:“我要去三个案发现场看看。”

  秦素素:“准确来说,是嗅嗅吧!”

  张队:“……。”

  陈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